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被称为在押人员的“心灵矫正师”

惠阳区看守所民警李松强因公牺牲

2018年9月14日东江时报平安惠阳
字号:T|T
李松强用自己的真情去感化一个个在押人员的心灵。 《东江时报》记者匡湘鄂 通讯员李方伟 摄

李松强用自己的真情去感化一个个在押人员的心灵。 《东江时报》记者匡湘鄂 通讯员李方伟 摄

人物简介

李松强,男,1967年11月12日出生,广西北流市人,中共党员,1986年10月入伍,历任排长、副连长、连长、参谋等职务,2004年10月转业到惠阳区公安分局,先后在三和派出所、区看守所工作,2008年12月任区看守所看守中队副中队长。

2018年7月18日,看守所在押人员病号增多造成警力紧张,李松强在当天下午下班后仍未回家,主动要求留所待命。当天20时30分,李松强在备勤期间突发疾病,经市和省级医院救治无效,于8月26日21时41分不幸殉职,享年51岁。9月5日,惠阳区民政局认定李松强因公牺牲。

■《东江时报》记者匡湘鄂通讯员李方伟

“他就是把看守所当成了家,把监管工作当成了自己的生命。”李松强去世已经半个多月,但谈起他,他生前的家人、同事仍悲痛不已。

2004年10月,在部队坚守了18年后,李松强转业到惠阳区公安分局并被分配到惠阳区看守所成为一名管教,此后就再没有离开过监管工作岗位。他在监管岗位上十几年如一日,舍“小家”顾“大家”,处处严格要求自己,身体力行,率先垂范,尽职尽责,从不叫苦叫累,始终坚持用优良的品行来管理和转化在押人员,确保了所负责的监室安全无事故。他对监管工作的高度负责和热爱,感动着全体公安民警,更感动着许许多多被他监管并感化的在押人员。

家人说他把在押人员当家人

2004年10月,作为一名在部队锻炼了18年的军人,李松强带着对生活和事业的美好憧憬来到了公安队伍。他原本梦想着当一名出色的侦探,当被分配到看书所,面对高高的狱墙,紧锁的监门,威严执勤的岗楼,还有那琐碎而又枯燥无味的管理工作时,他有些愕然了。所里的有些老同志告诉他,看守所工作枯燥乏味、工作烦琐、晋升慢;他的战友和社会上的亲朋好友也对他说:有机会调出来,监所工作无奔头,别荒废了青春。

面对社会上的各种舆论和他个人美好愿望的破灭,李松强没有退却。“警察工作没高低贵贱,只有分工不同,工作上都挑肥拣瘦,那剩下的工作谁干?”经过一番思考之后,他坚定地服从了组织安排,投入到监管工作中去。

走上监管岗位,就意味着每天的工作和大部分时间都与在押人员在一起:早上8点钟准时上班,到监室安排在押人员床铺和学习、劳动、放风,下午与在押人员谈心……枯燥单调的工作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有的人厌恶甚至远离了这个岗位,但李松强渐渐地习惯并爱上了这项工作。

“家人常说,我们看守所里这些犯过事的在押人员才是我们的家人,我们经常一个礼拜见不到老婆、孩子,但天天与在押人员在一起。”李松强生前的同事陈警官说。在大家眼里,李松强话不多,对工作极其负责,一般每个礼拜周末才回家与家人团聚,平时不值班也在看守所备勤。陈警官还说,李松强平时除了工作几乎没有娱乐活动,但他喜欢锻炼身体,每天高强度的监管工作之余,他会在看守所周边跑跑步。

同事们说,李松强在当管教期间,从未休过星期天,也没有过过一个完整的节假日,时刻惦记着监所安全和在押人员的身体健康。刚开始的时候,妻子有些不理解,可他总是笑着说:“在押人员闹监不在乎星期天还是节假日,这是我的职责,每天不去看他们一下,我心里就没有底。”

人性化监管唤醒重案人员良知

看守所里关押的都是犯过事的人,在外人眼里,他们都是“坏人”,而看守所管教却是在押人员的“心灵矫正师”。李松强就是这样,他总是试图用自己的真情去感化一个个在押人员的心灵。“他就是有点‘轴’,遇到冥顽不化的,他会一次又一次找对方谈话,苦口婆心,一谈就是几个小时也不嫌烦。”李松强的同事张警官说。

有一次,死刑犯登某叶患有严重的皮肤病,搔痒厉害,李松强精心照顾,不厌其烦,天天与其谈话,为其涂擦药物。感化是无声的教育,在执行死刑前的晚上,登某叶感慨地说:“我没想到在看守所里治好了多年的皮肤病,可惜我的罪太重了,如果有来生,我必做牛做马回报一直无微不至地关怀、教育我的好管教、好大哥。”

前不久,20岁的湖北籍小青年张某因故意伤害进监,他在生产线上因与工友产生纠纷,持刀将对方捅死。收押后张某一直拒绝认罪,一直强调客观原因,坚称自己是迫不得已还手、是正当防卫。

眼看着张某就要成为顽劣人员,李松强及时对其进行教育转化工作。他一面拿出受害人在医院不治身亡的惨状照片,讲述死者父母就这一个独子、见到尸体后当场昏倒的痛心场面;一面讲父母养育之恩,让张某站在父母的角度想。在李松强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辅之以法的10多次反复谈话过后,张某终于被感化得跪地失声恸哭,一连发出10多句"对不起,我不是人"的叫喊。如今,张某主动配合检察官、法官的调查工作,他还在管教手把手的帮助下,主动给受害人的父母写了一封道歉信。

“他们不是天生就是坏人,大多是因为环境影响才走上歧途,作为管教能在他们人生最低谷时多点开导,多少能让他们有所感悟,有所改变。”李松强生前跟同事聊天时总是这样说。

也正是李松强和同事们坚持不懈的文明、人性化监管,大大地唤醒了重刑重案人员的良知,也让惠阳区看守所重刑重案人员违纪违规行为逐年减少。

创新监管方式实行半军事化训练

监管工作岗位艰苦、枯燥、条件差是共识。监管工作在人们眼中就是“一看二守三送走”,没有多大的学问,也不需要有多大的创新。可事实恰恰相反,随着社会的发展,监管工作面临着严峻的挑战,如不采取新的管理模式,就跟不上时代的步伐,就不能确保刑事诉讼活动的顺利进行。

东时记者从惠阳区看守所了解到。为了规范管理,李松强结合看守所实际,变静态管理为动态管理,对在押人员实行半军事化训练、程序化管理,制定了在押人员管理制度,早上起床、放风、队列训练、做操、背监规、唱所歌、劳动,晚上看电视新闻、讲评会。

无论严冬酷暑,嗓子喊哑了,脸也晒黑了,可李松强全然不顾,一遍又一遍的训练,一次又一次的排练。在他的带动下,全所在押人员程序化、军事化管理程度不断提高,不断规范了在押人员的动作行为,加强了法制观念,提高了整体素质,使新入监的人员在两天之内98%以上熟记监规,了解日常行为规范,知道自己所享有的权利义务。

李松强在监管工作岗位上无论干什么工作都从不叫一声累,他以自己的方式在这艰苦、琐碎的工作中体现着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