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大组团构筑新型城镇化格局

我市紧紧围绕“核心在人产城融合”抓好国家新型城镇化综合试点

2016年5月17日惠州日报要闻
字号:T|T
博罗园洲镇城镇面貌日新月异。 本报记者李燕文 通讯员梁国伟 摄

博罗园洲镇城镇面貌日新月异。 本报记者李燕文 通讯员梁国伟 摄

    惠阳沙田体育文化公园。
    本报记者黄尉宏 摄

惠阳沙田体育文化公园。 本报记者黄尉宏 摄

  2014年7月24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到山东德州考察新型城镇化,与德州袁桥社区居民围坐拉家常。这些居民大部分是“新市民”。李克强说:“新型城镇化就是要让你们过上和城里人一样的好日子,今后会让你们生活得更好。”

  走进博罗县园洲镇区,原本只具排水功能的中心排渠变身城市长廊客厅;荒地、荒山变身休闲公园。

S356线是惠阳县的东大门,通往惠东、汕尾等地,原来坑洼不平的路面去年底铺了沥青,道路两旁也种上了景观树,面貌为之一新。

惠东县银基商贸城改造后,将成为惠东县的新地标。

……

这一幕幕是实施新型城镇化给我市带来的点滴变化。2014年底,我市成功入选国家新型城镇化综合试点的64个地区之一,也是全省列入试点的4个市之一。今年,市党代会和市“两会”均提出要推进新型城镇化综合试点工作,到2020年,常住人口城镇化率达75%,实现城镇基本公共服务常住人口全覆盖,形成均衡协调发展新格局。

惠州为何会成为国家试点?

惠州发展特点具有很强代表性

惠州为何会成为国家试点?这是因为惠州的市情和发展特点在广东省乃至全国都具有很强的代表性。

惠州既有广阔的陆地,又有大面积的海域,全市陆地面积1.13万平方公里,面积超过珠三角9市总面积的1/5,目前开发强度仅为10%左右;海域面积达4820平方公里,海岸线长281.4公里。

“在陆地国土空间与海洋国土空间协调开发尤为迫切的时代背景下,通过陆海一体的统筹规划安排,对推进新型城镇化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市发展和改革局有关负责人表示。

此外,惠州的城镇化水平偏低。2013年,惠州城镇化水平仅66%,居全省第8,远低于广州、深圳、佛山、东莞等珠三角发达城市,但又高于河源、韶关等粤东西北欠发达地区。

“惠州开展新型城镇化综合试点具有巨大的空间,探索积累的经验在全省乃至全国有广泛的示范意义。”该负责人说,探索实施新型城镇化,能够不断完善城市功能,对打破城乡二元格局有着重要意义。

市住房与城乡规划建设局局长甘少权认为,新型城镇化实施中心城市带动战略,通过推进空港、海港、铁路和干线公路网等市域重大基础设施建设,可提升中心城区三大组团(惠城组团、惠阳—大亚湾组团、仲恺组团)中心服务功能。加快推进三个县城扩容提质,惠东县城、博罗县城可逐步成为市区发展的 “第四组团”和“第五组团”,龙门县城要向东南扩展,逐步发展为城市“第六组团”。

新型城镇化带来什么?

城镇扩容提质承载能力增强

开展国家新型城镇化综合试点1年多来,我市新型城镇化发生了哪些变化?

穿梭于城际间的高楼大厦,驱车行走在崭新的道路上,漫步于各大休闲公园,日新月异的城貌变化冲击着市民的视觉,这是实施新型城镇化给人最直观的感受。

沿着完成改造的S356线,来到惠阳区沙田镇,只见镇文化体育公园已建成使用,人民路、山地公园等项目正在推进建设中。据沙田镇常务副镇长冯轶锐介绍,在试点新型城镇化工作中,沙田镇依托山地旅游和温泉旅游项目,建设成为山地休闲旅游小镇,走一条以旅游引导的节约、绿色、低碳、智慧的新型城镇化道路。

走进博罗县园洲镇,街道整洁干净,高楼大厦规划有序。园洲城市长廊客厅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犹如鸟语花香的大观园:大门古色古香、亭台轩榭错落有致、假山池沼点缀其间。小桥流水与花草树木相互映衬,古代与现代文化相互映衬,别具风味。而这里原本只是一条排渠,现在新型城镇化中成为一道靓丽景观。

除了城市长廊客厅,闲暇之余,园洲居民梁先生还会骑自行车到新建成的刘伯温公园、借山公园呼吸新鲜空气,聆听虫鸣鸟叫。他感叹道:“新型城镇化的不断推进,让一大批基础设施建成投用,不仅镇容镇貌日渐提升,群众的生活质量也上去了。”

不仅如此,近年来,园洲镇还投入4亿多元建成振兴大道、和安大道、东坡大桥等路桥,总里程达到150公里,将镇内各村串联起来,构建“三轴四线”交通网络,形成各村到镇中心“10分钟生活圈”。

甘少权介绍,新型城镇化让城镇建设提质,加快了城镇的扩容提质,增强了综合承载能力。

农民过上和城里人一样好日子

  实施新型城镇化给城镇面貌带来巨变的同时,让到城市打拼的农村人成为真正的城里人,享受到城市的公共服务资源。

一家老小住在博罗园洲镇某高楼商品房里,老张和妻子每天上午7时30分出门,赶公交车到公司上班,父母带着小孩到楼下花园或到附近公园散步。

来自四川的老张是个地道的农民。在园洲打拼已10年,随着园洲镇新型城镇化的不断推进,城镇商品住宅、公园等拔地而起,城市功能日益完善。于是,他和妻子决定在园洲定居。他和妻子用多年的积蓄给了首付,并于去年将房子装修好,把父母和孩子接了过来。他和孩子的户口也落户园洲,过起了城里人的生活,享受着与当地人同等的教育、医疗等公共服务资源。他说:“自己以前不在孩子身边,而且农村教育条件不比城市,怕小孩教育出现短板。”如今,随着落户园洲镇,他的这种担心就烟消云散了。

新型城镇化的推进,让越来越多像老张一样的农民成为“城里人”,享受着城里的生活资源,提升了生活品质。

如何实施新型城镇化?

