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人候车玩手机,他弹吉他

春运表情

2018年2月2日东江时报策划君
字号:T|T
候车的时间,谢先生在惠州火车站旁边的草地上弹着尤克里里消磨时光。 《东江时报》记者杨建业 摄

候车的时间,谢先生在惠州火车站旁边的草地上弹着尤克里里消磨时光。 《东江时报》记者杨建业 摄

再寒冷的天气,也阻挡不住人们回家过春节的脚步。昨日是春运的首日,从惠州火车站上车的旅客,主要以前往江西、湖北、湖南等地的居多。东时记者在采访过程中发现,越多越多的旅客都是借助互联网购买火车票,避免到售票窗口排队购票时出现“没票”尴尬局面。惠州火车站方面统计,昨日预计发送旅客约1.1万人次。

越来越多人网上买火车票

昨日下午4时许,惠州火车站售票大厅,东时记者发现,三四个售票窗口前排起长龙,相比较而言,5台自动取票机前排队的人不算多。

在一台自动取票机前,一位正在排队取票、25岁的小刘说,他已在惠州工作了四五年,提前一个月通过手机微信买到回湖北老家的火车票。

“几十秒吧,就抢到票。”小刘说,现在购买火车票已经很方便了,除了火车站售票窗口、火车票代售点等传统购票方式外,12306火车票官网、微信等网络平台已成为购买火车票的主要渠道。

小刘说:“我觉得50岁以下的人,只要会用手机上网的,基本都会选择通过网上买车,图个方便。”同样是准备回湖北老家、在惠州读大学的小卢,他则是通过12306火车票官网购买的火车票,他也说,“官网票源一目了然,也很便捷”。

“一两分钟,就取到票了,太好了。”一位从自动取票机取好火车票、年龄在50岁左右的大叔说,他不太会用网络去订购火车票,是在朋友的帮助下,从网上成功购买到票的。

东时记者在采访过程中发现,在传统售票窗口排队购票的旅客主要有两类,一类是上了年纪或不太会使用网上购买的人,另一类是网上购不到票到火车站售票窗口“碰碰运气”。

候车时手机成了消遣工具

悦耳的弦声,从惠州火车站旁边的草地上徐徐传来,与熙熙攘攘的火车站形成鲜明对比,乐声来自一把“小吉他”——— 尤克里里。弹奏者是一位中年男子,姓谢,在惠阳一家吉他厂上班,平时爱自弹自乐。他告诉东时记者,他准备坐火车返回江西老家,距火车到站还有数小时的时间,闲来无聊,便来到火车站旁边的草地上弹弹尤克里里。虽然天气寒冷,谢先生仍陶醉在自己的曲声中。

与谢先生弹乐器休闲候车不同的是,大多数的旅客都是在候车室玩手机打发时间。“不玩手机,不知道该干些什么。”一个正在刷朋友圈的旅客笑着对记者说。

此外,东时记者发现,春运首日,惠州火车站也来到不少着 “黄马甲”的志愿者,他们为老、弱、病、残、孕等旅客提供帮助。本组文字 《东江时报》记者江勇龙

特写

“我的票是儿子异地买的”

春运首日,惠州火车站一楼拥挤的候车室里,连过道都堆满旅客的行李。一个中年男子提着行李来到靠近进站口处,他把座位让给妻子坐,自己则蹲坐在小行李箱上。男子姓邬,47岁,江西南昌人。

“今年方便,打一个电话给儿子就买到票了。”邬先生笑呵呵地告诉东时记者说,以往他都是来到火车站售票窗口,至少需要排队1个多小时才能买到票。他说,因为不太会用上网,只好提前打电话让在江西老家读书的儿子帮忙,通过网上订票,省去他为买票来回奔波之苦。他说,他与妻子至少要经过11个小时的旅途,才能到达南昌站。

邬先生与妻子来广东打工多年,三四年前来到惠州,目前正在博罗一工地做工。邬先生告诉东时记者,他与妻子从江西来到广东打工,主要是为两个正在读书的儿女赚学费。“工作是辛苦一点,工资比在老家高。”他说,他与妻子两人在工地做工,两人一个月工资加起来有1万元左右。而来惠州之前,他在广州等地工作,主要是在工地里做工,随着工程队到处奔波。

由于平时工作忙,他俩基本都待在工地里,没时间回家看看。春节临近,邬先生夫妇带着一年攒下的积蓄和喜悦的心情,“回家过个肥年”。江勇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