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罗印纹硬陶见证春秋时期惠州文明发展

2020年05月31日惠州日报文化
字号:T|T

2000年惠州博罗横岭山墓出土灰色重菱格凸块纹陶罐一件,通高23.6厘米、口径18厘米、腹径17厘米、底径29厘米,罐作敞口,口沿内侧有刻划符号,有裂缝,无颈,鼓腹,圜底无足,器身密布拍印重菱格凸块纹饰,另在颈部刻划有几道弦纹,底部印方格网纹,出土时压碎,现已复原,器形完整,装饰纹精美。经广东省文物专家鉴定为春秋时期硬陶罐,并定为国家三级文物,现藏惠州博物馆。

所谓“印纹硬陶”,顾名思义就是一种胎体坚硬,器身印有纹饰的陶器。《中国陶瓷史》中说:“印纹硬陶的胎质比一般泥质或夹砂陶器细腻、坚硬,烧成温度也比一般陶器高,而且在器表又拍印以几何形图案为主的纹饰。”印纹硬陶所使用的陶土含铁量较高,所以其表面多呈红褐色或灰褐色,其烧成温度较高,胎质坚硬,叩之如金石声。这件灰色重菱格凸块纹陶罐在惠州博罗横岭山M117号墓出土,该墓葬出土文物较多,有罐、豆、青铜器等,其中陶器类文物装饰及刻划符号丰富多样。据考古资料显示,惠州博罗横岭山墓葬出土陶器均为手制,口沿、圈足单独成形,纹饰有席纹、曲折纹、菱格纹、重圈纹、方格纹、云纹、雷纹等10多种,在器物上发现刻划符号230多种。有研究者认为,如此之多的纹饰及符号,虽然跟文字、数字、陶工姓名、商标代号及各标记等均无直接联系,但仍可看出这一时期,惠州制陶手工业已高度发达,且内部管理严格,刻划符号或是用来区分不同集体的劳动,为了集体利益,使社会不至于混乱,也可看出当时窑场生产规模大,表明窑场已有专人管理。可以想象,2500多年前,惠州地区这个大型的制窑场,为了满足当时社会生活需求,窑主雇用大量的窑工大规模生产日用陶器。而这一区域这些印纹硬陶与原始瓷同墓出土,器型与纹饰也很接近,只是器表不施釉。所以也有研究者认为,该出土印纹硬陶罐,表明硬陶应当是陶器向原始瓷器转型过渡的历史产物。另外刻划符号随意,表现无规律性,具体延续时间应该不长,可以说相对于南方各越人地区既来得晚,又去得快,至汉代彻底消失,很可能是秦始皇“书同文”政令对岭南的影响所致。史载秦统一后,诏书至岭南桂林,一般人都不认识。可见,统一文字对于统治者来说已成当务之急,这种迫切感加速了刻划符号的消亡。

横岭山墓地是先秦时期惠州地区相对集中埋葬古人的区域,出土大量的印纹硬陶器和原始青瓷器,反映了春秋时期惠州地区社会不断进步,古人类已习惯用陶瓷器制成日用品的传统习俗。这件春秋灰色重菱格凸块纹硬陶罐保存完好,纹饰精致,为研究古代生活习俗、审美情操等提供了重要的实物资料,具有较高的历史研究价值。此外,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有关专家认为,横岭山春秋墓葬群与同时期的广州沙岭墓地、增城浮扶岭萝岗来峰岗、中新广州知识城榄园岭、龙川登云高岭村古墓葬群比较,目前无论是出土文物数量,或是文物等级和精美程度都更多、更高,也说明了以横岭山春秋墓葬群为代表的增城东部和博罗西部一带是这个时期的中心区。

文/图 钟雪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