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船厂将变公园

水门大桥附近将建3.2公顷水门公园以两江航运文化为主题

2012年5月9日东江时报惠州新闻
字号:T|T

旧船厂已经没了昔日的繁荣。 本版图片 《东江时报》记者朱金赞 摄

旧船厂已经没了昔日的繁荣。 本版图片 《东江时报》记者朱金赞 摄

水门直街商铺林立。

水门直街商铺林立。

根据 《惠州市历史文化保护规划》(草案)(以下简称 《规划》),西枝江边未来将新建一座美丽的公园。它位于现在的桥西水门大桥头附近,规划用地面积3.2公顷。届时,这个水门公园将以两江航运文化为主题,成为一个集休闲性与纪念性为一体的滨水广场。

历史

这里曾是东江上下游纽带

据《惠州府志》载,清朝以前,这一带是城墙,1930年拆城楼后才形成水门大街,并改名为水门路。

惠州文化研究会副会长何志成介绍,东江航运文化最早可以追溯到秦始皇平定岭南时期。到了明清时期,水门大街靠江边有一些私营船厂陆续建成,为路过的船舶提供修理服务。但这些船厂规模不大,甚至一个木匠就可以在江边开个档口,有船要修理就做些小修小补。

解放后,因公私合营,成立了惠州市船舶修造厂和惠阳地区船舶修造厂,规模才开始扩大。当时,这里不仅可以制造运载能力达50吨的木船,还能制造运载能力达一两百吨的铁船。

当时,东江航运主要是为上下游商人服务,船只把东江上游(如河源)的土特产运到下游的广州,又从广州把五金、纺织品、粮食等运上来供给东江沿岸居民。另外,来自香港的进口货品也是从淡水、澳头上岸后,经人工挑到水门,再下船沿江运到广州。

改革开放后,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东江航运逐渐衰落。一方面是受到公路发展的影响,陆路畅通了,水运就显得没那么方便;另一方面,东江水位开始下降,有些水域甚至变成了浅滩,大船来回不便。这以后,船民陆陆续续上了岸,转做其他小生意,惠州市船舶修造厂和惠阳地区船舶修造厂也人去楼空。

现状

旧船舶修造厂已改作商用

租住在水门路边的陈向勇开了一个烟酒档,头发已经花白的他1982年从汕尾来到惠州做生意。他告诉记者,江边这些老房子的主人大多已经不在这里居住,把房子租给外地人。

直到现在,陈向勇还记得刚来惠州时水门路的热闹情形:每天江边都停靠着许多船只,船员来来往往运送货物。不过,这些船后来慢慢减少,直至消失。

现在,惠阳地区船舶修造厂的门牌已经不见,场地租给人经营二手货买卖。惠州市船舶修造厂门牌依然保留,但大门紧闭,从门缝望去,看不到有人走动。周围的居民告诉记者,这里似乎已变成了仓库,用于存放物品。

在水门路14号有一家旅馆,沿着旅馆旁边的小路往下走,就是有名的“14号码头”。据水门路的老街坊介绍,当年这里是许多大船停靠的码头,很是繁荣。不过,如今这里已成为停车场。

规划

建成惠州水上游览线路端点

根据《规划》,水门公园地区规划思路是拆除旧船厂西侧、水门路东侧沿线建筑,进行环境整治,规划为水门公园,并建设旧船厂文化广场,建议建成惠州水上游览线路的重要节点或端点。

保留原有的船坞塔架,延续其历史文脉,将其整修改造成既有景观功能,又具有使用功能的景观构筑物,配合一定量的人物雕塑、航运设施,组合成生动的景观小品,再现往日航运繁华,成为西枝江城市文化延展轴的重要节点。有关沿江的“航运文化”、“移民文化”和“船民文化”均可组织到公园景观设计中,从而与合江楼及合江楼名人广场内容相补充。充分考虑与水门桥左侧老城区的空间呼应关系,与金带街进行整体性综合规划,营造为市民和游客休闲活动的开放空间。

在广场南侧的 “沙下惨案”发生地,刻碑记录其史实,作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在广场中部设置航运文化广场主题雕塑,与东新桥头处的文笔塔和合江楼相呼应,成为这一区段三足鼎立的景观标志之一,丰富这一区段的旅游景观。建设航运文化广场主题雕塑,根据两江交汇处的特别地形,塑造一船形造型雕塑倾斜地伸向水面。

他山之石

北京运河文化广场融合古今

位于北京市通州区东关大桥北侧的北京运河文化广场,南临通胡路,西倚运河东岸,为百里长安街东起点、京杭大运河北起点。广场入口有一座坐北朝南的彩色牌楼,上悬“运河文化广场”牌匾。穿过牌楼,左右各有四座高大的帆船雕塑造型。主路中间铺展着约五六百米的花岗岩石雕,名为“千年运河”,记录着运河的沿革。广场的西北角有个弧形的人工湖,湖面上浮动着仿古木船,据说是按当年康熙、乾隆下江南时的龙船仿制。行人可以走在河边用细木条搭建的踏板上,沿运河东岸游览,人造大理石垒砌的护岸墙上端,修造出船锚似的花墙,将整个主题广场映衬得雄伟壮观。

我有话说

市民 原有船坞塔架没必要保留

一位从小在水门路居住的居民对水门充满了感情。他说,“14号码头”对许多人来说有着重要意义。在上世纪80年代之前,西枝江水还很清澈,这里的居民都喜欢下水游泳;家里要用水了,就直接到码头去挑水。

市民陈立然认为,水门大桥靠近滨江公园,规划时应尽量把水门公园的建筑风格和滨江公园的风格统一起来。另外,江边原有的船坞塔架也没有保留的必要,因为这些塔架已经太陈旧了,摆在那里极不美观。

“我感觉水门路很窄,建公园的话有点勉强。”市民凌女士在水门路附近居住了近20年,她认为滨江公园已经很大了,没有必要再建公园。如果是因为水门路旁的建筑不美观,可以选择翻修,也能成为市区的一道风景。

学者 恢复水门大桥头的潜珍阁

惠州文化研究会副会长何志成认为,可以把航运文化作为水门公园的一大主题,通过图片和文献来展现。从清朝到民国初期有关东江航运的照片就有不少存底,这些都可以展览出来。

同时,何志成认为有必要重建水门大桥头的潜珍阁。“潜珍阁与苏东坡有很大关系,苏东坡晚年作了一首 《潜珍阁铭帖》,使阁楼流传千古。”据宋代王象之 《舆地纪胜》卷九十九《广南东路·惠州·古迹》载:“李氏潜珍阁,郡人进士李光道所建。李光道,归善人,世居惠州府城万石坊。”东坡于宋哲宗绍圣元年(1094年)贬至惠州,住了将近3年。期间他遍游鹅城山水,广交惠州朋友,结识了李氏山园的主人李光道。据《夷坚志》介绍,东坡在惠州曾郑重手书《金刚经》,置存于李氏潜珍阁中,阁主视为镇阁之宝,轻易未肯示人。

“日军进攻惠州时,曾对惠州人民进行集体大屠杀,史称‘沙下惨案’的发生地址也在水门大桥头,与潜珍阁原址接近。”何志成认为,水门公园内最好恢复潜珍阁,建立沙下纪念碑和航运展览馆。

本版文字 《东江时报》记者刘倩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