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堂潜入户浸润细无声

博罗致力打造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实用平台,培育出“五朵金花”

惠州报业传媒集团全媒体采访团在博罗采访。 本报记者钟畅新 摄

惠州报业传媒集团全媒体采访团在博罗采访。 本报记者钟畅新 摄

看守所在押人员接受传统文化教育。 本报记者钟畅新 摄

看守所在押人员接受传统文化教育。 本报记者钟畅新 摄

徐云枢。 本报记者钟畅新 摄

徐云枢。 本报记者钟畅新 摄

“上访给地方政府添了太多麻烦,也给自己家里带来了很多不便。”陈顺来曾是博罗县长宁镇有着10多年上访史的“上访户”,通过传统文化学习和志愿者的帮教劝导,现在的陈顺来已毅然告别了“上访生涯”,积极投身到志愿服务中,并于今年3月5日被正式任命为“博仁文化志愿服务队长宁分队队长”……

陈顺来因何转变?10多年的心结又是如何解开的?记者连日来深入博罗的乡镇、村、企业、社区、看守所,走近老百姓和党员干部,听到最多的一个词就是“传统文化”。在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探索实践中,博罗县牢牢立足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以博罗电视台《经典频道》、博罗县看守所的“特殊学校教育”、博仁文化志愿者服务队、博仁文化学堂、传统文化校园和乡村行巡讲(以下简称“一台、一所、一队、一堂、一讲”)为抓手,吸引了党员干部、志愿者、企业家、学生等各界人士共同参与,共同追求讲道德、尊道德和守道德的生活。如今,优秀传统文化正以润物细无声之势,浸润着博罗千家万户。

“一把手”亲自抓党员干部带头学

  “我们志愿者最大的愿望是所做的事能得到大家的认可。如今,博罗县党委、政府不仅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广阔的平台,各级领导干部还经常参与我们的志愿活动,给大家加油鼓劲,这是我们感到最欣慰的!”采访中,博罗县博仁文化志愿者协会会长吴炳菊由衷地说。

在博罗,学习和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成了一场自上而下的活动,形成了“一把手”亲自抓,各级党员干部带头学,全县人民齐参与的格局。“如果领导干部都不带头学,做不到知行合一,那么百姓能相信吗?”博罗县委书记徐云枢深有体会地说,从县里举办第一场道德讲堂开始,几乎每一场活动,他都会去听、去学。“首先要让我们的党员干部受教育,努力以道德的力量去赢得人心、赢得事业成就,这样才能更好地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更好地为人民服务,才能让老百姓体会到这是个好东西。”就在今年年初,该县举行房地产商小区文化教育现场观摩活动。交流中,很多企业家认识到博仁文化学堂进小区的社会影响力,他们纷纷表示,在近两年一定要在自己的小区建立博仁文化学堂,将道德教育办到家门口。

在党委政府的重视下,2012年以来,博罗县以“一台、一所、一队、一堂、一讲”这“五朵金花”为抓手,让道德讲堂走进老百姓的生活,在全县致力打造并发展“博仁文化”这一社会大公益的理念及平台,取得了积极的社会效应。如成功开展约2000多人的传统文化培训活动;博仁文化志愿者协会会员发展到2000多名;县电视台《经典频道》观众信息互动平台共收到各类信息5000多条;“离婚率、犯罪率和上访率”明显下降……不到两年的时间,博罗的探索已经取得不小的成效。

司法部原部长高昌礼在博罗考察时曾说:“开展中华传统文化教育,博罗不是第一个县,但是你们有自己的特色,符合中央的精神,很不错!”

核心价值观的影响像空气一样无所不在

无论是道德讲堂中文化讲座的举办、《经典频道》的开通,还是志愿活动的开展,都能看到该县各级领导干部的身影。

起初,不少干部也怀疑过,尤其是乡镇的领导干部。在农村成立博仁文化学堂之前,泰美镇党委书记梁柳文曾有担忧:群众会不会来?看了有没有效果?结果却让他感到意外:现场反应十分热烈,效果也非常好,而且对改变村风、民风、群众行为陋习很有帮助。

看守所内对抗管教、违反监规的事情时有发生,还有一些人是 “二进宫”、“三进宫”。“现在博罗在搞传统文化教育,你看能否从这方面试试?”在一次到当地公安部门的调研中,了解到博罗县看守所所长黄秋声的忧虑后,徐云枢提出建议。

去年9月,在征得相关领导同意后,黄秋声将传统文化教育引入看守所。刚开始,黄秋声对此还只是抱试一试的心态:“能否让在押人员在看守所补上人生中最为关键的一课?”而让所有干警都“大跌眼镜”的是,只是经过一周时间的学习尝试,这一高墙内的特殊教育,竟起到了事半功倍的效果。

如今,博罗县以道德讲堂为基础培育的“五朵金花”,正让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影响像空气一样无所不在。

一个弘扬道德的特殊讲堂

  每天早上,博罗县城退休教师叶耀宗锻炼完身体后便赶回家打开电视机收看《经典频道》。“一天不看就感觉少了点什么。”年逾八旬的叶伯所说的《经典频道》,是博罗电视台一档宣传传统文化的节目。

