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形曲线笑微微

金山河变靓,窗子可以打开了,眼里也有了风景

2013年5月16日东江时报金山河变身记
字号:T|T
    金山河的变化翻天覆地。
    《东江时报》记者杨建业 摄

金山河的变化翻天覆地。 《东江时报》记者杨建业 摄

    金山河的亲水栈道可供市民休闲散步(效果图)。
    《东江时报》记者龙生财 翻拍

金山河的亲水栈道可供市民休闲散步(效果图)。 《东江时报》记者龙生财 翻拍

在七旬阿伯陈宝石的印象中,40年间,金山河经历了由清到污再到清的变化,从上世纪70年代的原生态清新,到80年代后的渐次污染,再到始于2011年综合整治后的清澈。这是一个U形微笑曲线图谱,因为经过人的智慧改造,如今的金山河,已非上世纪70年代所能比拟。沿线居民那个乐呀……

前言 那时的河涌,流水潺潺、清澈见底、鱼虾成群。后来,城市长大长高,高楼林立、人口急增的同时也伴随着环境的污染,这些美丽的河涌几乎一夜之间变成了“龙须沟”,流淌的不仅是臭水,也是悲伤的泪水。

所幸的是,我们对河涌的整治一直没有停止。改变从金山河开始。从之前防洪排涝、截污铺管等单一部门的单一工程整治,到后来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各部门群策群力,应用生态水工学的方法,按照“防洪治岸、截污治污、引清保洁、生态修复、景观绿化”的总体思路,在满足河流防洪排涝功能的同时,恢复河道、河岸的自然生态,增强河流水体流动性,恢复河道的自净能力,适当进行生态覆绿,为打造宜居型生态河道和为水质净化及生物栖息创造条件,将金山河打造成为集防洪排涝、休闲观光、人水和谐、宜居宜业的综合样板景观区域。

金山河整治只是惠州治水的一个序幕、开篇,我市将一年重点整治一个小流域水系,今年将启动青年河综合整治。若干年后,市区中心区14条河涌将大变样。

今天,我们文图重彩地记录金山河的变化,是为了警示人们:河涌是城市的血管,呵护好河涌,就是呵护好城市,呵护好美丽家园。

金山河之变,既是治水思路之变,更是发展观之变。正如官方将吊鸡沥、横江沥更名合称为金山河,意为“既要金山银山,又要绿水青山”!

半世纪前水清鱼多

2011年10月21日,市政府召开金山河(吊鸡沥)整治工作现场办公会,提出在原有的防洪排涝与截污治污方案基础上,增加生态修复、景观美化等内容,其整治工程名字也变成 “金山河小流域和水环境综合整治工程”。“就整治好了?我以为没这么快呢!”5月10日,陈宝石老人听到记者讲起金山河综合整治完成的情况,十分惊讶。陈宝石老人祖籍惠城汝湖,10岁那年,父母带着他从佛山搬回惠州。

现在人们说的金山河,在以前分别由吊鸡沥和横江沥组成,横江沥是离城区较近的河涌。陈宝石读初中时,下埔一带是一大片草地,他周末经常和同学们一道跑到横江沥的防洪渠边玩耍,还下水抓鱼。“那时水很清,鱼很多,我们有一次抓到一条大鲶鱼,高兴得不得了。”陈宝石说,处在郊区的吊鸡沥,两岸当时则完全是一幅农村的景象。

到上世纪80年代,横江沥开始变脏。随着城市扩张及沿岸工业区建设,工业区用水、生活用水让河流变了样,横江沥慢慢变成了“龙须沟”。

沿河曾有40多个排污口

去年金山河综合整治开工前,《东江时报》记者曾全线走访金山河。在古塘坳工业区,废水成了金山河的染色剂。据了解,当时古塘坳工业区和立新村的工业区废水排放量每天约1万吨。

除了工业废水,生活污水同样让金山河不堪重负。金山河有40多个排污口,到马庄吊鸡沥六桥附近,河水已经呈现黑色。经过几个大的生活区后,到大朗肚桥至河口段,缓慢流动的河水更黑,散发着臭味。

市区河涌管理所水政股负责人介绍,东江水利枢纽建成后,水位常年控制为10.5米,而原横江沥及吊鸡沥出口处的高程分别为7.59米和8.28米,比出口处的西枝江和金山湖低。这就导致河水流动性极差,污水累积在河道中,自然发酵发臭,滋生蚊虫。

多年来,政府部门并未对金山河置之不理,但由于金山河涉及多个职能部门,综合整治工程未能同步实施,河道周边环境状况差,基础设施建设多头管理且缺乏统一规划,整治效果一直不甚理想。

