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始人杨氏兄弟回购真维斯

董事长杨勋:不会放弃这个品牌 童装会是下一个阵地

2018年9月14日东江时报最新闻
字号:T|T
位于惠州市区步行街的真维斯专卖店正常营业。《东江时报》记者张艺明 摄

位于惠州市区步行街的真维斯专卖店正常营业。《东江时报》记者张艺明 摄

惠州市民心目中的服装老品牌真维斯近日霸了不少头条!继关店、裁员的消息后,日前,真维斯母公司旭日企业发布公告称,拟以8亿港元的价格将旗下连年亏损的真维斯内地服装零售业务出售给旭日企业董事长杨钊与杨勋所持有的景添有限公司。消息一出,引起业界哗然,也成为了惠州市民关注焦点。

究竟真维斯这个品牌是否真是被“抛弃”?被上市公司剥离之后,真维斯未来路在何方?对此,真维斯国际(香港)有限公司董事长杨勋回应称,由于零售环境不振和电商冲击等因素,过去这几年真维斯经营效益欠佳,也一直在调整市场策略。但他否认“抛弃”说法,表示绝不会放弃这个品牌。

真维斯表示,经过几年调整,企业无贷款无负债,库存保存在10%以下,现在基本上已经停止关店,估计明年可恢复增长。“回归集团后,反而可以放手去投资,不必顾虑股东的看法和利益,我也相信我们的团队可以扭亏为盈,将这项生意继续做下去。”杨勋表示。

昔日高峰时拥有2500多家门店

曾几何时,真维斯品牌可谓是80后、90后的青春回忆,其主打的“名牌大众化”经营策略,一度备受消费者青睐。新颖的款式、出众的品质、七天可退货的服务,让真维斯成为了当时工薪阶层的首选品牌。

真维斯创立于1972年,是澳大利亚的一个服装连锁品牌JEAN-SWEST。当时的杨钊、杨勋两兄弟则在香港开设了一家旭日制衣厂专门为它做贴牌加工。

“订单靠别人给总是被动,只有创名牌,发展零售才是出路”。1990年兄弟二人反客为主,收购了JEANSWEST,很快做到澳大利亚市场第二名。

1993年,正式进入中国内地市场,在上海开设了第一家门店一炮打响,并将总部设在惠州。当时的中国,正处于改革开放初期,品牌这一观念还未形成。此后,真维斯在全国的连锁店和加盟店数量迅速超过700家。

当时,真维斯和班尼路、esprit、佐丹奴、堡狮龙等一系列国际品牌抓住了这一波红利,迎来了事业高潮期,每个城市最繁华的街区,最热闹的街道,都有它的身影。2002年的营业额已经达到14亿元人民币,成为中国休闲装行业名副其实的“大鳄”。

根据数据显示,2002年,真维斯营业额就达14亿元。发展巅峰期即2013年,真维斯在全国已经拥有2500多家门店,销售额近50亿港元,当时营收曾占据上市公司营收的80%以上,然而,当前这个数据已下滑至60%以下。

和班尼路、佐丹奴等休闲品牌一样,真维斯这几年遭遇到零售环境的遇冷,电商的冲击。旭日企业的财报显示,截至2018年前5个月,真维斯中国内地业务税后利润亏损4594.2万港元。

也因为数据未达到公司指标,真维斯母公司旭日企业发布公告称,拟以8亿港元将连年亏损的内地服装零售业务即真维斯品牌出售给旭日集团创始人、最大股东杨钊和杨勋兄弟(约占股权70%)。

今时脱离上市公司回归旭日集团

27年来,真维斯每年都会举办“中国真维斯杯休闲装设计大赛”,为未来新锐设计师提供一个绽放个人风采的平台。每年,杨勋都亲自出席颁奖,亲自为品牌撑场。

被上市公司剥离之后,是否等于品牌被抛弃?“剥离出来是为了更好地发展和增加投资。”面对外界的猜疑,杨勋如此回答。

事实上,作为最大股东从上市公司回购真维斯品牌中国业务,可更灵活地继续发展真维斯中国业务以对应快速变化的中国市场,真维斯将继续成为杨氏兄弟旭日集团旗下中国服装业务的主力公司,继续发展并投资。

