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牧青春的诗行

□步缘

2016年4月24日惠州日报西湖文艺
字号:T|T

“三十而立”是令人既自豪又颇感压力的字眼。当我看到黄成龙的诗集《三十而立》时,不禁大吃一惊:时间过得如此之快。在我印象中,黄成龙走出大学校门并不久,一眨眼便直达 “三十”,实在令人对时光又多一层认识及对生活产生许多留恋。我记得,黄成龙跟别的年轻诗人一样,怀着诗歌创作的激情步入社会。他承担着生活的各种压力,仍诗心不辍,独自行吟。他是一个虽经挫折而百折不挠的倔强青年,更是一个矢志不渝的“诗歌灵魂”。

在黄成龙的诗歌作品中,常常能读到“春天”一词,此时我必精神百倍。因诗歌表述背后,总有些许故事流露出来。如《春天》一诗,这样写道:春天啊,我背对着城市和河流行走/春天啊,我热爱的事物发出泥土的芬芳//一只蝴蝶从我体内飞出/我弯着腰呼吸鲜美的水声/春天啊,一切赤裸裸的/我看见装在旷野里的阳光没有阴影……诗人似乎在平静地讲述他遇到的某些事情。诗中写到“城市”“河流”“泥土”等。这些意象物,像闪闪发光的星星闪烁,甚至在挑逗我们那沉默的想象。这便是诗歌艺术。

黄成龙走出属于自己的路子,不论在诗歌语境里,还是创作的意图方面,他一直流露出对文本的自信,即是作品朴实、可信,来自于现实生活,而较现实现象更加有亮点。无疑,这就是诗人能够持久创作的最好状态。譬如,《三十而立》一诗中,诗人写道:如果,春天里没有什么灾难和变故/气压从此升高,挤开鱼缸里的水面/就这么,鱼跃龙门……一个诗人,他驾驭文字的状态,直接反映在字里行间。以上诗句流畅地表达,是一种自信的表现。这在诗歌里,能够令人获取一种向上的力量。而诗中的“灾难和变故”,是一种对人生挫折的描述。诗人用“如果”假设一种状态,同样是一种敢于面对生活各种困难的自信。

当前,诗人的现代诗歌创作不再拘泥于诗歌格律、结构、语言的形式。他们会摒弃条条框框,周旋于深厚的情感之中,自由地发泄内心的“出格”情节,展示来自个人、社会的某些情感。于是,诗人以独特的形式,诠释着自己对世界、对人生、对不同文化的理解和对亲人、爱人、友人的爱。黄成龙在《一枚月亮静止在树上》一诗中,对“一枚月亮”多角度展开想象,他写道:一枚月亮静止在树上/它的悬挂,来自于我的心/当它静止在一棵无花果树上/小鸟的惆啾和大海的澎湃/被放逐到没有归期的远方//一枚月亮静止在树上/开始了浪漫的梦之旅/现在,它静止在沉重的无花果树上/已经走在千里之外的堤岸/它只有是一盏灯:早起的马灯/看哪,梦的灵魂附和在枝上开花/被它一朵朵点亮如果没有“奔放的心境”,他哪能如此自如地“戏弄”一枚月亮,让她“来自于我的心”,让她“静止在一棵无花果树上”,让她“开始浪漫的梦之旅”……可见,这是思维的扩展,是诗歌意境有效展开的体现。

每个诗人,在不同年龄阶段,其诗歌作品风格总会有所变化。黄成龙也一样,最新的作品《大亚湾纪事》、《增城广场》等,均采用“长句式”表达,体现黄成龙近年来进行了各样尝试。这些作品,是许多年轻人在经历青春之轨迹时汲取力量的精神食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