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草根演员 主演20部微电影

新客家钟桢梦想拍出有客家文化味道的微电影

2013年7月15日东江时报惠州新闻
字号:T|T

钟桢(右一)是歌手和小品演员,也是惠州微电影的爱好者。 本组图片 《东江时报》记者朱金赞 摄

钟桢(右一)是歌手和小品演员,也是惠州微电影的爱好者。 本组图片 《东江时报》记者朱金赞 摄

钟桢

钟桢

■《东江时报》记者黄岸媚

18岁那年,为了练嗓门,他加入街头唱歌行列;19岁开始奔走到广东各地,做学徒,寻找自己的艺术梦想。如今,他是活跃在珠三角商演舞台的歌手和小品演员,他也是惠州微电影的爱好者,他出演了20多部微电影的主角,憨厚、草根、正义、机智是他的个人特色,他的名字叫钟桢。

街头卖艺

享受唱歌的感觉

《回家过年》、《关于爱情》、《小二黑进城》等惠州微电影很多市民也许看过,片中草根形象主角就是钟桢所演。初见钟桢,记者忍不住想笑——— 这个演员戏里戏外一个样,生活中的他也和微电影中主角的风格极其相似,很憨厚老实。钟桢来自江西,父亲喜欢拉二胡,母亲曾是电台播音员,喜欢唱歌,受父母影响,钟桢也酷爱音乐。他中专读了当时热门的电子专业,却迷上了玩音响和唱歌,成为了地道的音响发烧友,为了达到好的音质,他甚至自己动手做音响。

中专毕业后,钟桢走上了街头献唱的道路。“一台音响,一个麦克风,面对路人,我感到很放松,尽情释放自己的喉咙。”他描绘了那时候的生活:“挣的不是钱,是唱歌的感觉!”

被炒鱿鱼

下决心拜师学艺

唱了一年后,钟桢决定跟随当时在潮阳从事舞台表演的老乡学习,他从学徒做起,从没有工资到每月几百元。21世纪初,有一股组建乐队玩音乐的风,钟桢刚好跟上这股风,开始在潮汕的各大表演场所唱歌,他的歌喉虽然不错,但是个子比较瘦小,并不压场,被炒鱿鱼是经常的事。“正因为被炒过鱿鱼,我在未来的工作中都非常地卖力,很珍惜,很负责。”说到学艺过程,钟桢至今还觉得很艰辛。

2003年,钟桢第一次拿到了月工资5000多元,很兴奋,在同行的推介下到广州拜师。接下来的日子,钟桢在一家音乐学院报名培训,埋头苦干地学,弥补他非专业出身的缺憾。钱花完了,又出来上班,挣钱了又回去培训,就这样来回地学习,他声乐方面得到了很多提升。钟桢艰苦的学艺过程,让家人的态度从支持到怀疑,再转为反对,父母为他操了不少心。

提升演技

熟记100多个小品

拜师让钟桢意外收获的是,声乐老师的表情和动作很丰富,非常搞笑,这恰好激发了钟桢演小品的天赋和热情。学声乐要抑制自己,要不断地纠正自己,而小品则提倡放开来演,观众认可就可以了。钟桢慢慢地喜欢上小品,并最终成为专职的小品演员、专业的小品编剧。

“很奇怪,我记忆力不算好,但是我演小品从来不用看词,脑袋里至少存有100多个小品。”钟桢说,自己对演小品似乎有种天然的爱好。演技成熟后,钟桢到深圳一家歌剧院做专职演员,在那里他和老搭档百度和黑马两位好友合作,大家很有默契,演小品也很顺畅。场子生意不错,表演场数也多,钟桢有时候一天晚上可能上场10多次,刚从台上下来,就要疯狂地补妆,然后准备再次登台。

到惠创业

既是老板又是演员

2009年,钟桢和黑马、百度两名拍档决定到惠州创业,做自己的织梦者。他们在惠州下埔购买了一家酒吧,开始谱写他们的创业历程。“我们都是演员出身,希望打造一种综艺氛围的夜生活文化,给观众带来观赏性和娱乐性,而不是纯喝酒。”钟桢说,自己除了到其他地区商演外,几乎每天晚上都亲自登台表演。“我很珍惜我的粉丝,也很喜欢这份职业。”钟桢说,一个吃过苦的人,往往对生活态度很坦然,自己就是属于这一类。不管衣服是10元钱一件还是8元钱一件,只要能上身也照常穿。虽然是老板,但有时候也常常刚煮完菜,一身脏兮兮,擦把脸,就上台表演了。

一直以来,喜欢表演的同时,钟桢也喜欢创作。在生活中,钟桢如果不是正在演出,那可能是在准备演出的路上,他大部分业余时间都在看历史典故、笑话书,寻找创作的素材和灵感。他常把生活中的细节,变成很活泼幽默的小品,给观众带来欢乐和启迪。

延伸阅读

“惠囧”点击率3天逾2万

从2005年演小品开始,钟桢就很想把小品拍下来制作成电影,那时候还没有微电影这个概念,他还专门买了一部当时算价值不菲的DV机,但始终未能如愿,真正有进展的是在惠州遇到了一帮微电影爱好者。

在一次吃夜宵途中,钟桢偶遇了这帮微电影爱好者,钟桢憨厚老实、幽默的形象一下子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在接触中,这帮爱好者有很好的编导技术、很好的创意,在电影方面有着独特的见解,而钟桢的演艺也日臻成熟,大家很快就走到了一起,还成立了惠州市微电影协会,钟桢担任副秘书长。

“小品需要一个固定和很好的舞台,但微电影不用,它的发展方向更加广阔,而且是新的流行趋势。”钟桢说,微电影给自己一个新的平台。短短两年的时间,他主演了《关于爱情》、《人在囧途之惠囧》、《疯狂的切糕》、《小二黑进城》等20多部微电影,这些微电影在优酷、土豆等视频网站上均能看到,《人在囧途之惠囧》的点击率3天就达到2万多。

“我一直有个梦想,希望拍出有客家文化味道的微电影。”这是钟桢接下来的拍摄想法。在他看来,关于客家文化的题材接地气,有很多发挥的空间。未来,除了公益微电影外,钟桢还打算和团队承接一些商业性广告的微电影创作。黄岸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