据介绍,“旭日集团”为杨氏兄弟全资拥有的集团公司,为上市公司“旭日企业”之最大股东,拥有其70%股份。“旭日集团”创立之初主要是以贸易、零售等传统业务为主,现已逐渐调整为以房地产、金融投资等业务为主。

经过40余年发展,原服装财产在公司总资产占比已降至10%~15%,而房地产、金融投资等财产占比上升至85%~90%,而旗下“旭日企业”为香港上市公司,现主体业务为服装相关行业及资产管理,其中服装零售占比于2017年为59%。

“经营环境一直在变,为了利于公司决策等,才让真维斯回归集团,很多问题就不用按照上市公司规矩去处理,投资还是其他,都可以内部自己决定。”杨勋在接受媒体时表示。

未来不排除设立单独童装店

市场需求增长乏力并且渠道成本居高不下,和国内很多休闲品牌一样,关闭亏损的店铺是真维斯这几年止损的措施。根据旭日集团此前的财报,这几年,真维斯从2013年的2500余家店铺,发展至2017年,店铺数量缩减至1298间。

然而,真维斯并未屈服于实体店的疲软,与关店相比较,真维斯的电商却异常迅猛。

2016年“双11”,真维斯交出不错的成绩单:单日成交金额突破8000万元大关,累计销售服装件数超过100万件,订单量为50多万个。而去年“双11”也继续保持着这个成绩,还有所增长。为了应付物流压力,该公司从2015年开始就进行技术改造,一套自动化分拣系统,系统运作1小时可以分拣6000件服装,按照“双11”计划,他们每天就要发100多万件衣服,3~4天就可以全部发完。

按此情形看来,真维斯实体店遇困难,网店确实弥补了不少业绩。究竟未来是否会继续关店?

对此,杨勋表示,今年年初第一个季度还在关店,第二季度已经停下来。现在手上到今年年底没有店要关,加上本身的门店有增长,明年有合适时机会新开店。乐观看的话,到现在为止,亏损基本已经见底。

从电商渠道看,真维斯现时30%销售来自电贸分公司,从清库存的渠道演变为以销当年新货为主。不过杨勋表示,并不提倡继续大力投资线上,考虑到电商销售毛利较低,会控制线上的销售比例与行业平均值持平。

杨勋认为,童装会是下一个阵地,现在童装比成人装增长要快,真维斯童装的销售同比达到两位数增长,未来不排除设立单独的童装店。本版文字 《东江时报》记者黄岸媚

声音

杨勋:坚守服装行业

真维斯把总部设在惠州,写字楼的仓库有着先进的衣服分拣机器,运转得比大型快递公司还快。在惠州南坛、步行街等繁华街头,各大商场的休闲服区域,都少不了真维斯的身影。在很多惠州人心目中,它就是惠州的品牌。

作为一个服装品牌,为何经营不佳,旭日集团仍然继续投资?少了资本方的压力、回归创始人的真维斯未来将如何发展?

对此,杨勋有个朴素的观点。他认为,关于服装的买卖,只要有人就有需要,只是看你怎么经营。

而对于外界质疑的真维斯定位问题,杨勋也认为,现阶段没有什么服装可以代替休闲服饰,增长较从前会变缓慢,但还是有空间。休闲服饰暂时未来五年、十年不会被代替。

“脱离了上市公司后,我们经营的包袱就变轻了,现阶段,我们主要是学习和优化管理,效益反而不是最重要的。”杨勋认为,真维斯最大的两个优势,一是资金不存在问题,没有向银行借贷;二是库存低,今年的库存是经营20多年来的最低点,低于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