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州6年投20多亿元保护文物

政府与民间良性互动,文保工作多点发力多处文物获新生

字号:T|T
1

1

2

2

3

3

清知府伊秉绶手书的“敦重”匾如今放在黄氏书室里。 资料图片

清知府伊秉绶手书的“敦重”匾如今放在黄氏书室里。 资料图片

宾兴馆始建于清道光8年(1828年)。资料图片

宾兴馆始建于清道光8年(1828年)。资料图片

“申报国家历史文化名城不仅是提升惠州城市综合竞争力,增强群众荣誉感和幸福感的一条重要途径,更是充分挖掘保护惠州历史文化遗产的重要方式。”惠州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有关负责人日前接受《惠州日报》记者采访时说。

实际上,撇开申报国家历史文化名城这一保护途径,这些年惠州对历史文化遗产的保护方式,也有众多可圈可点之处:

6年投入20多亿元,制定近10项与国家法律、法规相配套的地方性文物保护制度和近20项各类历史文化和景区详细保护规划,陆续完成惠州西湖景区提升工程和叶挺故居、邓演达故居等文保单位的保护修缮工程;积极实施东坡祠、宾兴馆、铁炉湖裘屋等文物点和邓平旅馆、淡水法庭等历史建筑的保护修缮工作……

不可移动文物点达1000处

  去年年初,在由市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工作领导小组和市文广新局主办的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成果图片展上,近万幅取材于我市本土文物的照片,令参观者无不感叹惠州文物古迹类型之丰富。

据透露,此次文物普查,我市仅不可移动文物点就录得1000处,其中包括古遗址、古墓葬、古城址、古窑址、摩崖石刻、古建筑,以及近现代重要史迹等。时间跨度也从新石器时代一直到近现代,是研究和了解惠州不同社会形态文化的活标本。

如位于惠阳区镇隆镇黄洞村的镇隆窝尾坳商代聚落遗址。2006年,广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对该遗址进行考古发掘,发现了灰坑、柱洞等遗迹,出土文物时代特征明显,大口尊、圈足盘、石戈、有段石奔等均为广东商朝时期遗址的器物。由此可见,至少在3600年前已有人生活在如今的惠州地界。

此外,该遗址还为研究商文化对岭南地区的影响和人群的迁移、东江流域的拓殖史等提供了重要的实物资料,同时也填补了惠州地区商时期生活遗址的空白,对惠州地方史的研究也有重要意义。

除“记录”时间外,“记录”时代特征也是文物的重要功能。

令人惊讶的是,据我市住建、文广新局等部门了解,惠州的文物古迹几乎都与重大历史事件、革命运动和重要人物有关,一些具有纪念意义和历史价值的建筑物、遗址、纪念物等,都是能够反映不同时代的社会制度、社会生产、社会生活的代表性实物。“这在全国来说,都是非常难得的。”市文广新局有关负责人说。

如位于惠城区桥西街道的宾兴馆便是这样一座反映科举制度的特殊行馆。

2005年10月,中国建筑学专家、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陈志华到宾兴馆调查时就指出,宾兴馆现存的建筑是目前中国乡土建筑中最能反映科举制度的古建筑之一,特别是馆内现存的 《宾兴馆条约》和《宾兴馆碑记》两方石碑和文字所描述的内容,真实反映了当时科举制度下的社会制度,这在全国很少见,具有相当高的历史研究价值。

近20项保护规划描绘文物重生蓝图

  宾兴馆位于桥西街道金带南街三巷10号,与丽日购物广场 (西湖店)仅一墙之隔,南面门前数米则是车水马龙的塘尾街。宾兴馆被各个年代、各式各样的建筑拥裹着,匆匆而过的行人难觅其踪影,难识其真容。

如果时光倒退到100多年前,宾兴馆的周边环境与如今有着天壤之别。据宾兴馆正屋中座左侧墙壁上镶嵌的《宾兴馆碑记》石碑记载,宾兴馆坐北朝南,背靠方山,前临池塘,远眺尖峰。

遗憾的是,与众多历史建筑一样,在经历了战火与“文革”等历史性事件后,如今宾兴馆的周边环境不断受到破坏和威胁,所幸主体格局尚存,当年的气派犹在。

据惠州博物馆文物普查工作人员详细勘察,认为宾兴馆是一座通阔三间、通深三进、左右两侧东西相向,并配有副屋的清代民居建筑,其建筑风貌糅合了广府、福佬、客家等多种文化元素,体现了惠州文化开放包容、择善而从的地域特点。

这一专业观点,随着我市近年来对重要历史建筑保护力度的加大,被收录进宾兴馆复兴的规划之中。

根据去年我市出台的 《宾兴馆保护整治规划(草案)》,宾兴馆的修缮将维持宾兴馆原有三堂四横屋的四合院传统格局,在遵循 “修旧如旧”的原则上进行。其中,宾兴馆建筑本体占地面积约1198平方米,共两层,总建筑面积约2150平方米。

此外,以宾兴馆为中心,西接西湖丽日,南至塘尾路,东至金带南街,北面以金带南街一巷为界,约0.72公顷的地块也将被纳入规划范围。这意味着,不久后,宾兴馆将洗尽纤尘,恢复荣光,甚至还将比往昔更美好。

