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长定位及其三件事

2012年11月26日惠州日报教育周刊
字号:T|T

从事校长工作多年,我常常要面对“你这个校长是什么级别”之类的问题,也经常听到某省某某名校长“升任”党政官员之类的“好消息”。凡此种种,其实都折射出社会对对校长职务定位的认识偏差问题,也折射出教育距实现现代化还有很长的路程。近年来,人们越来越形成教育必须去行政化的共识。但是,在主要是以资源多寡和权力大小进行定位的社会环境里,要真正实现教育去行政化其实并不容易。而目前在教育去行政化具有创新空间的领域,应该是在构建现代学校制度和实现教育家办学这两个方面。这两个空间,其实都涉及校长自身的定位问题。社会如何定位校长,由社会意识的变革来实现;而校长自身如何定位,则需校长观念和行为的变革来实现。

校长自身如何定位?孔子就是我们最好的样板。孔子当校长,其实主要是做三件事,一是筹措办学经费、实行规模化办学,有记载的缴费方式是每生交十条腊肉,注册学生号称弟子三千、贤人七十;二是进行教学活动和课题研究,主要是开展教学活动、并形成《诗经》、《春秋》之类成果传世;三是周游列国进行社会实践,弟子们将他的教学日志整理成《论语》,由此形成教育思想,至今仍然是中国教育的思想基石。对照一下现在校长们应该做的工作,我们发现重点还是孔子校长当年所做的三大要事上。

就以第一件事来说,筹措办学经费,是古今中外校长的基本职责。即使是教育高度发达的美国,校长的首要职责还是要筹措办学经费,争取更多的政府拨款和募集更多的社会捐资。哈佛、耶鲁等大学的可观的社会捐资自不必多说,而民国早期保定军校校长蒋百里筹集办学经费的故事则是现代中国教育史上最为令人震撼的一幕。当年蒋百里29岁时就任保定军校校长,他到校视事之初曾对全体学生承诺:“一定要使本校成为最完整的军事学府,使在座诸君成为最优秀的军官,将来治军,能训练出最精锐的军队。”后来蒋百里到北洋政府筹集办学经费未果,蒋百里深感愧对学生,蒋在早操时对全校学生训话:“我不能尽校长之责,是我对不起你们。”说完,拔枪自尽,子弹穿过胸膛,幸亏挽救及时,悲剧得免。校长当众自杀之举不可效仿,但其境界与人格却为后世校长树起了一座丰碑。当今中国,就九年义务教育和普通高中而言,办学经费已有基本保障,教师工薪收入也大幅提升。要实现办学经费方面的教育均衡,学前教育、职业教育以及民办教育领域应该是今后的重点。

第二件事就是从事教学活动和教育科研。校长必须首先是教师,教师之基在于教学,教学的平台就是讲台。有一句话说“校长是老师的老师”,这一方面是说校长必须担当老师的楷模,同时也强调了校长必须是教学专家。很难想象不上讲台可以了解教学、了解学生和教师,从而可以判断不上讲台的校长不可能是合格的校长。但是,我们也不难发现,现在不上讲台的校长并不鲜见。不上讲台的校长如何进行角色定位呢?如果把校长一职定位为行政官员的话,这未必是学校师生的福音。校长职业化就是要去行政化,但这并不意味着校长可以去学术化。教师的教学就是学术,教师的科研就是校本,校长作为教师的第一形象代言人,理当成为教学的行家里手。

第三件事则是做校长要迈上的最高一级阶梯。孔子校长为我们确立了一道难于超越的高峰,也为我们开辟了成长发展的路径。如果说做前两件事属于“事统、学统”的话,那么这形成教育思想的使命,就应该属于“人统”的范畴了。校长必须不断实践、积累、沉淀和升华,进而形成自己的教育思想和教育哲学,去影响你周围的老师和学生。惠州市前些天举行 “人民教育家培养计划”阶段性成果展,以我的理解,成果展的宗旨就是在于提升培养对象的思想力、变革力,在建设教育高地的同时能够占据教育思想的高地。

校长同时要做好以上三件事,就要求校长要同时具备形而下、形而中和形而上的能力。做第一件事可属形而下,而第二件事当属形而中,第三件事则属形而上。如果能够潜心去做这三件事,校长就已经定位好了。在此基础上,校长就可以做包括确定学校战略、强化人文关怀、构建教育哲学、以至更多的事情,从而使自己、使学校更加具有提升力和延展性。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