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命运多舛的家庭的救子之路

患肺癌的爷爷放弃治疗将钱全部留给孙子曾为“瘾君子”的父亲洗心革面赚钱救子

2015年11月23日东江时报最新闻
字号:T|T
小文政转院到广州进行治疗。

小文政转院到广州进行治疗。

    小文政的父亲高先生如今在广州一家物业做保安。

小文政的父亲高先生如今在广州一家物业做保安。

    高先生在朋友圈留下的一段话。

高先生在朋友圈留下的一段话。

2011年7月5日,高文政降生在惠州市博罗县公庄溪联村。2013年,不到2岁的他便被确诊患上了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经过2年治疗有好转。这两年这个家庭已为小文政花费了20多万元的治疗费用(此费用由家庭兄弟姐妹及小文政过世的爷爷凑齐)。但今年10月19日,小文政回惠州市中心人民医院复查后发现淋巴细胞转移,后因病情紧急于10月22日转院至广州进行治疗。

小孩的磨难

父亲被抓母亲离家,他由姑姑照看长大

记者从正在广州照顾小文政的大姑小敏处得知,小文政已于昨日正式接受了病情复发后的第一次化疗。小敏告诉记者,小文政是10月24日住进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北院)的,11月12日,小文政因全身肿胀,持续发烧不退,无法排尿进入休克状态后被转入ICU进行治疗,直到13日晚上烧退、排尿后方才转到普通病房。

“他之前在南院(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南院)刚做完了睾丸活检手术后才转移到北院的。”今年46岁的小敏告诉记者她至今未婚。“我是家里的老大,父亲在世的时候,我要帮忙他打理诊所,还要照顾因类风湿病导致长年坐在轮椅上的母亲。”小敏啜泣了一会继续说,近几年来不顺的事情一件接着一件发生,她就是这样耽搁了年纪,直到现在再也没了想嫁人的心思。“我爷爷奶奶也是前两年走的,我爸去年得了肺癌也去了,最小的弟弟前几年吸毒被抓,弟媳闹着要离婚,他们的孩子得了白血病治好了又复发……”小敏说,突如其来的噩耗是一桩接着一桩。记者了解到,小文政的爷爷患肺癌,得知了孙子的病情后,他放弃治疗,将钱全部留给了孙子。“现在,我小弟已经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了,他在一家物业公司做保安赚钱养家,可小弟媳一时没法承受压力还是选择了跟我弟离婚。”小敏告诉记者,小文政第一次确诊患上白血病正值小弟媳怀孕和小弟接受劳教时,因此照顾小文政的重任也就自然落在了她一个人的肩上。“这孩子一直以来都是我照顾的,他跟我比他父母要亲。”小敏说。

据小敏介绍,现在小文政已经花费了6万余元进行治疗,接下来的化疗、放疗需要更多的费用。“医生告诉我们接下来治疗费用初步估计需要30万元以上。”小敏透露,“治疗方案确定为手术,术后进行化疗、放疗,看最后结果是否进行骨髓配对后移植手术。”小敏说,这么一来后续费用更是难以估计。“这对我们这种农村家庭来说,面对如此昂贵的费用,实在是无能为力。”她叹了一口气说。

父亲的回头

“只要我儿子健康,叫我做什么都可以”

“以前太年轻,做了错事,我不会再重蹈覆辙了,我要救我的儿子。”小文政的父亲高先生没有告诉记者自己的毒龄,他只告诉记者自己是2012年在与朋友一次 “嗨皮”时被惠州市缉毒民警抓获。“尿检查出来后,我就被送到惠州进行强制戒毒,后又转移到广州进行司法强戒。”高先生告诉记者,当时自己被判2年强戒,2014年因表现突出而提前几月被释放,如今因为儿子,他决心洗心革面重新做人,斩断了与毒友们的一切联系,并全心全意投入到新的工作中去。高先生告诉记者,自己现在一物业公司做安保工作,每月月薪3000余元,工作以后一直都是省吃俭用,将存下来的钱作为孩子手术费的一部分。除此之外,高先生还通过表哥为孩子发动网上众筹。

