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人陪下棋,她就左右手对决

《东江时报》专访惠州首位中国象棋棋后陈幸琳

2015年12月11日东江时报惠事/热读
字号:T|T
在训练之余,陈幸琳很喜欢 去运动。

在训练之余,陈幸琳很喜欢 去运动。

在11月30日结束的2015全国象棋个人锦标赛中,24岁的惠州籍棋手陈幸琳顺利夺冠,成为我国第19位“棋后”。凭借这一战绩,陈幸琳将被认定为中国象棋特级大师。这是我市继吕钦之后的第二位象棋全国冠军和特级大师,也是我市第一位象棋女子全国冠军和女子特级大师。这位与吕钦同样来自惠东稔山的棋后,背后有怎样的故事?她的象棋之路有何不同?趁着陈幸琳回家的空隙,记者日前到惠东对她进行了采访。

谈学棋

初学棋左右手对决

眼前的陈幸琳留着短发,接受采访时就安静地坐在那里,偶尔用手比划着,讲到有趣的话题时她也只是露出微笑。陈幸琳说,她就是个性格内向的人,“现在已经好多了,以前更内向,从不主动和别人说话”。她说,小时候若家里来了客人,“我绝对是躲在角落里不出声的那个”。而学习象棋后,只身到省队学棋及出去比赛,让她也开朗了一些,“最起码现在我会主动和别人说话了”。

谈及8岁刚接触象棋时,陈幸琳透露这主要源于父母饭后决定谁洗碗的博弈游戏。“他俩饭后下棋,约定谁输谁洗碗。”就这样,陈幸琳开始接触象棋,并且缠着父母教自己。一开始与爸爸或妈妈对弈,“他们让我车马炮我也输,不过后来我技术见长,就算他们不让也赢不了我。”陈幸琳说,由于没有人陪自己下象棋,她大部分时间是自己进行左右手对决。

看到陈幸琳棋艺进步神速,父母觉得她很有天赋,就经人推荐到惠东县体育局,后师从当地象棋业余高手陈才,正式走上象棋之路。2002年,陈幸琳获得省少赛冠军,顺利进入有“象棋殿堂”之称的广东象棋队,得到我市另一位象棋特级大师吕钦等名师教导。

谈失利

曾经两度打算放弃

有了名师指点,但陈幸琳并未如大家所期望的那样,很快成为棋坛新星。她两次参加全国少年赛,均只得第三名,从2003年开始,连续三次参加全国个人赛都名落孙山。“当时的目标是进入全国前16名,取得象棋大师称号,但连续冲击几年都失败,感觉很灰心。”陈幸琳回忆说,连续的失败让她怀疑自己,对自己失去信心,“心里特别苦,觉得自己无论怎么努力都白费了,训练也提不起精神,很想放弃”。

不过陈幸琳心有不甘。她主动找吕钦等分析自己失败的原因,她反省道:“除了年龄小、经验不足外,棋风偏软、中盘力量不够强大是主要原因。”所幸的是,她成功迈过了这道坎,顺利在2006年获得象棋大师称号。

2013年第十六届亚洲象棋个人锦标赛,那是陈幸琳首次出国比赛。“代表国家出去比赛,基本上都是要拿冠军的,但第一轮我就输了。”陈幸琳介绍,首轮比赛她就败在劲敌越南队吴兰香手下,这一败基本上宣告了中国队无缘女子冠军。“我完全懵了,完全找不到北。”陈幸琳说,强烈的失败感让她想立即回国,“接受不了,后面的比赛也不想比了。”好在身边人的鼓励让她最终坚持了下来。

谈封后

纪录总会被人超越

此次在2015全国象棋个人锦标赛中成功封后,陈幸琳谦虚地说:“虽然我拿了冠军,但与唐丹、王琳娜等还是有差距,而比我年轻的棋手很有冲劲,所以我不能放松。”陈幸琳说,此次赛前自己并没有制定目标,“因为前面联赛的成绩不理想,觉得自己状态不佳”。刚开始时,陈幸琳确实没有夺冠希望,但后来主要对手唐丹等出现失误,至倒数第二轮结束有4人同分,均有争冠希望。

“最后一轮时,我也没有太多想法,就想着努力就好,其余就听天由命。”陈幸琳说,此次夺冠,自己发挥了应有的水平,

但也有些侥幸,“运气也挺好的,最后一轮因为对手失误才反超”。谈及目前她是我国最年轻的象棋女子特级大师,陈幸琳还一头雾水,“我没有留意,纪录总会被人超越的,其实唐丹封‘特大’时比我还小。”

谈及以后,陈幸琳说,这次是一个新的起点,“冠军是每一个棋手的梦想,拿到象棋特级大师,但是拿到了以后,这就已经成为了过去,这是我的一个新起点。”陈幸琳表示,她很快就归队训练,“我接下来会继续努力,提高心理、技术等,希望将来能够代表国家在亚洲、在世界比赛中夺冠”。

