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团队10天制作出热剧《三生三世》宣传片

“圆梦助学”计划受助学生逆境成长

2017年8月12日东江时报惠事/社会
字号:T|T

刘志良(左二)和他的团队。

刘志良(左二)和他的团队。

林正青和母亲。

林正青和母亲。

在徐小雁的身上看不到她的不幸。

在徐小雁的身上看不到她的不幸。

李明明和父母在一起。

李明明和父母在一起。

刚告别大学校园,同样回到博罗,林正青和刘志良,一个在紧张筹备一场音乐会,一个带领团队负责罗浮山景区的灯光项目;而暂别校园的李明明(化名)和徐小雁(化名),一样回到惠城忙碌着,一个忙着练书法,一个忙着打暑期工。

他们之间似乎陌生,却又彼此认识,而且都在同一个微信群里。他们是惠州市侨界青年联合会“圆梦助学”计划的受助学生。4年以来,近千名惠州寒门学子接受该项目资助,林正青、刘志良等100多人今年7月完成学业,成为该项目资助的第一批毕业学生;而李明明和徐小雁等近400人,将继续申请该项目今年的资助。

他们的背后,有着各自的艰辛,也有着各自的精彩。他们逆境成长的故事,展示了惠州新青年的一种精神与力量。

刘志良

边上学边创业阿里巴巴抛来橄榄枝

去年12月,还在杭州中国美术学院上学的刘志良迈出了人生最为关键的一步——— 创办拼格文化创意有限公司,并且获得阿里巴巴集团创新中心的“天使轮”基金领衔投资。

这位出生在博罗杨村普通家庭的年轻人,6岁那年父亲因车祸而逝,母亲一手带大他和3个妹妹。他与林正青同为博罗高级中学2013届毕业生,凭着扎实的美术功底和优良的文化成绩,考取了中国美术学院。

进入新的学习领域他常熬夜汲取经验

即便被人称为励志哥,刘志良还是老实承认,大一上学期颓废过。1.6万元的学费,第一年的钱来得最不容易,刘志良获得8000元的资助(其中侨青会“圆梦助学”项目资助6000元),其余都是凑和借的。“刚进大学,美术功底一比较就觉得自己很差,一下子找不到重心,消极了半年,常常打游戏度日。”

幸好,刘志良很快找到了自己的伯乐,一位学校老师认为他并不适合作画,于是带着他进入一个新的学习领域——— 灯光投影技术。这是一个需要美术、摄影、创意与技术相结合的新艺术门类,刘志良很快接受,跟着老师熬夜作项目,如同海绵一样不断汲取经验。

作设计对电脑配置要求很高,大二那年,刘志良为了更好地完成项目,咬牙花1.4万元买了当年苹果配置最高的笔记本电脑。“不敢开口跟家里要钱,我只能接项目赚钱,当时课外之余没日没夜接了不少项目,甚至一星期接了7条商业片子,虽然一条片子收入不多只有几百,但积少成多。”

为了提高画面感与空间构建感,刘志良还跟着一位师兄学习摄影,并通过互联网学习相关知识和技术,不断弥补自己的非专业不足。

10天完成《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宣传片

有付出才有收获。大学几年,刘志良确定了自己要走的方向,忙碌成了他的日常标签。

2016年,他去香港科技大学参加学术交换时,认识了走在一起的小伙伴。尽管学校和专业各不同,但4个年轻人有着相同的三观,技术和经验上能相互弥补。他们中,学历最高的是研究生,其余的都是在校大学生。从香港回来后,他们组成了团队,一起接项目。

让刘志良印象最深刻的是,当年最热的网络剧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将在浙江卫视上映,宣传方通过介绍找到他们,要求10天内完成该剧宣传片设计制作。“当时我们天天加班,忙得没日没夜,最后出来的片子对方很满意。”

2016年12月20日,刘志良和小伙伴们成立了拼格文化创意有限公司。公司成立后,获得阿里巴巴集团“天使轮”领衔投资,并入住位于杭州云栖小镇的阿里巴巴创新中心五叶草基地。

