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金融是微创新的孵化器

《互联网金融》:国家创新能力来自微观,来自大众和市场

2014年3月15日惠州日报阅读/特别报道
字号:T|T

互联网金融,简言之,就是依托于云计算、大数据、电商平台和搜索引擎等互联网工具而产生的新兴金融模式,具有融资、支付和交易中介等功能。按《互联网金融》作者姚文平的总结,从已出现的服务看,互联网金融大体包括:金融机构电子平台(如电子银行、保险、网销)、互联网电商系小贷公司 (如阿里小贷)、电商平台供应链金融(如京东商城、苏宁易购与银行的合作)、金融流量分发(融360、好贷网)、金融产品销售平台(淘宝基金、保险网店、腾讯金融超市、天天基金网、铜板街)、P2P借贷平台(如陆金所、拍拍贷)、众筹平台(如点名时间、众筹网)、信息供应与分析(如彭博、财经门户、腾讯操盘手)等。

互联网金融到底是“红海”还是“乱局”?

互联网金融呼啸而来,让银行“渠道为王”的桂冠顿失光泽。在互联网金融里,大小户一视同仁,无论钱多钱少,随时都可交易,不用看银行的脸色。银行卖基金,动辄数万元,最低也要上千元;而在淘宝店,一元钱就可迈入基金门槛,这对于年轻的消费群体来说,具有极大的诱惑。

多少年来,“二八原则”都是传统银行所奉行的金科玉律。由于20%的客户为银行创造了80%的利润,所以高净值客户一直是各大商业银行竞相追逐的对象。然而姚文平发现,随着利率化市场化改革的不断深化,银行客户逐渐出现下沉趋势。其原因,一方面是因为商业银行对于高净值客户的过度追求,使高净值客户的议价能力越来越强,银行对于高净值客户的开发和维护成本越来越高;另一方面,草根客户正逐渐成长为一股不容小觑的力量,这也是阿里巴巴申请成立网络银行,并声称“主要为80%的群体服务”的原因之一。

与互联网行业的其他概念一样,互联网金融不长的发展历程中,也始终充满着争议。有关互联网金融到底是“红海”还是“乱局”的争辩一直没有停止,赞成者的“正能量”之说与反对者的“搅局”之说各执一词。而这本《互联网金融》“并不是想论证互联网金融与现有金融体系究竟孰优孰劣,或者说互联网以及创业公司在互联网金融的发展方面与现有的金融机构究竟谁更有优势,而是希望说明不同模式之间应该怎样相互借鉴、相互融合”。

互联网金融的草根性和共享性可让更多普通人分享金融收益

其实,互联网金融还提供了多元化的微金融服务方式。以P2P(点对点信贷)为例,它不仅可提供贷押贷款,还可提供信用贷款,而且流程简单、方便快捷。在姚文平看来,“互联网金融是微创新的孵化器,可以提升国家的创新能力。多年的经验表明,国家创新能力来自微观,来自大众,来自市场。而互联网金融的创新正是微创新的孵化器,而这种孵化器远比政府直接资金支持更加有效、广泛、深入。在当前国家创新能力普遍较弱的情况下,发展互联网金融有利于弥补我国长期以来的微创新不足以及创新机制方面存在的缺陷。”这一论述,与2006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者主埃德蒙·费尔普斯在《大繁荣:大众创新如何带来国家繁荣》中表达的观点相当一致。

如果说互联网金融的草根性和共享性可让更多普通人分享金融收益,那么其飞速扩张的“野蛮性”则可能是其最大的弱点。在政策监管上,对于互联网金融怎么监管,目前有不需要监管、可以先发展再监管、创新协同监管、尽快立法设立新机构专门监管等四种说法。

对此,姚文平认为,“如果互联网金融是我们未来社会发展中必不可少的,那么就需要按照其自身规律来设定监管规则,而不是去照搬传统金融的理念和方法”。从事金融活动必然会有风险,互联网金融也不例外。互联网金融要健康有序发展,在监管方面需要处理好金融监管机构之间的分工与协作、短期与长期监管、主体与行为监管、持牌与非持牌机构监管、大企业与中小企业监管、事前事中事后监管、线上与线下监管、商业机密及客户隐私与合规监管要求、公募与私募产品-标准化与非标准化产品-场内与场外市场监管这样十大关系。(潘启雯)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