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虫博士地头讲课,现场开药方

市农技推广中心博士刘凤沂用知识征服虫子,用坦诚赢得农民的信赖

2016年3月9日惠州日报惠州新闻
字号:T|T
    ▲菜场负责人与刘凤沂讨论定下培训课的时间。

▲菜场负责人与刘凤沂讨论定下培训课的时间。

刘凤沂到菜地察看菜叶生长情况。

刘凤沂到菜地察看菜叶生长情况。

    ▲这种跳甲只有牙签头大小,但很难消灭。

▲这种跳甲只有牙签头大小,但很难消灭。

春耕开始,农民们忙着耕种,市农技推广中心的专家们也忙开了,赶着去田间指导春耕。市农技推广中心博士刘凤沂也没闲着,春天气温升高,在地里隐藏一冬的害虫,纷纷出来危害农作物,她的工作就是与这些虫子做斗争。她要用最安全的方法,把害虫灭掉,确保市民的餐桌安全。

这位来自黑龙江的治虫博士,用自己的知识技能征服虫子,同时用坦诚赢得了农民的信赖。她笑言:“如果不能帮农民解决问题,再高的学历也没用。”

天气转暖,她却忧心忡忡

  蔬菜是老百姓餐桌上每天必备的食材,蔬菜是否农药超标,是大家非常关心的事。

日前的一天,刘凤沂从市区出发,前往仲恺高新区陈江街道的一个菜场去实地了解虫子的活动情况,指导菜农做好防虫措施。当天天气晴朗,太阳晒得大家暖洋洋,但刘凤沂的心情并不是很好,心事重重。“天气转暖,菜地里的害虫就出来了,不知现在菜地的情况怎么样。”

刘凤沂所说的菜地,是一块位于仲恺高新区陈江街道青春村东阁村民小组的菜场,面积有几百亩。来到菜场,还有不少耕地没有种上农作物。刘凤沂有些着急,她找来菜场负责人惠州宗记农产品种植专业合作社的负责人杜先生,杜先生告诉刘凤沂,菜场的一些地方已经种上了蔬菜,没种上蔬菜的菜地,准备轮作种甜玉米,正在育苗。还有一些地方种瓜果,另外一些因为春节期间没有采摘、已开花的菜心地,准备翻耕后种蔬菜。

菜地里的菜心长势不错,一片绿油油,不少工人正在菜地里摘菜。刘凤沂下到菜地里仔细察看菜叶和菜地的情况。“这里还是有虫害,瞧瞧,菜叶都被咬出很多洞。这些洞,就是黄曲 条 跳 甲(下简称跳甲)咬的。”她发现蔬菜叶子上有不少虫眼,看来菜地里的虫害还不少。杜先生表示,由于去年冬季比较寒冷,不少害虫都冻死了,但随着气温的上升,虫害又多了起来。

“这种就是跳甲。”在地里的一棵菜心上,刘凤沂找到了一只跳甲,这种跳甲只有牙签头大小,但很难消灭。气温高时,几天就生长起来,灭了一批又长出一批。

菜农们追着她开除虫药方

  为了让市民餐桌上的蔬菜更安全,在这个菜场的200亩地,刘凤沂正在进行一项实验。这是一项省级的科研实验,在菜场设立一个蔬菜农药污染控制关键技术试验示范基地。刘凤沂要在这块菜地上进行蔬菜农药污染控制的试验。这项实验的目标任务:减少化学农药使用量20%以上,控制蔬菜农药污染,保护自然生物种群平衡,构建健康菜田生态系统。

根据试验要求,市农技推广中心已经将黄板、诱捕器送到了菜场,春耕开始后,这些黄板、诱捕器就要派上用途。黄板是一亩地要用15~20套,工人需定期检查黄板,沾满害虫的黄板要及时更换,而且还要记录下来。诱捕器是每亩用一套,需定期检查诱捕的虫数,还要及时清理害虫。刘凤沂说,黄板是用来防治跳甲,诱捕器是用来防治甜菜夜蛾。

考虑到青春村的种菜菜农比较多,刘凤沂还与杜先生商量着,市农技推广中心要召开一个有关蔬菜病虫害的培训,她要给菜农讲课,指导菜农怎样安全用药来灭害虫。

刘凤沂说,杜先生的菜场很大,在菜地现场开蔬菜病虫害防治培训,可以直接到菜地看,进行现场教学,什么害虫该用什么药,这样菜农就一目了然。“现在有不少菜农用农药时也很盲目,去农资店购买农药时,店员说什么药好就买什么药,有时使用起来是不对症,害虫没灭到,还污染了环境。”为了让农民能安全对症使用农药,刘凤沂每年都要多次下乡到田头给菜农培训。

