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公园五朝文物盼重生

专家学者认为应修复隋代古井宋代野吏亭等古迹

2012年4月26日东江时报惠州新闻
字号:T|T
腢山周边商业气息浓厚。

腢山周边商业气息浓厚。

根据规划中山公园将恢复隋井、苏轼啖枝处等景点。

根据规划中山公园将恢复隋井、苏轼啖枝处等景点。

残存的明城墙在执拗地讲述了惠州古城的沧桑。

残存的明城墙在执拗地讲述了惠州古城的沧桑。

编者按 在城市现代化建设过程中,历史文化的保护日益受到重视,日前我市专门编制了《惠州市历史文化保护规划》(草案),规划重点搞好历史城区保护,核心保护范围具体包括桥东东平大道以西部分和桥西惠州大桥、环城西路与南坛路围合部分,总面积3平方公里。在历史城区的改造和保护中,有不少备受市民关注的工程和项目,即日起《东江时报》开辟“历史城区规划建设系列报道”栏目,对近期将要开展的重点项目进行走访报道,敬请读者关注。

桥西梌山中山公园一带,算是惠州古城的重要发祥地。清代前,惠州府衙就设立在中山公园内,应该说,中山公园附近的中山北路、北门直街等多条街道,都具有较为深厚的历史底蕴,而随着经济发展,其中不少老街如中山西路、五四路已转变成为商业步行街。

按照市住房和城乡规划建设局日前公示的《惠州市历史文化保护规划》(草案),五四路规划为旅游商品一条街,整治中山北路、中山西路两侧建筑,结合中山纪念堂、中山公园的建设以及明城墙的修复,综合形成中山北路-中山公园文化核。

现状

梌山周边多是商业小街

梌山微微隆起在东江西畔,中山纪念堂的屋脊浮现在一片绿树中,纪念堂旁残存着明朝古城墙。要寻找梌山不是难事,从滨江西路和环城一路均有道路登上梌山。公元589年(隋开皇九年)置循州总管府于梌山,直至清代,梌山一直是惠州历代府治的所在地。在惠州人心目中,梌山很大程度成为一种文化的认同。

现年72岁的画家黄澄钦是个“老惠州”,他的“澄钦画室”位于梌山之上、中山纪念堂西侧,这栋二层小楼房环境清幽,室内纸墨飘香。坐在二楼小阳台品茗,中山公园的亭台楼阁花草树木尽入眼帘,惠州古城的千年气息仿佛就在茶杯中氤氲。

独居幽室,黄澄钦喜画山水,惠州的古风古韵,一墙一街,一山一水、一阁一楼、一联一碑以及传说典故,统统都是黄澄钦心中的图腾。在他看来,惠州的四季,总是苍翠欲滴、古韵悠悠。

在多数访客看来,闹中取静的“澄钦画室”是现代版的世外桃源。黄澄钦笑称 “多亏了梌山这块风水宝地”。在他看来,这旧时惠州府衙所在地,是他灵感迸发的地方,他也直言,他不喜欢梌山周边热闹,商业化气息太浓。

摊开地图,黄澄钦所言的“梌山周边”大多数是商业街道。中山公园北端是朝京门和五星级酒店,西侧的五一路是连接中山公园和西湖的一条狭窄的道路,全长100多米,中端有个小型菜市场,小摊贩和杂货铺林立,整日熙熙攘攘;南端有中山北路、中山南路等破旧街道以及五四路、中山西路、国庆路等人流如织的商业步行街。在中山公园东面,一片难得的安静,因为这里与东江隔路相望。

历史

明清“九街十八巷”格局

桥西地处惠城中心区最核心商业地带,也是千年古城遗址最集中的区域。据编撰《桥西志》的刘胜来介绍,唐宋年间,惠州府城的面积很小,到明朝才大规模扩建府城,至清朝形成“九街十八巷”的规模。

时代变迁,惠州府城“九街十八巷”的格局被瓦解。民国时期,惠州明城墙被拆后筑环城西路、环城东路,水门大街、南门大街等街道。旧时惠州府衙外有高墙和牌坊,百姓难入府衙署内。新中国成立前后,府衙南面多座牌楼均被拆毁,这些牌楼有叶梦熊、车邦佑、李学一、杨起元牌楼,而最为珍贵的一个牌楼是“岭东名郡”牌楼,匾额上刻有“梁化旧邦”、“岭东雄郡”,前者点明惠州的地理位置,后者昭示惠州的历史沿革,堪称“八字真言”,是惠州历史文化的见证。

梌山之上的中山纪念堂始建于上世纪20年代,后渐成中山公园。1933年,原来的四牌楼路段向北扩展至中山公园门口,更名为中山北路。

家住中山北路的李伯今年89岁,他依稀记得,新中国成立后,惠州城慢慢扩大,街巷也不断增加。如今的五一路原来是梌山西麓斜坡石阶,后筑路,上、下鹅湖被填平筑成国庆路、五四路。

1998年1月,由桥西老街中山西路、五四路和国庆路改造而成的惠州商业步行街竣工,成为惠州购物天堂。李伯一次次漫步在洋溢现代都市韵味的步行街时,追忆往昔,感慨万千。2006年7月,地处东江南岸、与数百米明代古城墙相接、按照明代惠州北城门原样恢复重建的朝京门城楼重新屹立在东江边,李伯做梦也没有想到,在他儿时留下模糊记忆的“惠州天堑”会重现人间。

