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特产品一有文化就身价倍增

品牌平台打造和景点文化支撑促我市农产品跻身旅游业

2014年5月20日惠州日报关注·中国旅游日
字号:T|T
   大亚湾澳头东升村码头上晒满了鱼干。 本报记者谭宇川 欧阳德辉 摄

  大亚湾澳头东升村码头上晒满了鱼干。 本报记者谭宇川 欧阳德辉 摄

茶农在惠阳秋长周田村添泉文化生态园的茶山上采摘茶叶。 本报记者黄尉宏 摄

茶农在惠阳秋长周田村添泉文化生态园的茶山上采摘茶叶。 本报记者黄尉宏 摄

游客在罗浮山景区游客服务中心购买博罗农特旅游产品。 本报记者李燕文 摄

游客在罗浮山景区游客服务中心购买博罗农特旅游产品。 本报记者李燕文 摄

游客在巽寮绿洲特产商店购物。 本报记者赖金朗 赖燕珍 摄

游客在巽寮绿洲特产商店购物。 本报记者赖金朗 赖燕珍 摄

昨日,惠州“5·19”中国旅游日系列活动在罗浮山景区启动,活动吸引了深圳、东莞、惠州等地众多游客。超高人气也带旺了酥醪菜干、山水豆腐花等当地农特旅游产品的销售,让这些农特旅游产品成为游人争相购买的香饽饽。

“成品梅菜1公斤卖出去才1.6元,扣除成本,利润寥寥无几。”惠城区横沥镇大利村的梅菜大户刘伟良说。同样,在博罗一些地方,一袋番薯用蛇皮袋装也才卖到二三十元。记者了解到,尽管目前我市拥有惠州梅菜、酥醪腊肉、镇隆荔枝等很多品质不错的农特产品,但是由于缺乏包装、品牌打造等,其经济价值一直未体现出来,很多农户都面临刘伟良一样的困境。

也有农特产品今非昔比:一只腊鸭从原来的几十元卖到近200元;每公斤几元的水果番茄现在卖到10至20元不等。是什么魔力让这些普通农特产品被“点石成金”?答案是:农特产品升级成为旅游产品,让农产品档次得到提升,销售价格也就水涨船高了。记者连日来的实地采访和调查发现,农特产品变为旅游产品已逐步成为我市帮助农民打开农产品销路,实现农民增收致富的一大法宝。而如何在“品牌打造、平台搭建、景点支持和文化支撑”等方面下好功夫,成为我市今后农产品华丽“变身”的重要突破口。

变之喜

“农”变“旅”后农特产品大增值

“没想到,普通的番薯、花生也能卖到这样的价钱。”回想起今年油菜花游给村里农特产品带来的转变,博罗县观音阁镇杨村村村民杨老伯心里美滋滋的。

自3月油菜花盛开到4月中旬,该村迎来一拨又一拨游人。有了去年的经验,今年村民早早就准备了花生、有机蔬菜、观音阁红糖、番薯等土特产招待游人。“天然、绿色,富有乡土气息。”来自东莞的游客梁爱仪说,买土特产回去和亲人、朋友一起分享,不错。

“现在,我们卖的不是农产品,而是旅游产品。”杨村村党支部书记杨祝如说,“升级为旅游产品后,农特产品经济价值提高了一倍以上。”据不完全统计,通过种植500亩油菜花,杨村村一个月内吸引游客3.5万多人次,餐饮和农产品销售129万元。

在博罗县横河镇花园村,村民张文新也尝到了农特产品变为旅游产品的甜头。他去年冬天制作的1500只腊鸭被游人抢购一空。“每只150元,比前几年涨了几倍。”张文新说。

除了腊肉,绿油油的农作物也是当地的一道亮丽风景。花园村村民张国平种了200亩火龙果,他告诉记者:“每到假日,外地游人来游玩都会过来采摘,火龙果价格在每公斤20元左右,为我带来了10万元左右的收入。”

不少游客反映:“这些原汁原味的土特产在城里是买不到的。我们大多是当手信带回去,与亲朋好友一起分享。”

香港客人逢节就打电话买梅菜

作为初加工产品,惠州梅菜已名声在外。惠城区的惠民矮陂土特产店里摆满各种惠州土特产,梅菜就占据一大部分。店主古群生告诉记者,游客和周边的居民都把梅菜当手信送给亲朋好友,每逢清明、中秋,很多住酒店的香港客人就会打电话让他送货,一年销量可达到50万公斤。