今年7月中旬,国务院督查组“双创”专题组到阿里巴巴集团调研,刘志良作为代表向督查组介绍了自己创业经验。这位23岁的青年面对十多位领导,侃侃而谈,沉稳得令人难忘。

吃最简单的快餐 睡办公室是常态

刘志良坦言,能搭上阿里巴巴的平台,让他们有了更高的起点,但他们是 “凭借实力获得阿里青睐的”。“但是,我们都是年轻人,遇到想法不一样的时候,也会吵架。”刘志良笑着说,摔鼠标、拍桌子是常有的事,“但都不敢拍电脑,太贵了,伤不起”。

刘志良介绍,从创业开始,他们团队的项目就是盈利,投入和运转资金并不小,大的项目甚至达几百万。但是,他和伙伴们在生活上却斤斤计较,每个人都是一个黑色大背包 (装笔记本电脑方便)、T恤牛仔裤、吃最简单的快餐,睡在办公室是常态。

今年7月下旬,刘志良带着3位小伙伴回到博罗,计划承接罗浮山景观灯光视觉设计项目。除了回家看望家人,刘志良更多时间在工作。7月25日中午,他与合作伙伴抽出2个小时接受我们采访。

刘志良说,创业不易,即便公司盈利,自己有收入了,也要节约每一分应该节约的资金。这一点,他和合作伙伴们都有共识。

他说

创业并不容易。我们常常从早上9点钟在公司一直忙到凌晨3点钟,创业(的工作模式)其实已经成了我们的一种生活方式。世界上没有不劳而获,我有个合作伙伴,连续11天,都是看着太阳升起来的。”

她说

感谢侨青会的帮助,让我在大学期间没有太大压力,去做我喜欢做的事情,能顺利完成学业。我们现在接受别人帮助,以后也会学着帮助别人。”

人物名片

刘志良

性别:男地址:博罗县杨村镇院系:中国美术学院跨媒体艺术学院受助:2013~2016年

林正青

毕业回乡筹办个人钢琴演奏会

刚毕业的林正青忙得不可开交,一场以她名字命名的专场音乐会将在博罗举行,从策划方案、找广告公司、统筹节目、彩排、和宣传等工作全是她一人完成。这个从小因为妈妈生病练就独立、勇敢个性的女孩,靠着自己的努力,以优异的成绩笑看未来。

7岁就从深圳坐车回博罗

林正青的童年几乎和外公外婆一起度过,在她两岁多时,妈妈李海云发现重度尿毒症,不得不把孩子托付给父母四处求医。

妈妈病情稳定后到处工作,林正青也跟在妈妈身边。在妈妈记忆中,女儿从小就非常懂事,走累了想妈妈抱,但知道妈妈身体不舒服,就让妈妈抱10下。7岁时,妈妈在深圳做家教,周末林正青就自己坐车回博罗看外公外婆。妈妈担心她,她反倒安慰妈妈说:我在车上折星星,不用你陪。

在妈妈面前,林正青从小到大都很少诉苦。不过采访时,她撒娇地抱怨:“她什么事情都要我决定,我让她管一下她又不管,我自己很累的。”

母亲带病做公益感染了她

李海云是博罗第一批志愿者,组建了博罗第一支志愿服务队———手有余香公益协会,这些年她带病做公益,还为贫困孩子筹集学费。很多人不知道,其实她自己家里非常困难,这些年四处求医她花尽积蓄。2008年,她与老伴在博罗县城经营一家养生馆,日子过得紧巴巴。“自己家的困难慢慢解决,别人比我更困难。”

2013年,林正青被惠州学院音乐系录取,面对一万多元的学费,一家发了愁。为补贴家用,林正青高考完就去广州做兼职,期间高中班主任打电话告诉她可以申请侨青会的补助。6000元的资助解决了林正青大部分的学费,一家人松了口气。采访时李海云感叹:我帮人人,人人帮我。

每天6点多钟就起床去练琴

林正青的音乐是外公启蒙的,外公教电子琴,她和学生们一起学。外公丝毫没有因为是外孙女就放松对她的严格要求。从4岁开始学习到初中中止,高中之后再重新开始,林正青的音乐路有累有欢乐。

