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罗里达州700万人因飓风“大逃离”

公路出现大范围拥堵 主要城市机场处于停运状态

2017年9月12日东江时报天下/国际
字号:T|T
9月10日,在美国佛罗里达州迈阿密,树枝被强风吹断后散落在街道上。 本版图片 新华社发

9月10日,在美国佛罗里达州迈阿密,树枝被强风吹断后散落在街道上。 本版图片 新华社发

在美国迈阿密,一名男子冒雨行走。

在美国迈阿密,一名男子冒雨行走。

经美国气象部门预报,4级飓风 “艾尔玛”于当地时间9月10日登陆佛罗里达州,途经那不勒斯、坦帕等城市,并将在未来两天沿西北方向前进,经佐治亚州、亚拉巴马州一直深入到位于美国中西部的伊利诺伊州等地。“艾尔玛”此前已横扫东加勒比海地区,给多个海岛带来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据统计,这场特大自然灾害现已造成至少25人死亡,且伤亡人数还将进一步增长。

避难场所已人满为患

《洛杉矶时报》称,佛罗里达州10日所面临的将是一场“灾难性的正面相遇”,该州此前一直在紧锣密鼓地进行 “撤离总动员”。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10日称,佛州接到撤离命令的居民高达700万人,这场有可能演变成美国史上最大规模人员迁徙的“大逃离”,给佛州各交通线路带来严峻挑战。从8日起,佛州10号、75号和95号州际公路出现大范围拥堵。由于车与车间距太近,车辆剐蹭、程度较轻的交通事故时有发生,负责疏导路面交通的军方人员不断清理沿途报废或弃置的车辆。而试图乘飞机离开的旅客所面临的又是另一番混乱景象:由于飓风临近,迈阿密、奥兰多和劳德代尔堡等主要城市的机场从9日晚些时候起已基本处于停运状态,造成大量旅客滞留。不仅如此,佛州一些地区的避难场所已人满为患。

美国《纽约时报》称,这场浩浩荡荡的“大撤离”凸显出美国社会各阶层现存的巨大差异:就在普通民众经历“车在囧途”或被避难所“拒之门外”之时,佛州的有钱人却在上演“八仙过海”,他们不仅花大价钱购置生活物资,还乘坐包机或私人飞机前往不受影响的城市。而那些生活困窘的人则可能连手机和电脑都没有,他们就只能不停地向陌生人打探哪里还有开放的避难所,或者前往州际公路隧道避难。

特朗普再成众矢之的

面对天灾最为彷徨无措的,是那些不敢暴露身份的非法移民。路透社称,居住在佛州中部的墨西哥移民诺瓦表示,前往官方开放的避难场所少不了要登记身份,自己可不敢冒这个险,宁可“把命运交给老天爷”。当地社区的移民权益人士肯德里克修女说,这些身份尴尬的居民如今正夹在“艾尔玛”和移民“政治风暴”正中间。

面对救灾的紧迫现状,在佛州拥有庞大产业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再次成为“众矢之的”。不少民众纷纷质疑:“为什么特朗普不能开放海湖庄园,为那些绝望的美国人提供临时避难所?”对此,特朗普集团并未发表评论。据了解,海湖庄园也处在飓风行进路径以内,此前已宣布“关门歇业”。但福克斯新闻网称,该庄园的建筑结构坚固异常,在近百年的历史中共经历过4场特大飓风却仍屹立不倒。海湖庄园负责人塞卡尼此前也曾得意地表示:“若飓风来袭,这里将是全世界最安全的地方。”据称,特朗普“是否应开放庄园”已引发网民热议,有人斥责他“为富不仁”,但也有人认为要求其开放私人产业是 “道德绑架”。还有人调侃:“在那个地方避难,你付得起钱吗?他还不得收你10万美元!”新华网

现场直击

风暴降临“空城”迈阿密

“艾尔玛”10日上午以四级飓风强度抵达佛罗里达群岛后继续向北移动,登陆位于美国东南部的佛罗里达州西南岸。

记者在迈阿密西北城区看到,道路旁高大的棕榈树在暴风雨中摇摆,不少被连根拔起的树木拦在路中央或砸在停靠树下的汽车上。断裂的树枝、树叶散落一地,道路指示牌和广告牌被吹得东倒西歪,有的还在狂风呼啸中不断打转。

暴雨仿佛在天空拉起了一道道帘幕,在狂风中从各个方向重重拍打着建筑物和房屋外墙。一些低洼地段已开始积水,飓风引发的海潮和暴洪加速向岸上涌动。

置身户外,视线视野会受到暴雨严重影响,狂风大作时,记者感觉压低重心后也很难站稳,想要移动更是难上加难。风雨交加下,浑身瞬间湿透。

据美国国家气象局10日观测结果,狂风击打迈阿密市中心高层建筑的风速接近每小时100英里。迈阿密国际机场地面最大风速也达到每小时约150公里。

除受暴风雨影响外,迈阿密及周边地区当日还处于龙卷风预警中。迈阿密市中心滨海区有两座位于高层建筑上的塔吊被狂风折断,所幸没有造成人员伤亡。当地官员说,迈阿密全市还有20至25个塔吊正经受暴风雨的考验,虽然所有施工点已提前关闭,但如果这些重达十几吨的庞然大物发生倒塌,潜在危险不容小视。

据了解,狂风已造成佛罗里达州南部超过130万个家庭和企业断电,其中70万户位于迈阿密戴德县。据新华社电

相关新闻

飓风肆虐古巴哈瓦那一片泽国

据新华社电 飓风“艾尔玛”9日开始从古巴中部向西北一路肆虐,一天一夜,将加勒比海的海水倾泻到古巴首都哈瓦那著名的滨海大道海墙内,哈瓦那北部海滨变为一片泽国。

9日凌晨开始,哈瓦那海岸风急浪涌。执勤警察指挥车辆离开海墙边的公路,绕道行驶,并劝说游客远离海边。下午5时起,飓风带来的汹涌海水开始猛烈撞击海墙,将大片碎浪抛向空中,洒向街道,天空一片迷蒙。哈瓦那全市断电。

晚上11时左右,泛滥的洪水达到高潮,奔腾翻滚的浪涛让整个海面看上去白茫茫一片。10日清晨,大海掀起的海浪仍有5至10米高。

天亮后,在狂风暴雨中艰难挨过12小时黑暗的哈瓦那市民走出家门,举目所见一片狼藉:在贝达多区的公园里,树木被连根拔起,路牌淹没在水中;海墙边的加油站一半被淹没,加油设备全部被吹倒,工作人员蹚着过膝的深水收拾散落的零件;隔壁的租车公司办公室被完全贯通,只剩一个空架子;街上四处是被狂风吹落的铁皮、瓦片等,垃圾箱滚落,海水带来的泥沙石头堆积在地面;政府教育部大楼上,空调的外挂机被暴风撕扯摔落,只剩下长长的连接管在风中飘动。

古巴气象专家说,夜间发生叠浪现象时,海面会上升近两米。10日海浪将会减弱,不会有新的海水涌入,但积水会持续。哈瓦那全城电网中断,不少地点停水停电,估计电力全部恢复需要至少数日。

据媒体报道,首都已存储了550多吨食物,以确保飓风过后恢复阶段的需求。此外,还有85辆卡车和44辆拖拉机用于城市清洁。政府还采取了措施,保护旅馆和民宿。

8日晚,飓风“艾尔玛”在中部卡马圭省北部岛屿登陆,古巴东部和中部有100多万居民被疏散。飓风登陆地酒店密集,旅游业是古巴重要的外汇来源,当局估计此次飓风带来的经济损失将会非常巨大。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