人的城镇化

本质是农业转移人口的市民化

  实施新型城镇化,不仅仅是城镇建设的提速,更主要的还是“人的城镇化”。人的城镇化,本质是农业转移人口的市民化。

人的城镇化应如何实施?市 “两会”提出,推进户籍制度改革,有序放开落户条件,促进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鼓励务工人员就近购房,逐步实现基本公共服务常住人口全覆盖。

我市已推行“一元化”户籍登记管理制度,取消农业和非农户口的差别,统一称为惠州市居民户口,优化和拓宽市民化的渠道。为让新市民真正融入城市,我市积极推进社会服务均等化,将新落户市民统一纳入城市教育、医疗、养老、住房等社会保障体系中,使新市民得以享受城镇公共资源和社会福利。

随着“人的城镇化”的不断深入实施,外来务工人员和农民逐渐成为“城里人”,渐渐融入城市。

在惠东县平山街道青云工业区,就有这样一群人。“我们厂有近30户在县城购买了商品房。”惠东县玫瑰针织厂厂长赖耀宗告诉记者,对购买商品房的工人,厂里给予支持和鼓励,如帮忙筹集首付。

对于惠州市老铭人服饰有限公司员工来说,他们的“进城梦”似乎更有盼头。该公司总经理邱泉顺说,为让工人在当地尽快有个家,公司多年前就在平山街道黄排社区购买了宅基地,并计划将该宅基地建成工人生活小区。“目前正向有关部门申请报建。”邱泉顺说,初步设想是建设约85套住房,每套面积约90平方米,这些房子届时只收取一定的成本费。接下来,该公司还将争取多建工人住房,到达200套以上。

产城融合

有效解决农民洗脚上田后的就业问题

甘少权指出,推进新型城镇化要注重产城融合,提高城镇的可持续发展能力。农业人口转移进城,必须要有稳定的就业岗位。坚持产业化与城镇化互动并进,加快产业结构调整,促进重点企业、产业链、产业群和工业园区全面发展,这样才能提供更多、更好的就业岗位。

惠东县平山街道以鞋业产业为依托,充分推动产城融合。银基商贸城是惠东县最大的商贸城之一,近期拟投15亿元进行改造。银基商贸城开发有限公司有关负责人介绍,改造后将通过参股等形式,吸纳300家鞋服企业进驻。

平山街道办有关负责人说,鞋业和服装产业是惠东的主要经济支柱产业,改造后的银基商贸城与经济支柱产业“联姻”,将为城市的产业发展注入新活力,也为市民提供更多的就业岗位。此外,平山街道还将引进龙源鞋业进驻陈塘,公司投产后,预计年产600万双鞋。

产城融合,园洲镇也走出自己的路子,利用较好的产业基础,实现产业结构优化,产业多元化。如加快服装产业升级,通过签约中国·园洲时尚产业城项目,吸引大批优质的产业高端资源聚集,打造成一个集创意、设计、研发等功能于一体的时尚产业城。推动产业多元化发展,以推进省重点项目欣旺达新能源产业基地为契机,带动该镇电子产业发展;以安华物流为辐射,加快现代商贸流通业发展。

产城融合有效地推动了产业的发展,有效地解决农业人员在城镇的就业问题。

基本服务均等化

城镇化可提高人民生活水平

  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副研究员、经济学博士汪德华认为,新型城镇化可以提高人民的生活品质。“城镇的公共服务体制优于农村,城镇化也是人民生活水平提高的一个过程。”

他说,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是新型城镇化的发力点。不仅要实现城市内部非户籍人口和户籍人口的基本均等化,还要强调在城镇之间、区域之间的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这样,“人城市化”的问题就能迎刃而解。

甘少权认为,要推动中心镇转型升级,推进城乡基础设施和社会公共服务设施对接,提高城乡公用设施共享水平。建设一批具有产业支撑、富有地域特色、人居环境良好的中小城镇,形成县城、中心镇、一般镇城乡一体协调发展的局面。

基本服务均等化的推进,打破城乡基本服务的二元化格局,市民能够共同享有更好、更优质的基本公共化服务,在教育、医疗、文化等方面均能享受更优的服务。

“城乡公共服务不均等,是惠阳推进新型城镇化要竭力突破的问题。”惠阳区发改局副局长林立宏直言,惠阳将致力建立完善的义务教育、公共卫生支出、社会保障、保障性住房成本分担机制等。

博罗园洲镇党委书记熊满池说,作为建制镇新型城镇化示范试点,该镇始终坚持“以人为本,产城融合”的理念,推动新型城镇化进程。该镇按照民生优先、共建共享、城乡一体的原则,从群众最关注的基本需求出发,不断提升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水平。

其中,优先发展教育事业,先后投入5亿多元用于教育基础设施建设,推动优质教育资源向新型农村社区分布,实现教育优先发展、均衡发展、协调发展。去年,该镇新增1000多个公办学位,共为全镇外来务工子女提供公办学位7093个,切实解决外来工子女教育问题。

  统筹 本报记者贺小山

采写 本报记者戴 健李燕文 赖金朗 黄尉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