棋手生活

最久一盘棋下了8小时

陈幸琳介绍,平时的训练多靠计算机辅助,展开人机大战,有时也会与队友互相猜棋。至于基本功背棋谱,陈幸琳有自己的想法,“关键靠理解,毕竟对手不会按照你的想法走,所以你需要理解并多作假设,做到全盘考虑。”训练之余,陈幸琳喜欢看书、听歌、跑步等。“我一般会跑7圈,再走两三圈。”陈幸琳说,虽然象棋是智力运动,但同样需要体力去支撑脑力运转。

陈幸琳说,她下得最久的一盘棋,足足下了8个小时。“那是2004年,具体情况我不记得了,只记得完了之后脚都麻了。”陈幸琳说,沉醉棋盘中,自己并不会感觉到时间,“只会去想棋盘局势,想怎么破解对手,想怎么取胜”。

几乎每个象棋选手在下棋时都有“怪癖”,有的喜欢闻风油精,有的喜欢到处溜达,有的喜欢频繁上厕所……陈幸琳则说自己只会安静地坐着下棋,“以前会用风油精提神,但最近几年已经不用了,因为不想自己对此有依赖”。

在棋盘外安静地思考,在棋局中激烈地搏杀,从感兴趣、喜欢,到沉迷其中,陈幸琳说象棋与自己安静的性格相合,因为自己“是个坐得住的人”。陈幸琳也坦言,象棋给自己带来了很多,让她开朗了不少,让她学会了独立,也学会了面对得失。

对话

享受成就感荣誉是眷顾

记者:有人说下象棋太安静了很无趣,你怎么看?

陈幸琳:象棋是一种智力游戏,我很享受绞尽脑汁谋略布局的过程,犹如千军万马都在自己掌握中。下棋中有时惊险万分,有时酣畅淋漓,尤其是取胜后的成就感让我很享受。

记者:如何看待象棋对你的影响?

陈幸琳:象棋是我生活中的一部分,已经融入我的血液里了。可以说象棋给了我很多东西,让我学会了独立,学会了如何面对得失,当然也给我带来了荣誉。我觉得荣誉是额外的眷顾,通过象棋学会了很多人生道理才是我更看重的。所谓“人生如棋,棋如人生”,象棋中的确包含了很多人生道理,这些让我得到成长,是我一生的财富。

记者:除了象棋,你还有什么爱好?为何一直都留着短发?

陈幸琳:看书、听歌、跑步、打羽毛球之类的。我平时还挺爱运动的,尤其是跑步,有时和队友一起边说边跑,但大多都是自己一个人跑,边跑边静静思考一些事情,比如想想棋谱。至于留短发,因为我比较懒,而短发比较好打理。队友一直都叫我“靓仔”,除了我留短发外,可能因为我性格也比较像男孩子,做事比较爽快。

记者:同样来自惠东的象棋特级大师吕钦,他既是你的老乡,又是前辈还是恩师,他对你的影响如何?

陈幸琳:吕钦老师是我学习的标杆,他对我的影响非常大,除了技术上的指导,更多的是他以身作则,让我学会了许多做人的道理。比如他经常会早早到训练室给我们煲水喝,这让我们很羞愧。有时他凌晨两三点才回来,第二天一早又比队员还早到训练室。你想想,一个获得了那么多荣誉、平时工作又那么忙的人都能如此,我们又有什么理由不努力?

花絮

吕钦轻易不收弟子

“我对她印象很深,当时她才刚学棋,就让吕钦对她赞不绝口。”得知陈幸琳成功 “封后”,《东江时报》编委吕明就回想起当年他与陈幸琳的对弈经历。吕明介绍,当时他还是一名记者,负责棋类比赛的采写,因此与吕钦、许银川等相熟。

“我记得当时她还小,刚学棋不久,吕钦就说她很有天赋。”吕明介绍,自己是朋友圈中的象棋高手,抱着试试的心态与陈幸琳对弈。“其实那盘棋因为我后面有事没下完,但是她局面占优。”吕明说,吕钦对陈幸琳这位弟子赞不绝口,“说她有天赋,棋感很好,你要知道吕钦可是轻易不收弟子的”。

人物简介

陈幸琳 1991年3月出生于惠东稔山。从8岁开始学棋,2002年调入广东象棋队集训,2001、2002、2003年连续三届获得省少年赛女子组冠军,2006年获深圳全国象棋个人赛女子组第6名,晋升为象棋大师。2009年11月获第1届全国智力运动会象棋比赛女子个人快棋赛第三名。2013年获亚洲象棋个人赛亚军。2014年、2015年与队友获全国象棋团体锦标赛冠军。2015年11月获第3届全国智力运动会象棋专业组女子个人赛第三名。2015年11月获全国象棋个人锦标赛女子组冠军。

本版文字《东江时报》记者朱丽婷

本版图片《东江时报》记者杨建业 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