“龙门炒米饼松脆可口,我们都很喜欢。”正在龙门县永汉镇一土特产店里挑选炒米饼的深圳游客陈玫君告诉记者,自从2010年到龙门泡温泉把龙门炒米饼当作手信带回给家人和亲戚朋友后,大家都爱上了这个地道小吃。现在每次来都要带几盒回去。记者日前走访该县各大旅游景区发现,土特产店里都有卖龙门炒米饼。

大亚湾区澳头东升村是一个渔村,每户都有一手晒海鲜干货的本领。记者日前走进该村,每家都用铁网晾晒鱼干。“我们这些海鲜干货都是新鲜生晒的,不添加任何东西。”正在东升村码头岸边晒鱼干的村民苏来娣说。东升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徐伟斌告诉记者,只有村里的家庭旅馆会批量晒鱼干作为特产供岛上游客购买,价格比澳头市场稍高,池鱼干80~100元/公斤。“村民则是有游客订购时才晾晒。”

将军茶最高售价每公斤2000元

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惠阳区秋长周田、官山一带出产的山茶颇有名气,到了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因种茶辛苦且效益不好,大部分茶树被丢荒。叶挺将军纪念园成功创建为国家4A级景区后,秋长山茶迎来了新的发展机遇。

记者采访中得知,作为景区配套的添泉文化生态园和周田大酒店目前正结合当地的客家围屋、农村、民居,打造成集华侨博物馆、客家美食、农田耕作体验基地和休闲购物于一体的综合性文化园,把当地山茶打造为“将军茶”是其中一个重要内容。

在周田村,添泉生态园雇工人种植了100余亩山茶。这些山茶在去年春季种下茶苗,今年已经可以采摘一些明前茶,炒制后市场价可卖到每公斤近200元,品质较好的每公斤600元,部分顶级的山茶每公斤达2000元。添泉文化生态园总经理赖慧玉说:“已经有固定的客源,网上销售也不错,‘将军茶’的销路应该不成问题。”

变之策

产品品质

将名优农产品打造成特色手信

“村里的农特产品很好,也很美味,但没有包装,番薯用蛇皮袋装,蔬菜用塑料袋装,这样拿去送给朋友感觉档次不够。”市民梁爱仪说,“要是包装精美点就好了。”有些游客还担心,由于没有产地和生产日期、保质期等标识,回去后遇到质量等问题就投诉无门。杨祝如说,这些都是村民自己售卖的,很难形成统一的管理和包装。“一般农民没有这样的技术和本钱。”

惠城区横沥镇大利村的梅菜大户刘伟良也遇到这一窘境。他今年种了30亩梅菜,制成成品菜超12万公斤。于是,他购置包装设备,又印刷了1万个包装盒。“一盒2公斤装可卖15元,利润相对高些。但大规模的包装生产需要资金的支持。”

对于产品的质量问题,博罗县委书记、县人大常委会主任徐云枢说:“品牌和品质同样重要。我们计划在全县评选名优农产品,通过政府统一策划,统一使用‘罗浮山’品牌进行包装,以标准化的形式完善产品信息,打造独具博罗特色的旅游手信。”

产品加工

突破农产品保鲜度不足瓶颈

“早就听说农特产品变身旅游产品的好处,我们也很期待这种转变。”麻陂镇塘尾村村民李标说,“但是,我们这里很少有游客过来玩,也没有这样的销售平台。”

“其实,农特产品变为旅游产品并不一定要在田间地头销售,可以经过包装、深加工等,通过营销手段卖到景区、超市等地。”广东省博罗商会会长刘向荣说。将旅游农特产品推向超市、外地大卖场,需要政府和职能部门协助。

“农特产品变身旅游产品关键靠市场行为,需要我市相关企业在农产品深加工方面多下功夫。”市农业局有关负责人表示,我市确实有很多特色农产品。拿荔枝来说,每年高产期时容易滞销。建议在深加工方面下功夫,突破新鲜农产品保鲜度不足的瓶颈,向产品化、品牌化、多元化转型,开拓全新市场领域。

销售渠道

政府搭台集中销售农特旅游产品

“将这些产品推向更大的市场需要有良好的销售网络和平台。”惠东县农业局有关工作人员说,就惠东而言,全县的农特旅游产品销售网络还不多,仍有较大的提升空间。

“有了这样的平台,我们的农特产品升级就有指望了。”李标很期待。和李标一样,农户都希望政府能够搭台,为他们的农特旅游产品找销路。

北京大学旅游学博士、市旅游局主任科员李海涛认为,打造一个集中的销售平台需要资金、政策和宣传方面的支持。对此,为实现农特旅游产品的提升,博罗将这一任务交到广东省博罗商会手中。如今,该商会正积极谋划,通过对博罗农特产品的策划、包装设计和运营,让博罗农特产品在省内主要大城市流通,在大卖场、机场、车站等建立销售网点,让博罗农特旅游产品走出博罗。