“地头讲课,现场开药方,菜农最欢迎这样的培训了,参加这样的培训实用,有效果。”杜先生说,上次刘凤沂也是在他的菜场举行了一次培训,讲完课后到菜地去实地讲课,她边看菜地里的害虫边告诉菜农该怎样除虫,以至于菜农们追着要她开除虫的药方。

  迷迷糊糊踏入农业,实验室里看到虫子就恶心

  别看刘凤沂对虫子这么熟悉,实际上,她也是迷迷糊糊地踏入农业这个行业,当初她看到虫子也是很害怕的。

1968年出生的刘凤沂是黑龙江人,从小在东北出生长大并在那儿成家立业。刘凤沂的父母在黑龙江省佳木斯一个农场上班,平时她会跟着父母下田种种菜,对农作物比较熟悉。考大学时,机缘巧合她考上八一农垦大学植物保护专业,而那时,她连植保是什么都不知道。

在大学的实验室里,刘凤沂看见很多瓶瓶罐罐,里面用福尔马林泡着各式各样的虫子,当时她心里就涌起了一阵阵的恶心,对虫子充满了排斥情绪。好在大学里跟虫子打交道的机会并不多。

大学毕业后,刘凤沂进入黑龙江省农垦科学院情报科工作。也没有什么机会与虫子打交道。1996年,她结婚了,一年后女儿出生。2000年,随着科研转企,刘凤沂的危机感也随之而来。她感觉工作存在不稳定性,为了更好的生活,她得想出路。刘凤沂决定去读研。2002年,她考上了东北农业大学在职研究生,念植保专业,主要研究杂草及草害。

读博士时为做实验养虫子

  真正与虫子零距离接触是在她读博士的时候。

读博时,因为搞科研,刘凤沂不仅要养虫子,还要到棉田里采虫。只有多采、多养才能筛选出适合做实验的虫子。“天天看虫子,把虫子养得肥肥胖胖,反而觉得虫子肉乎乎的样子很可爱。”

2004年,刘凤沂在南京农业大学读起了博士,主要研究虫害。脱产去读全日制的博士,刘凤沂可以说是撇家舍业。4年里,她把女儿放在家里,由父母带着,她走的时候女儿还很小。从外表上看,刘凤沂是个很温和的人,但她的内心却始终有一股韧劲。

南北差异大,花2年熟悉情况

  2008年,惠州市政府发出招聘农业科研人员的信息,刘凤沂恰好看到了,于是投了简历。刘凤沂被招来惠州,她带着女儿来到了惠州。

从北方到南方,陌生的地方和工作让刘凤沂感到了巨大的压力。刘凤沂说,自己搞科研的时候有专攻方向,一些基本理论在北方适用,在南方却不适用,北方与南方的农作物种植情况、虫害等都不同。例如北方的水稻为一季,而作为水稻主要产区的南方,水稻则为两季。在北方,水稻“两迁”害虫(稻纵卷叶螟和稻飞虱)的发生率小,危害程度不重,并不是主要虫害,而在南方则完全不同。还有果树,北方没有石榴、香蕉等果树。刘凤沂对南方不少果树的生长发育和管理情况一无所知。而在不少人看来,作为一名博士,应该什么问题都懂。“刚到惠州,基本上什么东西都要重新学,压力很大,但我不能因为南北差异而不做好事情。”刘凤沂说,自己不能辜负大家的期望。如果不能帮农民解决问题,再高的学历也没用。要尽快适应,得付出很多。

刚来惠州工作的前两个月,刘凤沂经常跟同事到惠阳的一些乡村做实地调查,有问题就相互磋商,同事都会毫无保留地为她做解答。刘凤沂非常庆幸自己能遇到一帮好领导、好同事。在他们的帮助下,她花了近两年时间,通过频繁的下乡,慢慢对惠州的农业熟悉起来。

为了能尽快熟悉惠州农业情况,下班后,刘凤沂就常常在办公室里加班。为此女儿常抱怨道:“就你在这里加班不理我。”就算是现在,刘凤沂还保持着这样的习惯。下班后,常常留在办公室里加班,查资料写论文。

