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修东坡祠可参考鹤峰纪胜图

我市文史学者就市政府首次明确重修东坡祠提建议

2013年4月22日东江时报惠州新闻
字号:T|T

    ▲清光绪十九年第三百三十五期的《点石斋画报》鹤峰纪胜图。
    本版图片《东江时报》记者侯县军 翻拍

▲清光绪十九年第三百三十五期的《点石斋画报》鹤峰纪胜图。 本版图片《东江时报》记者侯县军 翻拍

摄于1938年的硃池,也即东坡洗砚池,紧紧挨着归善县城墙。

摄于1938年的硃池,也即东坡洗砚池,紧紧挨着归善县城墙。

这些年,不管是我市文史专家还是本地媒体,多次呼吁重修重要苏迹——— 桥东白鹤峰苏东坡故居(东坡祠),让这个人文地标重新出现在惠州的地图上。近日,市政府首次明确要重修东坡祠。这个消息传出后,我市文史学者、惠州文化研究会副会长李明华找到了一张刊载在晚清画报的鹤峰纪胜图,图中的东坡祠房屋结构清晰、风格明显,他认为这可以作为重建东坡祠的参考。

东坡祠毁于抗战时期

李明华找到的鹤峰纪胜图,刊载在清光绪十九年(1893)第三百三十五期的《点石斋画报》上。在如今的惠城地图上,已经找不到“白鹤峰”这个地名,不过,白鹤峰仍是全国知名的人文地标。

900多年前,南贬惠州的苏东坡在白鹤峰修筑的新居落成,以作终老之所。

后苏东坡再贬海南,又过若干年,白鹤峰苏东坡故居成为东坡祠。数百年来,无数官宦名流、文人墨客游历白鹤峰。抗战时期,东坡祠被炮火摧毁,新中国成立后成为医院和惠州卫生学校所在地。

去年9月,已升格为惠州卫生职业技术学院的惠州卫校整体搬离白鹤峰。白鹤峰的命运,再次引发惠州学界和文化部门的关注。白鹤峰是惠州地域内影响力仅次于罗浮山、惠州西湖的人文地标,因此,自东坡祠被毁后,惠州有识之士有关原址重建东坡祠的呼声从未间断。

全国苏轼学会会员、惠州文化研究会副会长吴定球认为,位于惠州白鹤峰的苏东坡故居虽已损毁,但却是苏轼生平惟一一处自己出资购地设计营建,并且至今仍可以确定地址的住所。惠州人需要一个东坡祠,作为东坡寓惠文化的载体,同时也能为创建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增加重要筹码。

高标准重修东坡祠

苏东坡故居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惠州市区两江四岸景观及旅游线路规划(2006~2020)》将白鹤峰苏东坡故居遗址纳入其中,该规划是以水东街为主线,将古码头、铁炉湖明清古街、东坡钓矾石、嘉祐寺、归善县学宫、桃子园、苏东坡故居遗址(硃池、墨沼、东坡井、德有邻堂、林婆卖酒处)、东平窑址以及沿街的主要历史街巷串联起来。

该规划建议,搬迁惠州卫生学校后,在白鹤峰建成苏东坡故居遗址公园,恢复苏东坡故居、东坡祠、德有邻堂、东坡井等;将林婆卖酒处建为“林婆酒店”,专营林婆酒系列,并成为旅游定点就餐点和旅游商品购物点之一。

不过,另一种景象突兀出现。前些年,西湖孤山建起了东坡园,园内有相宜居、德有邻堂、思无邪斋、林婆卖酒处等。吴定球认为这等于把苏东坡故居从白鹤峰搬到了西湖,有悖历史,这也是对惠州确实需要东坡故居的一种心理补偿。

近日,市政府首次明确要原址重修东坡祠。4月12日,十一届27次市政府常务会议召开,会议审议并原则通过了 《重修惠州东坡祠建设方案》,决定高标准重修东坡祠,传承惠州文脉,凸显城市文化底蕴。

鹤峰纪胜图有参考作用

众所周知,修复历史建筑的底线是“修旧如旧”。因此,重修东坡祠也应该最大限度接近当时的风貌。自坍塌后,东坡祠神韵已远去70多年,连当年见证它倒掉的人,如今也难以寻觅。不过,历代有无数仰慕苏东坡的文人雅士,他们在游历白鹤峰后,诉诸诗文,这让东坡祠的样貌在文字资料上得到翔实记录,这为重修东坡祠提供了文字描述。

李明华近日在惠州文史界交流的鹤峰纪胜图,让人们看到了晚清东坡祠的细微之处。该图为手绘版,图中绘有德有邻堂、思无邪斋、苏井等建筑,建筑的方位和结构均明晰可辨,院子内的假山、树木等园林景观也一览无遗。该图还传神地展示了游客在东坡祠游览的情形,他们有的闲庭信步谈笑风生,有的仰望匾额若有所思,有的俯身靠井寻幽探趣,有的扶老携幼游览堂屋……