学校全副武装防蚊虫

说起金山河的往事,南山学校办公室主任张华东唏嘘不已。

张华东的老家在湖北襄阳,2004年,张华东怀着憧憬来到惠州,进入南山学校。南山学校是广东省绿色学校,高标准建设,很漂亮。然而学校紧挨着金山河,夏季蚊虫特别多,学校全副武装,每个教室、办公室都装上纱窗,每个宿舍安装蚊帐,每个教室都装紫光灯,每周都要清洗消毒,饭菜一做好就用盖子盖住。即便如此,一打开门蚊子就扑面而来,一打开抽屉,飞出来的蚊子犹如飘出一团黑雾。

如今金山河重获新生,一个绿色文化休闲长廊已经展现在人们面前。张华东说,他很后悔当初没就近买房,眼看着金山河一天天变漂亮,心里那个悔呀!

金山河变靓,张东华幸福感油然而生,学校外面犹如增加了一个花园,窗子可以打开了,眼里也有了风景,工作起来心情舒畅多了。

居民打开窗户看花园

金山河给周边居民带来的,远不止这些。沿街生意好了,店租收入高了,老房子升值了。

虽然整治之后,靠近河边的几个车位被用来修道路,对本已紧张的酒店停车造成更大压力,但是惠州市大自然商务酒店总经理陈红仍觉得非常好。“对我们自己的身体也好,以前是窗户都不敢打开,老鼠、蚊虫、臭味,非常烦人。现在可好了,一切都变了。”

对于综合整治带来的变化,一年多来为金山河整治奔忙的惠城区政府相关负责人也是深有感触。

“那是翻天覆地的变化,以前啊,两岸居民那是活受罪。”现在则是水清岸绿,打开窗户,心旷神怡。“人们走在金山河边,喜乐融融,老人、小孩都愿到河边走一走,看到每一张笑脸,我们心里舒服极了。”这位负责人说。

讲述

●童年中的吊鸡沥

读初中时,下埔一带是一大片草地,我周末经常和同学们一道跑到横江沥的防洪渠边玩耍,还下水抓鱼。那时水很清,鱼很多,我们有一次抓到一条大鲶鱼,高兴得不得了。——— 七旬老伯陈宝石

●2004年的金山河

夏季蚊虫特别多,学校全副武装,每个教室、办公室都装上纱窗,每个宿舍安装蚊帐,每个教室都装紫光灯,每周都要清洗消毒,饭菜一做好就用盖子盖住。即便如此,一打开门蚊子就扑面而来,一打开抽屉,飞出来的蚊子犹如飘出一团黑雾。——— 新客家人张华东

●整治后一切变好

以前是窗户都不敢打开,老鼠、蚊虫、臭味,非常烦人。现在可好了,一切都变了。——— 酒店经理陈红

相关链接

金山河曾多次整治

金山河遭污染后,周边居民向政府和相关部门提出了建议与投诉。政府对此也给予了重视,但都因“各自为政”而终归没有明显效果。

市水务局副局长钟志光说,围绕金山河,其防洪治涝、防污治污、岸坡防护等,从工作职责上来说,属于不同的职能部门。

对金山河较大规模的整治,第一次是在1995年。当年在军民共建中,驻惠部队投入不少官兵对横江沥段进行清淤。官兵们在淤泥里战天斗地,场面感人。附近的老百姓还高兴地扛着宰杀好的猪前来犒劳部队官兵。后来,因为城市建设需要,曼哈顿广场至滨江公园一带的河道上实施了封盖。

2000年,第13号台风“玛丽亚”从惠东登陆后,对市区造成巨大影响,造成局部山洪暴发,内涌水猛涨。吊鸡沥、望江沥等河涌由于河道狭窄、淤塞,部分河岸塌方阻水,吊鸡沥古塘坳工业区、703地质队,望江部分村庄受浸,经济损失严重,且造成了人员伤亡。

2001年,市水利局组织了应急防洪排涝工程,对河道进行了疏浚整治,初步解决了古塘坳工业区一带的内涝问题。

2007年,我市启动了横江沥(吊鸡沥)沿线截污工程,工程总投资5400多万元。实现截污后,横江沥、吊鸡沥的绝大部分污水将被截留并引流到河南岸惠南大道东侧四环路南侧,还配套建设了日处理能力10万吨的金山污水处理厂。

此后,因资金和征地等影响,大朗肚桥至吊鸡沥分流口只能通过顶管做完了左岸的截污管道。更遗憾的是,截污只实施了局部,原定吊鸡沥二期截污,即由古塘坳到市实验中学段,因为整体拆迁和资金不足而停工。当时治污效果并不明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