“道德讲堂活动开展得如火如荼,参与的群众反响很好。但是,室内的道德讲堂活动受时间和场地的限制,能容纳1000多人同时受教育就需要很大的场所。如何让更多的群众参与其中?”采访中,博罗县委常委、宣传部长易康坦言,当时大家都在思索,经过征询专家学者意见和不断磋商,空中的道德讲堂《经典频道》于去年7月1日在博罗电视台正式开播,主要设有“道德讲堂”、“经典讲坛”等10大栏目。《经典频道》以“传承文明、教化经典”为主旨,全天播出17个小时,为市民奉上中华传统文化的精神盛宴。

“节目播出后反响很好,很多观众打电话要求重播、刻碟。”博罗电视台台长刘庆华说,当时没有意识到这样的节目会如此受欢迎。与此同时,该电视台建立了信息互动平台,让观众看《经典频道》谈感想、发短信。观众的互动热情空前高涨,截至目前共收到5000多条观众来信。有人留言说:“中华五千年文明,里面有许许多多值得我们去学习的东西。感谢爸爸妈妈!我知道你们为我付出了一生的心血,儿子以前不懂事,现在想对你们说声:爸妈,你们辛苦了!”

作为道德讲堂的外延和补充,博仁文化学堂应运而生。博罗首个博仁文化学堂位于县城的城市代号小区。走进学堂,富于古典韵律的音乐让人的心灵立刻安静下来。学堂内设有图书阅览室、多功能课室、文化长廊等多个功能区,为青少年儿童的国学学习提供了良好平台。该学堂创始人朱楚凤介绍,该学堂对所有人免费开放,大家每天都可过来看经典书籍,每周还能来上国学课。该学堂场所是朱楚凤和丈夫原本可用来出租的房子,如今每个月却要拿出近两万元用于管理等。朱楚凤认为:“在这里做公益活动,找到了自己的人生定位,真的很开心!”

目前,已有2000多人次参加了该学堂周末的读经班和书法班活动。今年20岁的肖嘉秀原本是个好动的女孩子,父母管教她时常训斥她“一个女孩子怎么总是安静不下来”。毕业后,原本在医院实习的肖嘉秀一次参与博仁文化学堂的活动,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这里,并选择在学堂做一名工作人员。

博仁文化学堂还进一步向农村社区延伸,目前观音阁镇杨村村、泰美镇岑坑村、长宁镇等分别建立了博仁文化学堂。宣讲老师用本地方言讲述孝道故事,为村民们分析化解家庭矛盾,通过多种“接地气”的宣讲方式,让乡亲们感受到道德的力量。岑坑村村民李文清更是自信地说:“现在村子清洁干净,环境比以前美了。大家都不再乱扔垃圾,我感到很高兴。”

一场在高墙内的特殊教育

5月7日15时45分,在博罗县看守所的未成年人监仓,20名青少年正在接受一场特殊的教育。清一色的毛头小伙子跟着道德讲堂的周翠芳老师大声歌唱《感恩的心》,大家唱得很投入。一曲未完,有的孩子已悄悄抹起了眼泪。每天,看守所里都要进行传统文化教育。除了必须观看博罗电视台的《经典频道》和温习《弟子规》等书籍外,每周,志愿者老师都会来给大家上一堂洗涤心灵的课。

据介绍,在看守所里,现有在押人员1300多人,其中未成年人约80人。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不为人知的角落。“一开始我们尝试过很多种教育改造,但是真正冲击、启发在押人员心灵的内容不多。”黄秋声说。

道德讲堂走进高墙内,看守所里的监仓成为道德讲堂的宣讲阵地。而接受教育的不仅仅是在押人员,看守所的干警也接受了传统文化的洗礼。看守所干警张发生、代志敏夫妇由于在教育小孩、生活习惯、脾气等方面不合,常为鸡毛蒜皮的小事吵架,甚至闹着要离婚。夫妇俩学习传统文化之后感触特深,如今他们每天都会一起去散步;以前婆媳关系不好,如今代志敏每天都会抽出半个小时陪婆婆聊天。张发生、代志敏夫妇还成了看守所传统文化教育志愿者。

自去年9月份看守所开展这一教育活动以来,取得了良好教育效果。据看守所近半年来的统计数据显示,违反监规的人次同比下降33%,悔罪表现的多了,对抗行为的少了;互助互爱的多了,包容理解的多了……

随着一批批在押人员受到感召,在看守所,一个个紧闭的心房也逐渐打开。很多“二进宫”、“三进宫”的在押人员从冷漠到感动,从抗拒学习到主动学习。贵州籍的在押青少年阿武,生活中除了打架斗殴外几无其他,但是在今年3月初从看守所出来后,主动找到志愿者老师,表达了要加入志愿者服务队的心愿。“以前不知道自己除了打架还能做什么、还喜欢做什么,现在有了奋斗目标了。”阿武真诚地说,他下决心努力学习技术,勤奋工作,将来有了经济实力时要创办一个国学幼儿园。

