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山专家呼吁重修惠州东坡祠

“东坡文化万里行”昨日抵达第四站——眉山

2010年6月1日东江时报惠州新闻
字号:T|T

三苏祠。

三苏祠。

唤鱼池与东坡王弗像。本组图片 本报特派记者严艺超 摄

唤鱼池与东坡王弗像。本组图片 本报特派记者严艺超 摄

■ 本报特派记者严艺超 通讯员张琪

“孕奇蓄秀当此地,郁然千载诗书城。”这是陆游在眉山拜谒了苏东坡的遗像后写的诗句,从此,眉山便有了“诗书城”的美誉。昨日,“东坡文化万里行”车队从黄州(黄冈)赶路千余公里,来到苏东坡的出生地——— 四川眉山。当天,车队一行先后到青神县中岩风景区、三苏祠和三苏纪念馆参观。交流活动受到了当地媒体的关注。

中岩是苏东坡恋爱之地

自从车队到达眉山,就一直阴雨绵绵,为这座诗书城披上了一层神秘面纱。上午10时许,车队首先进入眉山市青神县的中岩风景区。中岩寺是苏东坡少年读书、恋爱的地方。苏东坡在这里认识了发妻王弗。景区唤鱼池边,东坡与王弗的铜像紧紧相依,不离不弃。

唤鱼池是中岩风景区里的一处重要 “苏迹”。据导游介绍,相传当年青神县进士王方召集乡贤名士在池边聚会,想为这个水池取名。正在山中读书的少年苏轼以“唤鱼池”中选,并即席挥毫写下这3个潇洒的大字。苏轼的才华赢得了王方的喜爱,几经周折,王方将爱女王弗嫁给了苏轼。但是,苏东坡何时来到唤鱼池,在学术界里也有一些争论。

有学者考证,北宋年间的书法大家黄庭坚所撰的《中岩题记》,丝毫没提及恩师苏东坡的这桩旧事,直到清代学者顾汝修所撰的《后中岩游记》才有“见岩端唤鱼池3大字,相传东坡拍手唤鱼处”的记载,可见“唤鱼池”3字非苏东坡所题。

尽管如此,苏东坡曾到中岩寺投学游历,仍是确凿无疑的。今日的唤鱼池,已经是中岩寺最重要的文物保护单位之一,崖壁上题刻众多,悠悠古风扑面而来。

眉山“三苏文化”享誉全国

离开中岩寺,车队一行回到眉山市中心城区的三苏祠。三苏,即我们耳熟能详的苏洵、苏轼、苏辙三父子。唐宋散文八大家,眉山占三家,“诗书城”的美誉当之无愧。

三苏祠是一座富有四川特色的古典式园林建筑,堪称蜀中最负盛名的人文景观之一。祠内有木假山堂、苏家古井、洗砚池等苏家遗迹,还珍藏和陈列着5000余件有关三苏的文献和文物。进入三苏祠后,前来考察的市政协委员连忙参观各处“苏迹”,认真聆听讲解员的解说。市政协委员苏建凯在考察后感慨地说:“东坡文化虽然是‘三苏文化’的一部分,但是并没有将东坡文化埋没其中,反而让东坡文化有了扎根的土壤,永远配食百姓香火。”

与三苏祠南北相对的是外观古朴庄重的三苏纪念馆。三苏纪念馆于2007年底建成,如今是目前国内展示三苏文化最丰富,展陈面积最大,展出水平最高的场所。

据三苏博物馆陈列研究部主任徐丽介绍,纪念馆展陈面积4500多平方米,展品约1500多件。在苏轼展厅,万里行车队成员在“谪贬岭南”的专厅驻足良久,缅怀一代圣贤。

眉山学惠州创办东坡小学

随后,万里行车队成员与当地专家学者进行了有关弘扬东坡文化的座谈会。眉山市政协副主席张忠全曾经4次到惠州,对苏东坡寓惠文化颇为了解。他说,在苏东坡所宦游的16个城市中,惠州是非常重视东坡文化并积极修复“苏迹”的城市之一,其中有4处是眉山也自叹不如的:一是惠州市编制大型歌舞剧《东坡与朝云》;二是迁建合江楼;三是《惠州志·艺文卷》收录了苏东坡寓惠时期的全部作品;四是惠州东坡小学里浓郁的东坡文化。

张忠全最后一次到惠州是在2007年,当年眉山市政协举办了长达48天的“东坡足迹行”活动,张忠全一行参观惠州东坡小学后,“所有成员都震惊了”。回到眉山后,张忠全马上向眉山市东坡区委、区政府建议,惠州虽然是苏东坡的谪居地,但是不仅有东坡小学,而且学校里的整套教学流程,都与东坡文化息息相关,为什么眉山就不能学习惠州,也创办一个东坡小学呢?后来,眉山东坡小学于2009年8月正式开学,填补了这一空白。

惠州东坡祠消失让专家心痛

尽管张忠全对惠州弘扬东坡文化的举措赞赏有加,但也有让他心痛的地方。原来,张忠全最早两次来惠州是在1984年和1987年。在他的记忆中,那时候的惠州白鹤峰(今惠州卫校)上仍有相当多的“苏迹”,如东坡祠的遗迹、翟夫子故居、东坡井和墨沼,但到了2007年,这些“苏迹”已仅存东坡井。东坡祠遗迹和墨沼的消失,让他“很心痛”。

据我市苏学研究学者吴定球先生考证,位于白鹤峰之上的东坡祠极有可能就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用来纪念苏东坡的祭祀建筑。晚年苏东坡由于得知朝廷永不叙复元党人的消息,一度断绝了北归的念头。在惠州的最后3个月,苏东坡在白鹤峰购地建宅,“规作终老计”。当新居建好后不久,贬往海南的谪令传来,苏东坡只好举家迁离。

吴定球在考证历代惠州地方志发现,苏东坡走后不久,怀念苏东坡的惠州百姓就将东坡故居改成东坡祠以寄托思念。东坡祠在惠州历史上地位尊显,新任惠州太守莅任后,都有先祭拜东坡祠的惯例。然而到了抗战时期,惠州东坡祠毁于炮火,自此消失在白鹤峰山头。

三苏祠博物馆文物专家何家治在座谈会上说:“恢复‘苏迹’的作用,不仅仅是恢复一座建筑,更重要的是能够恢复已经逝去的一段文化,而这段逝去的文化,正是我们万万不能失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