石洞书院与惠州千年文脉

2020年05月31日惠州日报文化
字号:T|T

在罗浮山东面、西华道院左侧,一片茂密高大的荔枝林中,一方刊刻着《逃庵记》的巨型摩崖石刻静静地伫立其中。这方立于万历五年冬季的石刻,颜色青黑,全文118字,每字“大六寸许”,总面积达40平方米,距今已经400余年。虽然饱经沧桑,但是上面的文字依然如同银钩铁画,古雅清晰,这方石刻也是数千年中,罗浮山传承至今的最大的一块石刻。

《逃庵记》由“治绩为当时第一”的石洞书院开创者叶春及口授给弟子徐焞,明代著名书法家朱完题写,后篆刻在石洞书院左侧大石上。这幅石刻曾制成书帖,一时间“五羊纸价遂贵”。石刻与石洞书院在很长一段时间,都是罗浮山的名胜之一,当时的名儒高士,经常往来其间,为一郡之胜境。这方石刻,见证了罗浮山石洞书院的兴起与衰落,也见证了岭东雄郡惠州的变化与腾飞。

以书院传文脉,光大理学精神

罗浮山是岭南名山,风景秀丽,儒释道三教皆视这里为福地。早在南汉大有年间,祯州刺史黄励,就曾入罗浮山筑书院“于水帘洞左”。这所书院后人称其为黄子书堂,距今1000余年,开惠州书院文化的先声。

此后罗浮山上朗朗书声,激荡林越,浸润钟鼓,传承不绝。一直到明代嘉靖十六年,陈白沙的学术传人、广宗大儒湛若水来到罗浮山,筑甘泉精舍、青霞精舍,一时间学者云集,惠州名儒杨传芳、谢宪、叶春芳、周坦等均从其学。明代状元罗念庵在《湛若水墓志铭》中说他“道德尊崇,四方风动,虽远蛮夷,皆知向幕,士出其门者,三千九百有余”,掀起了罗浮山书院讲学的高潮。湛若水之后,他的弟子、广东南海弼唐人庞嵩,世称“弼唐先生”继续在罗浮山扛起了阐教弘道大旗。

经过湛若水、庞嵩两代人的接力,罗浮山文风日炽,惠州本土的名儒士子也开始崭露头角。这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人物之一便是叶春及,他出生于惠州府万石坊的业儒世家,堂兄叶春芳与湛若水是至交,湛若水的两个儿子都曾拜叶春芳为师。叶春及的父亲叶天祐也是受人尊敬的儒师,“为学一秉程朱”,品质端方。

叶春及少年时即和侄儿叶梦熊在罗浮石洞读书,后来叶梦熊官拜兵部尚书,因此这里也被后人称作“尚书房”。二人随父兄一起,与名儒论学,开阔视野。经历宦海沉浮之后,叶春及回到罗浮石洞,筑“逃庵”以居,增建确乎堂等建筑,开辟石洞书院。他教学方式活泼,无论是黄口孺子还是皓首巨儒,皆乐从其教,石洞书院也成为传承岭南文脉、光大理学精神的高地。

以书院著文献,录入四库全书

清代岭南著名学者、诗人屈大均就曾指出:“是时湛甘泉治朱明,方西樵治金牛,其后黄泰泉治泰霞,庞弼唐治黄龙,叶絅斋治石洞,于时讲学之盛,海内莫有过于罗浮者,罗浮遂为道学之山。”这里的庞弼唐和叶絅斋就指的是庞嵩和叶春及,他们的讲学传道,深深地浸润着岭东学子,为后来明朝中晚期惠州文化大繁荣,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叶春及一生,足迹遍及两广八闽,赣、湘、苏、浙、皖、豫、京津等地,但是罗浮山石洞一直是他的精神归宿,也是他驻足最久的地方。他在诗作《梅关忆罗浮书屋》写道:“去年经此长安路,满岸寒枝缀香絮。今从此地故乡归,几阵轻风带微雨。转头世事不堪论,白猿洞口愁黄昏。侬家正在罗浮下,欲去携家卧白云。”表达了他对家乡罗浮山那一方净土的无限眷念。后来他将自己的文集也命名为《石洞集》。

古代最大的文化工程,乾隆时期编修的大型丛书《四库全书》著录及存目的惠州籍作者共5人。其中著录的有叶春及的十八卷本《石洞集》和张萱的七卷本《疑耀》,这是惠州仅有的两部被《四库全书》著录的著作。此外,还有九部存目的惠州人的著作,分别是叶梦熊的《运筹纲目》和《决胜纲目》,杨起元的《证学篇》、《识仁篇》、《杨文懿集》、《诸经品节》,张萱的《汇雅》、《汇雅续编》以及韩晃的《罗浮野乘》,共计11部。

这些著作全部成书于明朝中晚期,而叶春及的《石洞集》是成书最早的一部,无论是从体量还是质量而言,也都是首屈一指的。《四库全书》总撰官纪晓岚在《石洞集·提要》中评价叶春及的文风“文平直而亦明畅”。

以书院行教化,培育乡邦俊彦

明朝中晚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社会交通日益便利,书院讲学的物质基础相对坚实,石洞书院正是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几十年后,明末抗清名士、画家张穆在《记游石洞》中记载,这里“洞口古梅槎丫,落落数花,独立徘徊,若不能已。过确乎堂,絅斋先生别业也,庭除朴略,想见古人不用心于身外。”可见当时石洞书院的社会影响。

石洞书院除了遍及岭东的学子之外,仅以《四库全书》著录和存目的惠州五人为例,他们都与叶春及和石洞书院有着不解之缘。其中张萱是叶春及的门生,曾受教于石洞书院,在他的著作《西园见闻录》中,叶春及良师益友的形象十分生动。他在诗作《过石洞赠逃庵主人叶化甫》中写道:“白云深处独移家,三径萧条两鬓华。授诀已知还九炼,寻僧又欲演三车。新题遍石间生篆,古木经秋亦著花。老去笑君逃未得,初衣犹自染烟霞。”叶春及在石洞书院生活授徒的场景,跃然纸上。通过这首诗,也能看出《逃庵记》石刻在当时已经成为石洞书院和罗浮山一大亮点。

另外《四库全书》存目的3人,叶梦熊是叶春及的侄儿,杨起元则小叶春及15岁,两家同邑而居,又是世交,他也曾去石洞论学,并与叶春及同题作诗。这些都可以看出叶春及以石洞书院行教化,培育乡邦俊彦的突出贡献。

罗浮山石洞书院,是惠州千年文脉的一个高峰,也是明末惠州本土士人团体崛起的标志。作为数千年来,著作录入《四库全书》最早也最为宏丰的惠州人,位列“湖上五先生”之中的叶春及不仅是一位教育家、方志学家、诗人,更是粤人“节义相尚,山可摇而志不可夺,士可杀而身不可辱”的典型。以他为代表,石洞书院培养并影响了一批学者大儒和勤政、廉政、能政的士人。他们以自己的品行学问,为惠州弘扬岭东雄郡精神,树立榜样,注入动力。 (曹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