林正青的外公做过博罗音乐协会会长,经常和一群老人玩乐队,林正青也在里面,成为乐队里最年轻的成员。音乐让林正青快乐,也让她收获人生精彩。

林正青在惠州学院音乐系主攻钢琴,为了练琴,她每天6点多钟就起床去琴房。大一她和伙伴组了乐队,上遍了学校各大舞台,以及中国好声音、摇滚校园等,他们经常排练到深夜。靠着过硬的技艺,她还参加了各种钢琴比赛和各种演奏会。

大学4年,林正青的生活费基本自理,她利用课余时间做兼职,再去学习提升,还抽空旅行,大学四年充实美满。

大学毕业后一个月,林正青忙得焦头烂额,博罗县委宣传部邀请她全面负责一场钢琴演奏会,演奏会的主角就是林正青,她还邀请妈妈跳舞,表妹弹奏古筝。为了让演奏会效果更好,她跑前跑后,各方协调沟通,甚至累到哭,但是还好她年轻,还有更多时间学习努力,正如这次演奏会的主题——— 我们正青春。

人物名片

林正青

性别:女地址:博罗县罗阳镇院系:惠州学院音乐系钢琴专业受助:2013~2016年

徐小雁

“生活以痛吻我,我报之以歌”

在徐小雁(化名)的身上,你看不到她的不幸。她自己说,纵然生活以痛吻我,我也要报之以歌。

父母双亡她成了孤儿

徐小雁出生后就没有见过母亲,因为母亲生她的时候难产而亡;她的父亲是一位退伍军人,长年患病,无法工作,必须靠邻里与政府接济。从小,徐小雁就跟着奶奶,“奶奶带我四处走,在村里蹭饭吃”。

为了让徐小雁接受更好的教育,初中开始,父亲把她送到市区龙丰一位远房阿姨家。这位阿姨家里有两个孩子,日子过得也紧巴巴,徐小雁从初中开始便住校,学会了自己照顾自己。

高中那年,终年患病的父亲也走了,未成年的徐小雁成了 “一个人”。徐小雁如此回忆父亲,“他总是佝偻着身体,没有伟岸的身躯和宽阔的肩膀,但只要身体稍微好点,都会揽着我,说一些家长里短。但大多数时候我都看不到他——— 因为我总是穿梭于万家灯火间,腆着脸吃百家饭。”

帮同学取快递补贴伙食费

2016年,徐小雁参加高考,被广东财经大学录取。“以阿姨家的经济条件,很难支持我上大学。”让徐小雁想不到的是,一天,她的班主任打电话给她,让她准备好资料,她被推荐为侨青会 “圆梦助学”项目2016年资助对象。“当时,我还在苦恼着怎么打工凑学费,听到这个消息一下子蹦起来了。她说,那个暑假,她印象最深的是,接受了一群人的帮助,还有一位比她大许多的堂兄用摩托车载着她穿梭乡镇。

“幸好有了6000元的资助与1000多元的孤儿补助,我不用申请助学贷款了。”徐小雁每年的学费是6350元,生活费她用自己暑期打工的钱,这位从小独立的女子,高中暑假都靠着打工攒钱,没有伸手向家人要钱。

上了大学,徐小雁依旧在学校打工,课余时间她从不允许自己偷懒,“我们校区很大,很多学生不愿到门口取快递,我就将这活儿揽下来,每天十几二十块钱的收入,可以补贴伙食。”

想去当义务兵锻炼意志

今年暑假,经过市侨青会推荐,徐小雁在一家餐馆打暑期工,包吃包住月薪2000元,“攒下个学期的生活费”。

1米68的个子,身材匀称,活泼开朗,说得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侧脸看上去有些像韩国明星宋慧乔,我们都说她可以去当平面模特。她摆摆手,笑着说:“不行,太胖了。”

除了体重,这位姑娘最担心的是大学生活太慵懒,让自己堕落。“所以,我想休学参军,当两年的义务兵,锻炼自己的意志。”她说,因为没有家庭的羁绊和顾虑,也是受曾为军人的父亲影响,她希望自己的人生有多种尝试。当然,她最终的理想是律师。