“我要救儿子,我要救儿子……”高先生不时重复地念叨着这句话。他告诉记者,儿子查出患有白血病的时候他还在接受劳教,得知这个消息后,他第一次真正尝到了悲痛的感觉。紧接着,他经历了被释放,被迫与妻子离婚,父亲含恨病逝,儿子旧病复发转移……“我以为我出来了,改好了,妻子会原谅我,孩子病也会好,我就拼命努力去工作。”高先生说,后来当他决心努力工作,重新做人时,妻子却因为无法承受生活的重压,最终选择了与他离婚,同时带着3岁的女儿离开了他。高先生告诉记者那一刻他只有无奈。当他知道父亲为救小文政选择放弃最后的治疗,将钱全部留给自己的孙子,直到最后在家中病逝时,这让他尝到了 “子欲孝而亲不待”的悲哀。高先生告诉记者,这突如其来一桩桩一件件的变故,让他如今只希望今生能够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去救活儿子,然后陪着他长大。“我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的儿子,救救他吧,他还那么小,我已经知道错了,我不会再错了,只要我儿子健康,叫我做什么都可以。”

母亲的不舍

“我再狠心,也不能不管我的儿子”

小文政的母亲黄女士今年28岁,嫁给高先生的时候年仅23岁,她说是在自己最美的年华里嫁给了高先生。黄女士告诉记者,他是2010年与高先生结婚的,高先生比她大9岁。“其实也谈不上有多爱,就是当时我已经怀孕了,就跟他领证吧。”黄女士是博罗县柏塘人,她向记者透露,初次知道丈夫吸毒是在自己的婚礼上,“他在婚礼当场冲进厨房拿刀出来乱砍人。你从来也想不到还有人的婚礼可以这样的。”黄女士说,那一刻她惊呆了,面前这个男人究竟是谁,她不认识。

“我当时已经怀孕了,我要为肚里的孩子着想。”黄女士说,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于是自己并没有跟丈夫结束,相反,她想尽办法开始劝诫丈夫戒毒。“2年后,他被抓了,终于知道错了。”黄女士说,丈夫2012年被抓时她又怀孕了。黄女士经历了自己人生最黑暗的时候,她坦言感谢身边的亲人和朋友帮助她走出了阴影。“这样的人如何能够过一辈子?”黄女士回忆说,就在那一刻,她做出了人生的一个重大决定——— 跟丈夫离婚。”我不能让孩子跟着遭罪。”黄女士说,现如今丈夫虽然已经改头换面,彻底告别“瘾君子”生活了,但是,她仍忍不住感到深深地害怕。

2015年5月13日,黄女士拿到了离婚判决书后便毅然决然地带着3岁的女儿回到了博罗老家,希望与高先生彻底划清界限。怎料,儿子复查后病情转移。“我再狠心,也不能不管我的儿子。”黄女士说,就这样,她将女儿托付给自己的母亲后便赶到广州陪伴在儿子小文政的身边。“因为孩子第一次得病的时候我还怀着孕,之后又生产、坐月子,她大姑一直陪伴孩子,所以孩子跟他姑感情比较好。”黄女士告诉记者,如今她就在广州的出租屋里给孩子和孩子大姑做饭,送饭,打打杂。“我现在真心谢谢社会上的好心人帮助我儿子,为他筹集了将近30万元,谢谢你们。”黄女士说,以后的路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只要儿子需要,她也会为了孩子不顾一切。

记者手记

一位父亲的自我救赎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

在采访高先生的过程中,我深刻地感受到了他对自己曾经犯下大错的那份追悔莫及。我起初感到特别不解,即便他避而不提自己这段不光彩的过去,采访也能够照常进行。但他没有刻意向我隐瞒,相反地,他还主动向我提起,并决定去正视、去面对自己曾经犯下的错误。采访中,他俨然一副犯了错、低着头,然后向大家承认错误并许下永不再犯诺言的孩子,是那么的自责和诚恳。

世人的悟性皆有不同。或许,有的人一定要在经历了重创后才能够幡然醒悟。小高在经历了儿子生病、复发,父亲含恨离世,妻子绝望逃走一系列变故后,在某种程度上,他的心灵一定也接受着一次次强烈的重击。我愿意相信这一次次的重击能够让他彻底醒悟,我愿意相信他能够为了孩子坚强起来。

我在高先生的朋友圈里看到他写下这样一段话:“但愿孩子能够平安一生,儿子,只要你坚强懂事地渡过这一关,爸爸一定会以身作则,并且会好好教育你懂得 《弟子规》的真正含义。”或许有人会质疑高先生有什么资格说出这样的话,但我看到的却是希望和信仰,是一个犯了错父亲的自我救赎。

在人生的漫漫旅途中,人们难免会做错事,或许一个人要从头开始,就一定要跟过去彻底告别。采访结束后,我终于明白了高先生愿意与我谈论他的过去的真正意义,他是想向全社会公开承认自己曾经所犯下的错。这样的勇气不是每个人都有的不是吗?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让我们用爱包围这个命运多舛的家,救救那可爱的孩子。

本版文字 《东江时报》记者张荟婷

本版图片 受访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