惠城区农业局党委副书记黄连蔚告诉记者,惠城区梅菜目前在市区主要通过土特产店、超市、市场销售。“把梅菜当作手信推广、售卖,需要搭建更大、更广阔的平台。”惠州西湖是游客到惠城区的必游之地,步行街与西湖一路之隔,他建议政府把步行街规划为旅游产品一条街,让旅游产品有集中统一的展售平台。

“对农业部门而言,在农特产品变身旅游产品过程中,主要起搭建平台、提供交流服务的作用。”市农业局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今后,市农业部门会进一步加大力度,通过国家、省、市等各种农博会,进一步宣传我市特色农产品,将它们推向全省甚至全国。该负责人还建议,我市应进一步加强土特产门店的建设,在主要旅游景点打造物美价廉、诚信可靠的品牌土特产店,将我市丰富多样的农特产品集中销售。

景点支持

打造乡村旅游景点带动产品销售

“景点是带动农特产品转变为旅游产品的一剂良方。”博罗县文体旅游局局长罗燕辉说,该县将充分利用罗浮山国家5A级旅游景区这一资源,在全县17个乡镇和罗浮山管委会一共建设18个高标准的乡村旅游示范点,串联绿道和农家乐,成为该县独具风味农产品的集中展示区,方便游客品尝和购买。“这样一来,每个镇都有销售平台了。有了景点,人气旺了,购买农特旅游产品的人就多起来。”

“炒米饼知名度的增加,与旅游产业的发展有很大关系。”龙门蓝田瑶家食品有限公司负责人谭创富告诉记者,公司生产的炒米饼在该县各大旅游景区销售,深得游客喜爱。不少客商在景区游玩品尝到炒米饼后,会主动与他洽谈,寻求合作机会。

“借助旅游市场快速发展的契机,我县逐步形成了‘以旅游推动土特产发展、以土特产提升旅游附加值’的互动效应。”龙门县旅游局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去年很多省内外大型旅游博览交易会上,龙门展区通过现场制作炒米饼、展示土特产等方式,让龙门旅游在各地得到更多认知。

市旅游局有关负责人也认为,将农特产品转变为旅游产品,景区、景点的带动将让这一华丽变身占据天时地利人和。“如今,我市各县区都在发展乡村休闲游,将各地的农特产品开发成当地特色旅游产品,不失为一种好做法。”

文化支撑

旅游产品有历史背景更受青睐

谈起澳头的特产,老街坊们总会提起澳头鱼露。“现在我们这里制作鱼露的是一位老师傅。制作鱼露是我们家的祖传秘方,至少有上百年历史。”澳头鱼露厂负责人何锦新告诉记者,目前鱼露月产20~30吨。“每月供不应求,现在广州、惠州市区的老客户都要提前订货。”“这些产品有历史、有文化,有厚重感。”游客李桥生说,“买回家和亲人分享它的味道和故事,感觉很不错。”

记者采访中发现,那些有历史背景的旅游产品受到不少游人的青睐。李海涛也认为,文化是旅游产品的一个重大卖点,也是提升旅游商品品质的关键,农特产品转变为旅游产品需依托惠州历史文化传统。

“没有文化的旅游是单调的,产品也需要文化。”徐云枢说,博罗县将以政府搭台、企业唱戏等方式,通过举办节庆节事活动、文艺作品创作等多种形式,增加农产品的文化内涵,提升旅游产品的价值。

文化能赋予产品新的价值。大亚湾区旅游局副局长黄胜介绍,该区计划将澳头鱼露、小桂鱿鱼等与大亚湾滨海旅游特色文化品牌结合起来进行集中推广。

中山大学农业博士刘奇说:“惠阳去年举行‘荔枝红了’第四届镇隆崇林世居荔枝旅游文化节,形成游崇林世居、品镇隆荔枝、赏镇隆山水等旅游文化活动,吸引本地及外地游客约6万人次。荔枝节不仅为游客提供优质的荔枝,还有浓厚韵味的客家美食文化,让荔枝产业从农业产业转变为附加值更高的旅游产业。”

统筹 本报记者贺小山

采写 本报记者李燕文 马海菊黄尉宏 赖金朗 赖燕珍 欧阳德辉谭宇川 黄宇翔 袁 畅 魏怡兰特约通讯员李晓敏 黄伟光 通讯员梁丽通 李灿华 陈焕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