据市住建局统计,包括宾兴馆在内,截至目前,我市已制定近10项与国家法律、法规相配套的地方性文物保护制度和近20项各类历史文化和景区详细保护规划。这些规划已为各类历史文物的重生描绘了蓝图。毗邻宾兴馆的金带街和北门直街等历史文化街区均包括其中。

投200多万元修缮黄氏书室成为文物馆

  根据规划方案,金带街历史文化街区未来将被打造成集商业、文化、旅游休闲、生活于一体的文化街,以商业、文化功能的提升带动整个历史街区的复兴。

换句话说,未来的金带街“要靠自己生财养老”,这种文物保护方式,在我市各县区都能找到成功的案例。

如位于市区环城西路36号的黄氏书室,因其古建筑具有重要的历史、科学和研究价值而被列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此后,政府一直重视对它的保护与开发利用。

2005年,政府出资200多万元将黄氏书室修缮并开辟为东江民俗文物馆,陈列传统居住器具、传统农具、东江出水文物、民间工艺精品等。

这些民俗文物实物的展示,不仅使人们认识民俗的发生、发展、性质、功用等,体会淳朴、淳厚的民风民俗,同时也为黄氏书室带来了良好的社会效应。

据统计,东江民俗文物馆开馆至今,已接待游客上百万人次。目前,东江民俗文物馆被确定为惠州市涉外参观接待点和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每年接待中外游客20万人次以上,成为宣传惠州、对外交流的城市文化品牌。

今年已投入3200万专项整治修缮资金

  龙门县功武村清代建筑群也是后期“自力更生”的文保单位代表。

功武村建筑群坐落在龙门县沙迳镇香溪河旁。建筑群包括五宅第古堡、古码头、正街、廖氏宗祠等古建筑。现存古民居房屋上千间,院落10余座。

2002年7月,功武村建筑群被公布为广东省文物保护单位。随后,当地政府引进企业投入资金,将百年古堡与万亩竹林有机融合,并设置漂流、烧烤、游古堡等旅游项目,使这里迅速成为珠三角地区的著名景区,至今该景区平均每天接待游客近1000人。

如今,功武村人除了从景区的门票获益以外,村中的土特产也成了游客的抢手货,镇上的酒店更是常常爆满,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应和经济收益。

为了回报古堡带来的经济收益,功武村每年从利润中取出一部分作为古堡维护经费,形成了历史文物与当地村民互动互利的良好局面。

放眼整个惠州历史文物界,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

“近年来,我市对历史文化遗产各项保护投入不断加大,未来越来越多历史文化遗产经保护修缮后靠自身生财,并带动社会经济效应,使历史文物进一步得到更好保护的保护模式,也将成为一种重要的文物保护手段。”市住建局有关负责人说。

记者从市住建部门了解到,我市自2008年以来,国家、省市和县区等各级财政累计拨付用于历史文化遗产日常保护管理经费约6000万元,各项保护规划编制经费共约2700万元,各类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保护修缮和历史文化街区、风景名胜区的基础设施改善经费共20多亿元。

今年,市、区两级政府继续加大投入,已陆续投入3200万元专项资金用于历史文化街区综合整治和重要历史建筑修缮。此外,多年来我市各级文物保护单位已逐步成立了专门的管理机构,配备了相关工作人员。

鼓励群众参与文保形成良性互动

  历史文化遗产的保护,是一项系统工程,更是一项全社会共同的工作。

为鼓励群众积极参与我市文物的保护,2012年,我市出台了《关于强化公众参与历史文化名城保护的意见》。

其中提出,在历史文化街区核心保护范围内、文物古迹和历史建筑等周边建设重要项目的,建设单位在向城乡规划主管部门申请规划许可前,应报请城乡规划主管部门邀请有关的利害关系人、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或居民代表等,采取座谈会、论证会或听证会的形式,征询公众关于拟建项目对保护历史文化名城影响的意见和建议。

同时,应采取在电视、报纸、网络或公示栏等方式进行公示,以广泛征求公众意见。在进行规划审批时,城乡规划主管部门规划应采取评审、联审和报请规划委员会审议等制度。

同时,该《意见》还鼓励市民、企事业单位、社会团体等,积极参与历史文化名城保护,包括通过城乡规划部门设置的意见箱、网站等平台提出意见和建议,参加关于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保护措施的评审会、听证会和论证会等。

“每次我们公开征求相关历史建筑保护规划意见,总能收到很多宝贵的建议。”市住建局有关负责人说,该《意见》出台后得到了广泛支持。

2012年11月,市住建局召开《惠州市历史文化保护规划》咨询会,我市9位民俗学者专家就如何进一步完善规划各抒己见。

“东坡故居是全国惟一可以确指苏东坡居住遗址的地方。苏东坡在惠州又留下了诸多遗迹、诗文,为专家学者研究苏东坡文化提供了重要物资,东坡故居理应成为重点保护对象,且应该尊重历史,尽量原汁原味还原东坡故居,让市民看到真实的历史建筑。”《惠州日报》原总编辑、高级编辑祝基棠当日的这番建议,被纳入了《惠州市东坡祠景区复原工程修建性详细规划(草案)》。