她说

纵然生活以痛吻我,我要报之以歌。大学是我的梦,更是父亲的梦。我希望在大学四年,可能有更多的尝试,让自己的人生更加精彩。”

人物名片

徐小雁

性别:女地址:惠城区水口街道院系:广东财经大学法学系受助:2016年起

李明明

“坚强的父亲让我学会坚强”

这是一个不幸的家庭,父亲李先生为给孩子更好的教育关掉工厂,全心陪伴孩子,却患上鼻咽癌。与病魔顽强斗争了6年,他的身体日渐康复。父亲的顽强无形中影响感动着孩子们,4个孩子3个考上本科,最小的儿子李明明(化名)去年考上重本。

为陪伴孩子父亲关掉工厂

在李明明家采访,大部分是父亲李先生介绍情况,这个刚上完大一的大男孩只是腼腆地坐在沙发上抿着嘴,时不时起身为大家倒水。

李明明的父亲今年49岁,出生贫困家庭,1984年初中还没毕业就独自去到深圳闯荡。1990年他来到惠州,在一家注塑厂工作,封闭的环境,难闻的气味,李先生完全没有意识到工作环境对身体的影响。

1996年李先生有了自己的小工厂,到2004年工厂已经有近百人规模。“我对孩子的教育非常在意,钱没有了可以再赚,但是孩子的教育错过了就没有第二次。”为了给孩子们更好的教育,李先生不顾朋友的劝阻,毅然关掉工厂,并拒绝了来自珠海、上海等地朋友的高薪邀请,以转手订单为生。

爸爸做化疗他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2011年,李明明马上就要中考了,父亲被确诊为鼻咽癌,这给原本幸福的家庭当头一棒。化疗、手术,一系列治疗下来,家里负债累累。

这些年,爸爸的坚强李明明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做化疗后的李先生身上的毛发全部脱光,吃一点东西喉咙都撕心的痛,但他从来没有打过一支止痛针。为了保护肠胃,他连着几个月忍痛喝下蛋花汤。

2016年,李明明以超出重点线100多分的成绩被中山大学环境科学专业录取。8600元的学费不算太高,但是对于已经债台高筑的李家人来说依然很难筹集。好在侨青会的 “圆梦助学”项目及时送来好消息,大大减轻了一家人的负担。

现在李先生已经没办法工作,孩子们的学费基本靠亲戚,家里的开支全靠妈妈一个人,帮人带孩子、做饭、打扫卫生等,每个月收入只有三四千元,基本全部给孩子们当生活费了。

他说

我爸爸是个包容的父亲,他给我们自由,又适时地引导。爸爸经常以他的经历告诉我们没有文化以后工作生活有很多局限性,所以我想考研,学更多知识。”

人物名片

李明明

性别:男地址:惠城区下角院系:中山大学环境科学受助:2016年起

新闻背景

“圆梦助学”连续4年资助近千人次惠州学子圆大学梦

惠州市侨界青年联合会 (以下简称“市侨青会”)是惠州市侨联直接领导的非盈利性社团组织,市侨青会成立以来爱国爱乡、凝聚侨心、热心公益、团结奉献,用自身的正能量建设惠州。

据悉,在市侨青会会长邓俊杰的大力支持下,自2013年发起“圆梦助学”项目,连续4年捐赠助学资金合计616万元,资助惠州市955人次贫困学子走进大学校园完成学业,获2015~2016年度“惠州慈善项目奖”。

市侨青会不仅为受资助大学生提供经济上的帮助,更为每一位受助学生做好跟踪服务,通过建立微信平台、实行会员联系学生制、组织探访活动、开展座谈交流、组织志愿活动等方式,了解他们的学习、生活、思想及实践动态;帮助他们解决各种困难,引导他们以优异的成绩完成学业、直至走上工作岗位。

2017年是该项目里程碑式的一年,其中2013级126名品学兼优的受助学生已完成学业迈出校门。今年7月,市侨青会“圆梦助学”项目计划出资240万元,将继续资助近400名贫困学生完成学业。

本版文字 《东江时报》记者范文燕 李向英 通讯员刘家福 本版图片 《东江时报》记者朱金赞 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