一支开展传统讲学的特殊服务队

5月7日16时30分,博罗实验学校的老师周翠芳结束了45分钟的课程,这堂课不是在校园里,而是在博罗县看守所。当天,她给在押人员上了一堂课——— 《做最好的自己》,虽然嗓子已经沙哑,但是周翠芳声情并茂的讲述一次次感动了听课的人。

作为博罗县博仁文化志愿者协会的一名志愿者,自去年11月以来,周翠芳几乎每周都会来看守所上课,不仅如此,她还和伙伴们走进乡村和校园讲授传统文化。近半年来,博仁文化志愿者协会在各个学校举办了10余场道德演讲,吸引了约5000名学生及家长听课。同时在龙溪、长宁、观音阁、泰美等8个乡镇进行《家风·家和万事兴》、《文明出行·珍爱生命》、《细说弟子规》等3大主题道德巡讲。

据博罗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县文明县城工作局局长喻红介绍,博仁文化志愿者协会于去年11月4日正式挂牌成立,起初是挑选县里的一批文明义务监督员参加传统文化宣讲活动,没想到这个组织越来越庞大,不仅成立了专门的协会,还吸引了2000多名会员参加,全是热爱传统文化、有较强公益心的社会各界人士。

徐云枢谈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弘扬优秀传统文化需知行合一

博罗县在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探索和实践中,打造了具有岭南特色的品牌。该县如何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内化于心外化于行,积极引导人们向往和追求讲道德、尊道德、守道德的生活?记者日前专访了博罗县委书记、县人大常委会主任徐云枢。

记者:博罗县如何立足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又如何借助岭南古县深厚的历史底蕴推动传统文化的传承?

徐云枢: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要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中充分汲取思想道德营养,结合时代要求加以延伸。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要做到知行合一。如何让百姓相信,主动去学?关键是各级领导干部要带头参与。自2012年下半年开始,县委、县政府自上而下,有计划地分批组织开展了 “学习传统文化千人培训计划”,截至目前,已开展了28期约2000人的培训活动,培训对象有机关干部、教师、志愿者、特殊人群等。

与此同时,县委、县政府借助岭南古县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自2012年以来,致力打造并发展了“博仁文化”这一社会大公益的理念及平台。

记者:在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中,博罗县如何牢牢抓住道德讲堂这个主阵地?

徐云枢:在2012年建立机关、企业、行业、学校、社区、村镇、新市民道德讲堂这七类道德讲堂的基础上,2013年,我县创新道德讲堂的类型,增加了 “军民共建道德讲堂”、“监管系统道德讲堂”、“音乐道德讲堂”三大类型,到目前形成了十大类型的道德讲堂。

如今,道德讲堂建设得到创新发展并进一步向外拓展和延伸,绽放出“一台、一所、一队、一堂、一讲”这“五朵金花”。

截至目前,全县道德讲堂共有500多家,涵盖了机关、企业、学校、社区、农村等不同的阵地,形成了以23个精品示范点为骨干,以186个标准示范点为基础,串点成线,围线成面,室内户外互补,宽领域、多层次、立体化的道德讲堂体系。

记者:“五朵金花”取得了哪些成效?接下来有何举措?

徐云枢:博罗电视台 《经典频道》在博罗家喻户晓,看守所的教育效果凸显,博仁文化志愿者服务队为老百姓赞颂,博仁文化学堂深受小区、农村观众欢迎……我们力求通过学习和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实现犯罪率下降、上访率下降、离婚率下降的目标。

接下来,我县将加强制度建设和完善,如志愿服务经费保障制度、政府购买服务制度、培训制度等,以制度建设作保障,注重实践,注重总结,注重提升,真正实现让“博仁文化”星火燎原,用志愿精神书写大爱。通过进一步弘扬优秀传统文化,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根植到每个人的心中。

专家点评

博罗传承传统文化做到上行下效

刘余莉(中央党校教授、博士生导师):

博罗对学习和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有深刻的认知,这个做法与我们当前的形势要求非常吻合。我们要有信心更进一步传播推广优秀传统文化,让更多的老百姓,特别是党政“一把手”和领导干部均能身体力行学习传统美德。相信只要人们的内心转变了,这个行为自然会转变。

陈大惠 (中央电视台原著名节目主持人、中华传统文化公益论坛创始人):

博罗县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成果,就是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一个很好的成果。从县委书记到所有的政府官员,都拿出时间来学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学老祖宗的教导。电视台开频道,家家户户都能看得到,全县民众从官到民,人人都学。通过学习,婆媳关系好了,要上访的不上访了,孩子听话了,民风大变。

蔡礼旭(著名传统文化老师):

中国传统文化一个核心就是孝,因为懂得孝,那么一个人就从爱父母,然后延伸到爱兄弟、爱家族、爱邻里,最后爱这个世界,所以我们看到博罗电视台的《经典频道》里面尤其注重对孝道的弘扬。在传承优秀传统文化过程中,博罗最关键的是做到了领导干部带头学、上行下效,才让学习和传承传统文化在整个博罗县蔚然成风。

本组文字 统筹 本报记者贺小山采写 本报记者贺小山 周 觅 实习生冯 艳 通讯员林宝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