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出“非常规”窘况特朗普尴尬迎对决

两任总统布什父子不参会 克鲁兹拒绝表态支持特朗普

2016年7月23日东江时报国际
字号:T|T

尽管美国本土舆论早就预言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不会一帆风顺,但4天内频频曝出的 “非常规”窘况仍让人大跌眼镜,也使得党内总统候选人特朗普在尴尬中迎来与希拉里的二人对决。

很多议员纷纷缺席

一般来说,美国民主和共和两党召开全国代表大会之际,也是党内各派妥协、思想统一、搁置分歧之时,以便以一派团结之象助力总统候选人发起最后冲刺。然而,此次共和党大会期间,情况却大为不同。

除共和党两任总统布什父子、4年前的总统候选人罗姆尼、8年前的总统候选人麦凯恩等集体不参会,美国政坛当红的现任参众两院共和党人也大批缺席。据当地媒体统计,54位共和党参议员中,有18位没有出现在克利夫兰。尽管众议院的共和党领导层大都到会发言,但很多共和党众议员则以公务缠身为由纷纷缺席。

大会首日,更有来自多个州的代表试图发起修改提名规则的议案,以阻止特朗普获得提名。尽管议案因签名州数量不足被大会否决,但这一“党内起义”的举动在历届党代会上也是非常罕见的。

抄袭丑闻尴尬收场

更为尴尬的是,党内预选阶段排名第二的克鲁兹20日进行大会发言时,拒绝表态支持特朗普。克鲁兹号召共和党人坚持党的价值观,11月大选时要 “凭良心投票”,并坚称不做特朗普“卑躬屈膝的小狗”。在次日接受媒体采访,解释其为何不为特朗普背书时,克鲁兹说,“我不会支持攻击我太太和我父亲的人”。

尽管有共和党人批评克鲁兹不顾党内团结,并指责他是叛党者,但也有党内人士认为,克鲁兹看清了形势,相信特朗普当选机会渺茫,所以才会在此时报一箭之仇。

大会首日晚,特朗普夫人梅拉妮娅发表激情演讲试图为丈夫挣分,但随后却被发现其发言稿部分段落抄袭现任第一夫人米歇尔于2008年在民主党大会上的发言。在美国这个仇视抄袭的国家,这种公然抄袭在公众眼中无疑是极大的丑闻,媒体也是大炒特炒。在舆论压力下,特朗普竞选团队不得不承认抄袭事实,最终以特朗普的一位御用写手主动承担责任尴尬收场。

有民调显示,美国选民中接受共和党理念的不在少数,但特朗普获得提名却让他们陷入困惑。记者采访的一些华裔选民就表示,他们赞同共和党在教育、经济、税收和移民等方面的政策,但不能接受特朗普的一些激进言论,对他能否成为合格的总统心存疑虑,这让他们在最终到底把票投给谁的问题上犹豫不决。

一项民调结果显示:

57%美国人认可特朗普的政策理念

与共和党精英普遍反对不同的是,共和党选民对特朗普提出的将美国利益放在首位的政策理念较为欢迎。

皮尤研究中心近期发布的一项民调结果显示,62%的共和党人认为美国应该首先处理自己国内的问题,55%的共和党人对美国参与全球贸易持负面态度。

皮尤民调还发现,抛开党派属性来看,有57%的美国人认可特朗普的政策理念。41%的美国人认为美国政府花费太多精力和金钱处理国际问题,认为美国在处理国际问题上应进一步加大力度的人仅占27%。

参加本届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的北卡罗来纳州党代表威廉·吉利斯告诉记者,选民在本次大选中普遍表现出了异常高涨的愤怒和挫折感,这主要来自对两大政党建制派的不满和失望,所以他们找到了特朗普这样一个华盛顿政治圈的圈外人作为发泄不满的载体。

延伸阅读

展现美国当下政治对立分裂图景

大会主题以及许多演讲者宣扬的是 “让美国再次成为一个整体”,然而,将其与大会以及美国政治的分裂现实相比照,“团结美国”却如同反讽一样是镜花水月。

共和党大会提名特朗普为总统候选人,但共和党两任总统布什父子、4年前的总统候选人罗姆尼、8年前的总统候选人麦凯恩等,却集体不参会。党内预选阶段排名第二的克鲁兹人虽到场,却拒绝“挺特”。会场之外,抗议之声沸沸扬扬……共和党的分裂相当抢眼,而连本党团结都搞不定,何以“团结美国”?

大选如同一面镜子,聚焦式、戏剧性地反映了美国当下政治和社会生态,展现了一幅幅对立、分裂的图景。共和党大会前,美国接连发生针对黑人平民和白人警察的严重枪击事件,种族矛盾和冲突尖锐。共和党和民主党之间,政策争斗和相互攻击更是家常便饭。

美国呈现种族对立,共和党候选人却无意“灭火”,“团结”更是无从谈起。6月,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主席、众议院议长保罗·瑞安批评特朗普对一名墨西哥裔法官的抨击是“种族主义”言论。本月21日,《纽约时报》指出,在美国一些州,特朗普在非洲裔美国选民中民调支持率为零;“拉美决定”民调显示,83%的拉美裔选民认为特朗普是“种族主义者”,71%认为他使共和党对拉美裔更有 “敌意”。事实上,靠宣扬“沙文主义”和激起“心中恐惧”,带不来“团结”。

就共和党而言,从上世纪“(时任众议院议长)金里奇革命”时期至今,时常在国会以“超级制衡”对手党政府为己任,往往使华盛顿决策效率低下。他们有时出于保守纲领,有时出于集团利益,努力减对方分、加自己分,日益变成以选举和选票为导向的政党。但实际效果却是党内精英和政治话语的极化与式微。

美国进入大选竞选时间,一个新的政治轮回逐渐启幕。在这场“不合常规”的选举中,也许比较确定的是,“团结美国”渐行渐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