  工作之外,用晚上及周末时间帮农户答疑

  市农技推广中心每年都要举办“阳光培训”、“新农民培训”等,为农业企业、专业合作社成员作知识、技能培训。讲课自然少不了刘凤沂这个治虫博士。每次讲完课,大家都像粉丝一般围着她,要她开管治虫子的方子,还要她的微信号。

“刘博士,帮我看一下,为什么我的黄瓜老是长不大?”在刘凤沂的微信里,收到了不少来自农户的疑问。大棚里的黄瓜,新叶不长,刘凤沂一看就知道是除草剂造成的药害。“很多农户发图过来,有些是一眼就能看出问题、给出指导建议。还有一些是从图片上看不出问题,一定要到现场看。”于是,刘凤沂经常在本职工作以外,利用周末时间跑到农户的田里帮助他们解决问题。因为农户白天要卖菜,有一次刘凤沂晚上跑到惠阳阳光村的一个农户那里作讲解,忙完回到家已是晚上11点多了。

对于农户的疑问,刘凤沂不一定都懂,这时候她会告诉农户:“我先回去查查资料,弄清楚了我再给你回复。”她的坦诚赢得了农户的认可和信赖。对此她也挺有成就感,感觉农民待自己如亲人一般。有一次,她到惠阳讲课,教农户对付番薯橡皮虫时,应该用什么药,既低价又无污染,百姓学到后很高兴,马上就到田里砍甘蔗、摘木瓜给她吃。

在惠州工作,让刘凤沂的体会很深:“在惠州做农业很受人尊重,感觉到自己做了很多有意义的事情。”

  足迹踏及惠州大部分乡村,发表论文10余篇

  对待虫子,刘凤沂从不手软。2009年至2010年,刘凤沂主持了两个关于病虫害防治的市一级科技项目。适逢水稻旺生期,在非常炎热的天气下,刘凤沂跑到稻田里采两迁害虫。“病虫不等人,不管天气好不好,马上就得下乡。”在炎热的天气里,即使出门前擦了防晒霜,一出汗就全没了。“哪有那么多讲究。”刘凤沂说,下乡时她经常懒得装备,因为不方便工作,连帽子都很少戴。而她的手臂,戴了袖套时就被晒成“三截棍”,穿上短袖就被晒成“双节棍”。

如今,市农技推广中心有6个专家组,各个县区都有负责农业指导的专家。刘凤沂主要负责大亚湾区和仲恺区。面对一些比较大的灾害性天气,她还要全市到处跑。来惠的8年时间里,刘凤沂将全市的乡村跑得七七八八了,去得最多的是惠阳等地的农业大镇,多是到农田多的农业种植户那里去。

来到惠州后,刘凤沂经历了惠州两次重大农业灾害性天气。2012年,台风“天兔”横扫惠州,惠东县的香蕉园、仲恺区的蔬菜大棚、惠城区的玉米田等遭到重创。2015年底至2016年初的霜冻,又伤害了博罗、惠东、惠阳等地的农作物,尤其是惠东县铁涌镇的马铃薯,伤情严重。在重大农业灾害面前,刘凤沂和农业专家们一刻没闲着。灾害天气前,要通过微信公众号、手机短信、网站等渠道,宣传农技信息,通知农户对农作物提前采取覆膜、覆盖、加固等防备方法,还要亲自下乡,到一些重点区域去走访指导。灾害天气后,针对受损农作物,则要指导农户排水、如何科学改种、土壤如何恢复、农作物如何挽救,提醒农户进行叶面施肥,提高作物的抗寒能力,无受害的农作物及时采摘等等。今年春节前的霜冻期,刘凤沂一个星期就下了6次乡。

刘凤沂不仅下乡,还写材料、搞科研、写论文。在田间调查完,回头就整理数据,在《广东农业科学》、《农药》、《世界农业》等专业性一类期刊上发表。来惠工作后,她发表了大大小小的论文10多篇,有的论文还在国外期刊上发表。她主持的多项省市科研、推广项目获省市科技进步奖、农业技术推广奖达5项之多,她已成为了省市的农业科技专家。“中国的国土辽阔,很需要病虫害管理,即使我以后退休了,还是有很多事情可做,还可以继续做贡献。”刘凤沂高兴地说。

  本组文/图 本报记者朱如丹 陈春惠 统筹 本报记者朱如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