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捞文化记忆 再现府城历史

《风雅鹅城:惠州府城的文化记忆》展示惠州府城历史文化街区、文化名人、山水城湖变迁

2021年01月07日惠州日报人文
字号:T|T

从一本书,如何引发一场文化自觉?从一本书,如何按图索骥追寻城市记忆?从一本书,如何了解历史背后的风雅趣事?

2020年是惠州得名千年,惠州府城所在地——惠城区桥西街道组织文化学者和专家,花了近一年时间,深入古城旧巷,打捞文化记忆,创作了《风雅鹅城:惠州府城的文化记忆》,展示惠州府城历史文化街区、文化名人、山水城湖变迁。

2020年12月28日,《风雅鹅城:惠州府城的文化记忆》作品研讨会举行,惠州文史大咖和原创人员共聚一堂,分享创作心得和初衷,为桥西如何做好文化传承保护工作建言献策。

耗时近一年寻访往昔故事

桥西街道怀抱西湖,襟带东江,为古循州、祯州和惠州府城所在地,是惠州城市的发源地,是惠州城市文脉之所在。历史上,“岭东雄郡”选择了桥西,桥西也积累了弘扬“岭东雄郡”精神的底气。

2020年是惠州得名千年,桥西街道组织文化学者和专家,花了近一年时间,深入古城旧巷,寻访往昔故事,对话耆老青年,打捞文化记忆,创作了《风雅鹅城:惠州府城的文化记忆》。

《风雅鹅城:惠州府城的文化记忆》分为5个章节,通过对惠州府城历史文化街区、文化名人、山水城湖变迁的描述与展示,讲述桥西如何坚持在传承中创新、在创新中传承,把生活之美融于历史潮流中,以及如何在历史中发现美、在传承中诠释美。读者可以通过此书认知桥西、了解桥西、热爱桥西,从而走近惠州这座千年古城的老街旧巷、山水湖泊,体验品质一流、独具韵味的惠州生活美学。

历史文物和非物质文化遗产,可以让人感受惠州府城的空间肌理和历史风貌,延续城市历史文脉。

背倚浩渺东江,环抱旖旎西湖的“千年府城”,留下了多位千年名人的足迹,留下了许多脍炙人口、深入人心的“千年故事”,也留下了众多文化坐标:野吏亭、望野亭、鼎臣亭记录了府城的庄严肃穆,东新桥见证了商贾络绎不绝、货物流通的繁华,朝京门、文笔塔、青云路承载着学子们的梦想和追求。

桥西有明代始建的金带街和北门直街历史文化街区,辖区内共有32处不可移动文物、53处历史建筑。其中,有7处明朝文物、13处清朝文物、11处民国文物,包括惠州府城遗址、文笔塔、朝京门、明城墙、黄氏书屋、梅花馆、宾兴馆、表功牌坊等。同时,传承着惠州剪纸、书画装裱等非物质文化遗产。

这座城市因为有历史而底蕴深厚,因为有文化才独具韵味,历史人文成就了城市的气质与品格。千百年来,“千年西湖”“千年府城”“千年东坡”的文化在桥西相约,共融共生。

可作为“城市管理的参考书”

如何让文明传承、文化延续,让城市留下记忆,让人们记住乡愁,是时代的课题。作为“千年府城”所在地和“岭东雄郡”之窗口,发扬“岭东雄郡”的雄武气魄,是桥西的使命担当。

在座谈会上,惠州文史大咖和主创人员共聚一堂,畅聊桥西古城的历史故事和人文资源,为桥西的文化传承和保护工作出谋划策。

“这不是一本推介旅游的书,而是通过大量走访,挖掘隐藏深处的城市记忆。”惠州报业传媒集团编委严艺超是本书的主编,他希望这本书能呈现专业的一面,为鹅城留下更多历史文献,为惠州的文化建设和社会发展服务。

“通过这本书可以较全面地展现鹅城历史骨架和文化肌理,以及其人文传统的地域特征等,让读者更形象具体地了解和认识惠州府城。它应该作为城市管理者的一本工具书、一本参考书。”省人大常委会原委员、民建广东省委原专职副主委徐志达认为,无论是惠州人还是远道而来的游客,都能从中了解鹅城历史。同时,他希望这些优秀的历史书籍能引起相关部门的关注,将一些已经消失的历史古迹恢复重建。

惠州市岭东文史研究所所长吴定球是桥西本地人,对府城文化有很深的了解。他读完《风雅鹅城:惠州府城的文化记忆》感觉十分惊喜,肯定了桥西街道的担当精神和勇气,认为完全可作为案头参考书,以后说起桥西文化就会想起这本书。

“我希望这不仅仅成为案头书,还要成为惠城市民全民阅读的畅销书和枕边书。”本书的作者之一侯县军建议,应该运用更时尚的排版设计,用色彩和图片吸引年轻人,让年轻一代关注鹅城的历史文化。

“讲好惠州故事、桥西故事,不仅是讲好‘城’事,更是讲好生活在其中活生生的‘人’的故事。”桥西街道党工委书记李坤民表示,桥西街道位于府城文化所在地,肩负着弘扬“岭东雄郡”精神的责任,要讲好人文之城的故事,讲好宜居之城的故事,为惠州建设国内一流城市提供一流精神文化支撑。

近年来,桥西在努力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同时,高度重视和利用好辖区的历史文化遗产,传承挖掘活化宝贵的文化资源,《风雅鹅城:惠州府城的文化记忆》作为献礼惠州得名千年的作品就是具体的表现。

本版统筹 惠州日报记者邱若蓉

本版文/图 惠州日报记者邓惠婷

特约通讯员邱娜

通讯员余晓琳 李晓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