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职不到一年掌管公司印章

90后蒋玉晴获评高新区2013年度优秀应届高校毕业生

2014年10月16日惠州日报仲恺新闻
字号:T|T
蒋玉晴(左)在和同事交流业务。

蒋玉晴(左)在和同事交流业务。

蒋玉晴去年11月入职TCL—罗格朗国际电工(惠州)有限公司,担任法务部法务助理,不到一年就获得高新区“2013年度优秀应届高校毕业生”称号。这名90后女孩才入职没多久,为什么公司这么信任她?还由她掌握公司合同章、公司章,要知道一章盖下去,可能牵涉到上亿元销售收入。带着各种好奇,记者来到该公司,采访了蒋玉晴。

刚入职时拿着上千万元合同睡不着觉

第一眼看到蒋玉晴,感觉她与一般刚毕业的大学生没什么区别:留着长发,戴着眼镜,穿着长裙,看起来很斯文,说话语速也很缓慢。但很快,一件事情改变了记者的看法。

“小蒋,合同你已经看过了,赶紧盖章吧,好不容易拿下的大单,再慢点就给别人抢走了。”销售部一名40多岁的老员工急匆匆地来找蒋玉晴。

蒋玉晴拿出合同,指着上面的条款,坚定地说:“不能盖,这个合同条款隐藏了风险,你还是拿给经销商再商量下。”

“小蒋,你也太紧张了,没问题的,这个是习惯做法,你放心好了,这可是上千万的销售额,让别人抢了,可是公司的大损失。”这名老员工急得头上开始冒汗了。

“我知道拿到这个单不容易,但是真的不能盖,不然公司有可能一分钱都拿不到,不是我紧张,而是我们要考虑得更周全点,不然我们就是打官司也讨不到钱,那我们就真的亏大了,货出了,钱又拿不回来。”蒋玉晴不紧不慢地说。

无论老员工怎么游说,蒋玉晴一直坚定地摇头,老员工只好拿着合同再去研究了。

等老员工走后,蒋玉晴说:“我相信同事能够理解的,有些事真的急不来,也不能有侥幸心理,这样的亏我们已经吃过了,不能再吃了。我肩上的责任很大,最开始做法务助理时,我拿着上千万元的合同,手都会发抖,晚上睡不着觉,老是想合同条款里还会不会有风险,会不会哪里看漏了,这么多钱,我可真赔不起。”

为4个新产品注册商标查询上万条目录

蒋玉晴说,有次公司和一家经销商签订信用额协议,经销商公章上粘了点东西,有点模糊,盖出来的公章不是很清晰,她就退回去要求重新再盖。“做我们这个就是‘抠门抠门再抠门’,要把各种风险都想在前头,把各种丑话说在前头,总之就是得罪人的事,但是这样能够为公司规避风险,减少经济损失。另一方面,我们也会和公司高层建议,尽量去协商解决争端,不要上法庭,不然对双方都不利,在保持锋利的同时,我们也有温和的一面。”

前段时间,该公司开发了4个新产品准备上市,在申请注册商标时需要法务部把关。“我特别坐得住,点开商标网,一页页地翻,看文字、图案、拼音,4个新产品几天时间里我查了上万条目录。公司有个系列开关产品叫美纯,我在商标网上查了下,目录里叫美纯的开关没有,但有一个生活用品叫美纯,我凭直觉料想应该会有开关叫美纯,我就进入这家生活用品厂家网站,真的发现他们也有开关,如果没发现,出现重名,就有可能被这家厂商打着我们的旗号卖山寨产品。”蒋玉晴说。

“其实我也有烦的时候,但我想,如果有漏掉的,送到国家商标局,有重名被打回来,那我还是要重新查,还不如最开始查得仔细点,现在终于一次过关了,公司在向国家商标局申请产品注册时顺利通过商标受理进入公示阶段。”蒋玉晴自豪地说。文/图 本报记者郑 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