“我觉得房屋结构画得很好,风格明显,井栏的结构也清晰。”李明华说,这张图或许对政府重建东坡祠的设计有参考作用。

《东江时报》记者了解到,在惠州文史界,学者寻找到东坡祠的图像越来越细:先有载于《古今图书集成》的清代白鹤峰图,为人们勾勒出白鹤峰胜景,后有明代万历初年的《寓惠录》中归善县城的城市地图和苏东坡故居的面貌方位,到如今的清光绪十九年的鹤峰纪胜图,清晰地勾勒了东坡祠的建筑构件,整体呈现了东坡祠当时的建筑风格。

延伸阅读

重修东坡祠 文图参考不缺

东坡祠作为惠州最重要的苏迹,数百年来无数文人雅士慕名前往,为东坡祠留下了很多文图。此外,由于惠州文史界这些年的不懈努力,寻找到了很多有关东坡祠建筑构造和方位的图像,重修东坡祠的文图资料,可谓详备。

历代文献曾详细描述苏东坡故居,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是清代著名学者王文诰的记录。王文诰为研究东坡穷尽一生,曾先后于乾隆六十年(1795)和嘉庆十六年(1811)两次到惠州实地考察“苏迹”,其中对白鹤峰苏东坡故居勘查尤为细致,并对其进行了还原性描述。

王文诰如此描述苏东坡故居具体位置和周遭环境:“由左以及后之麓,皆县治背后所连属者。峰头仅此数亩地,左右稍广而前后则隘,今虽改其旧制,然故迹犹可考也。”对故居的整体布局和堂室之间的相对位置描述:“自峰下历级而上,古荔花繁,橘柑丛立。进为前庑,入门,花木交错,井在其左,升阶为德有邻堂;左为居室,辟小窗以疏篱绕之;右为思无邪斋,启右屝则雉堞在其下,江山数百里间青苍环列。”对于德有邻堂和东坡井的描述:“中为德有邻堂,方井大数尺,当两槛之中,以栏扶之。后为正室,以祀公而肖过像于左,皆三间。”

一篇刊登在1937年《旅行杂志》上的叶庸庵《东坡故居游记》,尤为珍贵。因为作者成文时与东坡祠被毁仅隔数年,读者能从游记中获得东坡祠被毁前的真实面貌。首先是东坡祠入口:“循北门入,即可登峰,有石级数十,级尽处,有红棉一株,高耸云表,下竖碑石,勒曰‘林婆沽酒处’。”其次是东坡祠的内部构造:“坡祠距此仅一矢之遥,祠深凡三楹,中楹为德有邻堂,苏井(东坡井)即在堂后,后楹肖坡公像,左为其子叔党(即苏过)像,右侧有小轩,为侍姬王子霞(即王朝云)像。中楹右有回廊,通思无邪斋。”再次是东坡祠的周遭环境:“斋前为娱江亭,亭左右二池,曰‘硃池’,曰‘墨沼’,沼东为翟夫子舍……”

相关链接

百年前的“鹤峰纪胜”

刊载在清光绪 《点石斋画报》上的鹤峰纪胜图,配有一段图说,详细说明了晚清时东坡祠的掌故。全文如下:

白鹤峰在归善县治城北,昔坡公寓惠卜新居与此。公诗云:买得白鹤峰,规作终老计,盖为此咏也。自宋迄今七百余年,故宅尚存。而鹤峰环以城堞,为县城娱江之门矣。故宅数楹,邑绅理而新之。中祀坡公遗像,两旁祀公之子叔党以配飨之。中有“思无邪斋”、“德有邻堂”额,乃公所遗墨迹而摹刻于石,以嵌壁间。阶前苏井古甃宛焉,其水清冽,作栏护之。公诗云“晨瓶得雪乳,暮瓮得冰湍”,意盖谓此。故前督学使者关槐擘窠大书 “冰湍”二字,勒石井上,以纪遗迹。宅后之左右规复墨沼、硃池,亦仍其旧也。至今骚人墨客每当春秋佳日,寻幽选胜,联袂登临,无不动怀古之思而为之流连慨慕不置云。

征集启事

惠州是一座历史悠久的文化名城,文化遗产门类众多、内涵丰富,构成了惠州独特的文化生态。为展现惠州历史长河不同时期的时代风貌和文化特色,为我市申报国家历史文化名城鼓与呼,《东江时报》“惠州记忆”栏目向广大读者征集能展示惠州文化底蕴的老照片(以晚清至民国为主),以期解读老照片背后的历史文化、深挖其底蕴,更好地保护历史文化遗产。征集热线:0752-2859285或13437723456。

本版文字《东江时报》记者侯县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