规划

形成中山北路—中山公园文化核

为了加强对惠州市的整体历史文化资源、重点历史文化街区和文物保护点的保护规划建设,提升城市文化品位,日前,我市编修了《惠州市历史文化保护规划》(草案)并在市住建局网站上公示。该规划写到:规划五四路为旅游商品一条街,整治中山北路、中山西路两侧建筑,结合中山纪念堂、中山公园的建设以及明城墙的修复,综合形成中山北路—中山公园文化核。

根据该规划,“中山公园—明城墙—五一路”地区将作为西湖景区与桥西、桥东“古城游”以及“东江游”的旅游线路转换区、旅游商品步行街。规划整治主要对象是中山公园和五一路。

中山公园方面,包括对中山纪念堂进行适当的修复与保护,同时将其作为中山公园的中心节点来引导周围景点的游览;以中山纪念堂、孙中山雕像、中山公园门楼、中山北路形成公园的主轴,规划恢复公园内的隋井、苏轼啖枝处等景点;对现中山纪念堂旅游保护性维修,并注重增加公园的可游性,适当设置满足现代需求的休闲娱乐设施。五一路方面,则进行道路整修,构建“五一路”旅游商品一条街,形成由北门公园—明城墙—中山公园—五一路—西湖—金带街—旧船厂—古城水上游览一线的游览线路。

“中山公园—明城墙—五一路”地区整治何日动工?《东江时报》记者近日多方走访获悉,对五一路的整治目前还停留在规划层面,而对于中山公园,本月初,惠城区政府和民革惠州市委员会共同协商如何修葺中山纪念堂及中山公园各设施,计划以中山纪念堂为核心,展示在惠州活动过的仁人志士的革命事迹,完善公园的各种设施。

声音

应将珍贵文化资源利用起来

对中山公园,家住中山南路的陈会妹老人情有独钟,只要天气晴朗,她便喜欢去公园闲逛,和一众老人闲聊,几十年来,这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习惯。陈会妹印象中的中山公园一带历史很悠久,可是时代发展太快,周边高楼大厦雨后春笋般冒起来,各条老街也改变很大,这让她有点不适应。

“不过,惠州现代化是历史的必然。”陈会妹希望破旧杂乱无章的五一路能修葺一翻,成为购物一条街,五一路可以辐射到旁边的内街,惠州的特色小吃在内街集中经营,方便游客品尝。而中山南路、中山北路也日益破旧,活力不够,如果能统一规划,扩大为商业步行街,这将对老城面貌带来新容颜。

我市文史学者、惠州文化研究会副会长何志成认为,历史上的循州、祯州和惠州府址均在中山公园内,该公园的内涵还有待挖掘,因为中山公园集中了五朝文物,是惠州文化的集中展示。

何志成说,中山公园内有隋朝建的水井,见证了惠州开城的历史,上世纪50年代被填掉;有宋代的野吏亭,是苏东坡写下“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诗句的地方,民国时期被炸掉;还有明代城墙、清初的忆雪楼、民国中山纪念堂和廖仲恺纪念碑。他建议,恢复隋井、野吏亭等历史古迹很有必要。同时,何志成也希望“岭东名郡”牌楼以及叶梦熊、车邦佑、李学一、杨起元牌楼能重新立起来,提升惠州历史文化名城的品味。

“惠州文化发掘潜力还很大,政府应将这些珍贵的文化资源利用起来。”何志成说。

他山之石

广州北京路

地处广州市中心的北京路,是广州城建之始所在地,是历史上最繁华的商业集散地。目前,北京路、教育路和西湖路周边区域已有或已建成及挖出的历史文化遗地有:秦番禺城遗址、秦汉造船工地遗址、西汉南越国宫署遗址、唐清海军楼遗址、南汉御花园、明大佛寺、明城隍庙、明清大南门遗址、清庐江书院、广州起义纪念馆等十多个具有较高历史文化价值的文物古迹。

北京路虽历经两千多年的沧桑,但其中心地位始终没有改变,这一奇特现象,不仅创造了国内外城市建设中罕见的历史景观,同时也造就了灿烂无比的历史文化。改革开放之后,北京路汇集了广州百货大厦、新大新公司等市级大百货商店以及一批著名的时装商场,成为著名的商业步行街。

潮州太平街

作为广东最古老街区之一,潮州太平街曾以其特色牌坊数量之多,密度之大,号称“世界第一街”,一向被称为潮州的地标,据不完全统计,明清两代潮州城中共有牌坊94座,长度不到2公里的太平街就有47座。该街保持了较多的原住居民,在历史建筑的抢救、维护以及修整上符合国家文物保护规范的要求,包括道路、街巷、院墙、溪流、驳岸、古树等都得到了延续和传承,至今仍维持着可持续发展的社会功能和经济文化活力,是国内独特、具有浓郁地方特色的历史文化街区。近年,潮州市斥巨资重修太平街牌楼和沿街骑楼,让其重现昔日风貌。去年,潮州太平街义兴甲巷入选第三届中国历史文化名街10强,成为我省第一条国家级历史文化名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