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歌苓携新作签售千余读者排长队

和惠州读者精彩对话,寄语文学爱好者多读好书

2017年8月13日惠州日报南国书香节 阅读嘉年华
字号:T|T
▲严歌苓。

▲严歌苓。

▲严歌苓签售现场非常火爆。

▲严歌苓签售现场非常火爆。

▲读者与严歌苓合影留念。

▲读者与严歌苓合影留念。

  昨日,一袭白裙,严歌苓携新作《芳华》来到惠州南国书香节现场。她敞开心扉,用严歌苓式语言,与惠州读者精彩对话,酣畅淋漓,撩动读者内心。签售现场上千人排队签名,从头到尾,严歌苓始踪保持白天鹅般优雅姿态,微笑配合每一位读者的合影要求。

人物名片

严歌苓,美籍华人,中文和英文作家、好莱坞专业编剧,是享誉世界文坛的华人作家,是华人作家中最具影响力的作家之一。作品常被翻译成法、荷、西、日等多国文字,是少数多产、高质、涉猎度广泛的作家。其代表作《金陵十三钗》《陆犯焉识》分别于2011年和2014年被中国著名导演张艺谋拍成电影。

  《芳华》是对自己年轻经历的忏悔和反思

昨日上午9时,惠州会展中心二楼新闻发布中心,距离严歌苓读者互动活动还有半小时,许多读者已迫不及待地进入现场等候。很快,几百个座位座无虚席,后到的一些读者站在走廊里。

一开场,一袭白裙的严歌苓身姿挺拔、优雅地来到了惠州读者面前。“您这次带来的作品《芳华》,讲述了一个什么样的故事?”主持人开场切入到她的新作 《芳华》。“这个故事非常贴近我的人生经历。我从军13年,从12岁到25岁,我的青春芳华都献给了部队。”严歌苓娓娓道来,讲述起自己青春芳华时在大西南的那段经历。她坦言,《芳华》是对自身的批判,是对自己年轻经历的忏悔和反思,是比较痛彻的写作。

严歌苓介绍,《芳华》已被冯小刚导演拍成了电影,剪辑已完成,将于今年国庆期间上映。她透露,她对这部作品非常有自信。

希望读者通过互动来对她解密

严歌苓说,她这次到来特别想和惠州的读者沟通。“读我书的人,多多少少对我的经历有所了解。”她希望读者通过互动来对她“解密”,更加了解她。

“《陆犯焉识》显得特别厚重,《白蛇》感觉有点超现实主义,这样的跨度,您是怎样把握的?”主持人代一位读者抛出了互动的第一个问题。

严歌苓说,对《白蛇》她从形式上非常精心去构造。她在美国读创作研究生时,发现西方小说家对小说形式的探索是多种多样的,小说的形式美在艺术上达到了一定高度。《白蛇》其实体现了她对形式架构的考究。《陆犯焉识》承载的思想、思考和对故事的占有都非常丰富,所以不用形式来分散读者的注意力。创作小说之前,她会对小说的形式和叙述语气进行很长时间考量。如果叙述语气错了,她认为小说就失败了。《陆犯焉识》中,“我从始至终保持非常荒谬诙谐的语气,开着玩笑叙述祖父的故事。”

一位中年读者拿着一本 《陆犯焉识》,他说,他和很要好的两位朋友都是“严粉”,其中一位朋友是在大西北流着泪看完这本书的。这本书让他们在人性、社会、历史、哲学等方面都感悟很深。对于《陆犯焉识》被改编成电影《归来》只占了三分之一不到的内容,他感到很遗憾,期待能拍一部宏大的电视剧来体现原著风味。对此,严歌苓说,《陆犯焉识》正在改编成电视剧,到时能满足读者的要求,她自己也非常期待。

想做老老实实的小说家,尽量少做编剧

一位读者 “红衣少年”很好奇,《芳华》中,严歌苓是否将自己藏在哪个人物里。严歌苓说,自己有一系列的小说《穗子的故事》,穗子有时是主角,有时是叙事者和观察者。“小穗子这个人物你们要注意,她是一个表现派、印象派的严歌苓,不是一个真正的严歌苓,似实似虚的一个人物。”

身兼小说家和编剧双重身份,严歌苓是愿意打造经典的文学作品,还是写优秀的剧本?“我的方向是做一个老老实实的小说家。”严歌苓说,写小说能体现她的文学审美观,以及藏在文学里的哲学、社会学,包括对人性中心理学和行为学的探索。如果写小说实现了她的探索,就完成了任务。至于影视改编,跟她就没有关系了。

“很多导演找我做编剧,很难拒绝。这次冯小刚导演找我做《芳华》的编剧,因为这个编剧很难找别人做。第一手细节的掌握需要当年经历过文工团生活的人。”严歌苓认为自己不是一个合格的编剧,因为编剧需要和导演配合。创作时有他人的创作主旨,她会非常压抑,很痛苦。“我是很难和别人直面争论的人。我的争论只放在我的笔下,所以我尽量少做编剧吧。”

形容自己像猫一样,对新鲜事物抱有好奇心

一位读者认为,严歌苓实现了文学创作无禁区,从不重复自己,一直在发展自己,所以想知道她会不会有新的突破。

严歌苓说,一位作家能否写出多少种类的小说,完全在于其对完全不同领域的生活感不感兴趣。“我对自己的形容就是猫一样的好奇。”严歌苓对很多的事情会非常好奇。一旦好奇,她会进入考察。如果考察已经足够她写小说,几年后还有足够浓厚的兴趣,她会写出来。严歌苓认为,自己每一本小说都有一个独特的叙述形式来承载。“一辈子写一种语言,对我来说是挺可怕的。今天的严歌苓是比较严肃的,如果你们进入我的生活,会发现我无时不在开玩笑。”

惠州学院文学与传媒学院拿了一份学生论文集 《严歌苓论文集选》,作为礼物送给严歌苓,严歌苓表示很喜欢。谈到文学评论是否对自己写作产生影响时,她说,创作一定要下意识,一定是一个浑然自觉的状态,非常自由自在。“看完评论汲取了营养,产生了对话,就要把它忘掉隔开,虽然不可能完全没有影响,但是要把自己重新放回自由自在的创作里。”

本组文字 本报记者方莲花

严歌苓寄语

●关于阅读

睡前要读一本书。我自己的经验是,不管白天有多乱,晚上读书会冲洗白天乱七八糟的信息。伴着美丽的语言入睡,这是非常美丽的一种生活方式。●对文学爱好者

多读好书,多阅历生活。行万里路,破万卷书。对别人的生活、对社会要多感兴趣。●关于书香节

第一次到岭南来参加书香节,广东读者非常热情,我非常高兴。可惜时间太仓促了,没有机会多看,机会留给下一次吧。●对惠州读者

希望我们一直这样沟通下去。我写着,你们读着,这是一位作家最开心、最满足、最如愿以偿的事。

  本版图片 (除署名外)本报记者钟畅新 摄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