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给侧改革可让旧产品增加新效用

《供给侧改革引领“十三五”》汇编吴敬琏、厉以宁等专家学者解读供给侧改革的系列论述

2016年2月6日惠州日报阅读/特别报道
字号:T|T

2016年是“十三五”开局之年,中国经济下行压力明显,正面临变革的关口。随着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落下帷幕,“供给侧改革”成为当下中国政经语境中最热的词汇。中信出版社特邀吴敬琏、厉以宁领衔解读 “供给侧改革”,推出2016年经济趋势类开年大书《供给侧改革引领 “十三五”》。他们的系列论述对于今后推进供给侧改革具有重要借鉴意义。

中国宏观调控思路正在发生重大转变

2010年以来,中国经济增速一直面临下行压力,直到2015年第三季度同比增幅降至6.9%,至今尚未扭转下行趋势。诸如结构性产能过剩、企业债务高企、房地产库存过多等众多重要经济难题横亘在前,短期内难以得到有效解决,使经济增长动力越加羸弱。

就在中国经济面临变革的关口,2015年11月10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财经领导小组会议上首提 “供给侧改革”。11月11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再次强调“培育形成新供给新动力”。11月17日,李克强总理在“十三五”《规划纲要》编制工作会议上强调在供给侧和需求侧两端发力促进产业迈向新高端。11月18日,习近平主席在APEC会议的演讲中再次提到“供给侧改革”。高层领导一个月之内4次提到 “供给侧改革”,这传递出一个明确的信号:“三驾马车”的需求管理已进入瓶颈,今后的经济宏观调控将偏重于供给侧。供给侧改革是2016年改革与发展的一大重点,是中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突破口。

供给侧主要包括新增资本、新增劳动力和效率提高等三个因素

提出供给侧改革的背后逻辑是什么?如何改善供给?政府、企业和社会在这个变革的突破口应该如何去做?供给侧改革的难点和重点是什么?在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专家审定的 《供给侧改革引领“十三五”》中,吴敬琏、厉以宁等对上述问题做出了权威而又全面的政策解读。

吴敬琏认为,我们从过去讨论宏观经济问题的时候主要着重在需求侧转向着重供给侧,这是非常重大的转变,是积极的转变。供给侧存在问题提出很久了,但是在分析问题、提出解决办法的时候,往往把重点放到了需求侧。供给侧主要包括三个因素:第一个因素是投资,就是新增资本;第二个因素是新增劳动力;第三个因素是效率提高。在中国目前的发展背景下,改善供给方最重要的是提高效率,着重在第三个供给驱动因素,即在效率提高上下工夫,这是非常重大的转变,对它的积极意义怎么估计都不过分。

厉以宁指出,供给端调控是中期调控,因为它涉及发展方式的转变、部门结构的调整,还包括技术水平的提高,这跟需求调控是不一样的。现在需求端和供给端两个方面的调控要并重,过去只强调了以需求调控为主。需求调控转到供给调控,其中会碰到一系列难题,需要加大改革的速度和力度,真正做起来并不容易。因为发展方式的转变涉及 “关停并转”,这样就容易产生问题,“关停并转”会导致工人下岗失业。

在谈到供给侧改革创新时,厉以宁讲了这样一个故事:“某梳子制造厂有4位推销员,厂里要求他们把梳子卖到一座寺庙去,第一个推销员去了,空手回来,说庙里和尚根本不需要梳子;第二个推销员去后,卖掉好几十把梳子,办法是:和尚虽不蓄发,但经常梳头有利于头部血液循环,有利于延年益寿;第三个推销员卖掉几百把梳子,原来庙里方丈接受了他的建议,香客来烧香,头发里经常沾满香灰,若庙里多备些梳子供香客梳头使用,他们因感庙里的关心,香火更加旺盛;第四个推销员则带回上千把订单,他的方法是,说服方丈把木梳作为纪念品送给香客,把香客最喜欢庙里的对联刻在木梳上,另一面再刻了‘吉善梳 ’三个字。”“同样的商品为什么会有不同的结果”?厉以宁认为,这主要是4位营销员对产品的功能有不同理解。“第一位营销员只是从梳子的梳头功能去考虑市场,把目标市场局限在产品功能适用性上,第二位则对产品的附加功能做了拓展;第三和第四位不再局限在产品的目标市场,而开发了产品更多新功能和价值。”厉以宁认为,打通梳子的新功能,让旧产品增加新功能,这就是供给侧改革。 (凤 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