博物馆一天收到82件民间捐赠文物

  群众对我市历史文化遗产保护的支持,不仅仅停留在思考建议阶段。

在惠州博物馆一角,10多件保存完好,出自汉、元、明、清等不同时期的陶瓷文物格外吸引眼球。

据介绍,这些文物均发掘于东江流域,反映各个时期东江流域独特的文化底蕴和历史内涵,是不可多得的宝物。

与宝物自身价值相当的是,“由我市民间收藏人士捐赠”这种方式,令人肃然起敬。

据惠州博物馆方面透露,像这样的慷慨捐赠,近年来在我市越发平常,仅今年6月14日“中国文化遗产日”当天,该馆就收到82件民间捐赠文物。

成功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奖1000万元

  值得关注的是,近日我市在文化遗产保护申报措施方面又有新动作。

市文广新局方面透露,《惠州市文化遗产保护申报工作扶持办法》(下称“《办法》”)即将出台公布。

其中《办法》提出,成功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给予1000万元的扶持经费;对成功申报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录的,给予500万元的扶持经费。《办法》的出台也将填补我市文化遗产保护申报工作成果无市级奖励这一空白。

此外《办法》规定,所有项目的扶持标准从高且不重复,扶持经费由市财政列入每年的经费预算,市文广新局每年年初根据上年度全市文化遗产保护申报的情况,列出扶持名单及金额等预算安排。

图①:考古专家对龙门县永汉镇马星村古墓葬区进行挖掘、考察。资料图片

图②:龙门县马星村古墓出土的陶片。资料图片

图③:龙门县马星村古墓出土的战国陶碗。资料图片

统筹 本报记者刘 挺 采写 本报记者刘 挺 张 斐

◎相关链接

惠州市文化遗产保护申报扶持条件及标准

1 成功申报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录的,给予500万元的扶持经费;成功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给予1000万元的扶持经费。

2 成功申报省级文物保护单位的,每处一次性扶持20万元;成功申报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每处一次性扶持50万元。

3 成功申报省级地下(水下)文物保护区的,每处给予20万元的扶持经费;成功申报国家级地下(水下)文物保护区的,每处给予50万元的扶持经费。

4 成功申报省级考古遗址公园的,每处给予200万元的扶持经费;成功申报国家级考古遗址公园的,每处给予500万元的扶持经费。

5 成功申报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的,每项一次性扶持20万元;成功申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的,每项一次性扶持50万元。

6 成功申报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的,每人一次性扶持5万元;成功申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的,每人一次性扶持10万元。

7 成功申报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生产性保护示范基地的,每处给予10万元的扶持;成功申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生产性保护示范基地的,每处给予20万元的扶持。

8 成功申报省级文化生态保护 (实验)区的,每处给予300万元的扶持经费;成功申报国家级文化生态保护 (实验)区的,每处给予500万元的扶持经费。

9 被列入省级以上的文物保护单位,给予保护责任机构每年5万元的日常管理运作补贴。

10 被列入省级以上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的,给予项目保护单位每年3万元的日常保护活动运作经费。

◎文物抢救故事

为保护3只碗有空就去守古墓

  2006年,广河高速公路龙门段动工之前,龙门县永汉镇文化站站长何富声随同广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工作人员前往该路段进行例行的文物调查、勘探。

勘察至龙门县永汉镇马星村路段时,何富声发现了几块有特别纹路的陶片。后经专家观察判断,这是典型的战国时期陶片,是当时人们的生活用具,而米花纹图案的为唐代时期文物。

经过在周边勘察,省文物专家还初步判断,这一带是一个古墓葬区,范围约有1万平方米,可能存在两周至秦汉、南朝至隋唐时期的古墓葬。

由于挖掘文物需要大量的资金与人力,而当时高速公路的规划路线并不会影响或破坏文物,因此大家一致商定,此事暂且放下,等待合适的时机再挖掘。

由于担心文物遭到破坏,此后何富声几乎一有空就去古墓葬区守护。

2009年7月,何富声从古墓葬区经过时,发现高速公路施工单位的工地竟然设在古墓葬区附近,对古墓葬区造成很大的影响。得知该段高速公路改线后,何富声立刻与同行在大雨中赶往发现陶片的地点查看,所幸当时施工队还没施工到该处,古墓葬区还没有受到很大的破坏。

回到单位后,何富声顾不上更换全身湿透的衣裤,马上向永汉镇政府及龙门县文物部门汇报情况。

广东省文物部门在获悉情况后,立即派广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的专家来到现场,并决定立即进行抢救性挖掘。

当年8月13日~9月5日,省考古专家和龙门县考古部门的工作人员冒着酷暑对该处文物进行抢救性挖掘,并顺利挖掘出一些古陶片和3只较为完整的陶碗。

根据这些文物,专家判定,这里是一处古墓葬区,古墓年代早可追溯到西周,晚至隋唐。专家认为,该文物点的发现,为研究龙门古代历史文化提供了新鲜而丰富的实物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