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怀恋的,都会回来

□高琳

2020年04月18日惠州日报西湖
字号:T|T

江水日夜奔腾,海水潮涨潮落,带走了什么,留下了什么,并没有多少人知道。但我知道那些在冬天逝去的东西,一定会以某一种方式在春天复返。我们怀恋的,都会回来的。爷爷送的表指针已经停止了转动,但我对他的思念却不会停止……

一场春雨,就像一位故人的到来。晨起漫步街头,迎面吹过一阵风,就可以让身居异乡的我思绪飘得很远,尤其是在雨中,那些久远的记忆随雨声复返,在心里掀起千层波澜,挥之不去。

我的心绪迷蒙,首先想起了已仙逝多年的爷爷奶奶!我寻思着,以往每年回老家过年,都会按家乡风俗上山拜祭他们的。今年因为疫情,在家没待几天就回到广东,母亲在家里也不敢出门。窗外的雨一直下,阳台的海棠花开了,枯木长出了新枝,我想家乡山坡上的野菊花也应该开了吧?

2020年这个春天美得孤单,居家闲暇之余,整理各类物品,我在饰品柜中发现一物令我感伤不已。那是一块精美的上海手表,是爷爷送给我的。这也是我人生得到的最珍贵的第一份礼物!

我清楚地记得,那是我读小学时一个秋天的夜晚,兰桂芬芳,月亮在庭院洒满了银光。爷爷回家时慈祥地唤我:琳儿,我送你一样东西,希望你珍惜时间好好学习!爷爷递给我一个小盒子,打开一看,原来是一块精美的上海牌机械手表!我当时是那么惊喜,想都不敢想!在那个物质贫乏的年代,我能拥有一块精美的手表完全可以说是拥有奢侈品。手表是蓝色的表盘,指针是银色的,表链是银色的,戴在我的小手上很漂亮。我永远也忘不了我第一次戴着手表上学的情景。班里的孩子个个都露出羡慕的神情。大家奔走相告,传播我戴手表的消息,好像是重大新闻。下课后,一帮女孩子围着我,看我的手表在暗处是否会发光,或是把手表贴在耳朵上,听指针发出“滴滴滴”的声音。那种声音如此美妙,就像春天里的雨,在我躲进被窝里的无数个夜晚,我看着它闪着蓝色的微光,伴着爷爷深深的爱安然入睡。后来我先后有过好几块手表,其中不乏价值不菲的,但最令我回味的还是爷爷送给我的手表。它伴我度过了童年和少女时代,寄托了一份无可替代的情感,看到手表就会想起我逝去的爷爷。

爷爷名叫高尚君,因为出身贫寒,父母早逝,他并不识字,却给自己取了一个非常有文化味的名字,其意是要做一个高尚的君子。爷爷用一生的行动践行了这个名字的含义,他对人生对工作对逆境与顺境的态度,以及对我们孙辈们的爱,深深打动着我,影响着我。

在上世纪50年代土改时期,爷爷曾当选过乡里武装部委员、大队书记。他身高一米八,高大伟岸,办事公正严明,威震一方,方圆百里他的名字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记得小时候每次到爷爷工作的地方,长辈们总会问我是谁家的孩子,我说我父亲的名字没人知道,我只要说我是高尚君的孙女,对方就“哦”的一声,眼神里流露出微笑赞赏的目光,这种目光里有无限的尊重,并让我深感以爷爷的孙女为傲。

其实,爷爷的人生路并不顺利,曾经离开家乡出外打拼。爷爷来到长江边,从撑竹排做运输的普通劳工干起,每天风里来浪里去,从未有任何怨言,他不怕吃苦,积极向上!后来他又在兰溪水运公司工作,并成为一个小头目。在管理兰溪镇公共水资源期间,爷爷从不以手上的职权占公家一点便宜,也不让身边的人化公共资源为私人所用,哪怕是一滴水。出航的时候,他绝对不会扔一丁点垃圾,甚至一根鱼刺到长江里,担心污染环境。那些年长江水如此清澈,滔滔江水,悠悠浠河,转眼三十几载,江滩上随风飘舞的芦苇见证爷爷的不懈努力。清风拂山冈,明月照大江。爷爷等老一辈的清风品格与思想境界就像那一轮明月闪耀在长江上,散发出永恒的人格光芒。

我真正和爷爷接触较多是在他退休回家后,那时候我已经读初中了。初三毕业那年,爷爷告诉我,考个师范学校吧,女孩子有个工作就行了。我回答他说不行,我要读高中考大学。他提醒我离家读高中会很辛苦的,我说我不怕吃苦,吃苦当锻炼。我依稀记得那是一个蝉鸣响彻的夏天,外面的天气异常闷热,我一边吃着冰棍,一边毫不犹豫地回应他。年少时心比天高,不知求学与生活的艰辛。爷爷经常说不能怕吃苦,更不能怕吃亏,吃亏是福!他的教导无形中给了我无限的精神的力量,以至于我读高中时即便再苦,在工作中最累的时候都不曾妥协过。

爷爷退休回家后,晚年本该享享福,但他闲不住,去黄冈市区买了打粉机、碾米机、粉糠机、豆浆机等,在村边办起了加工厂。记忆中我的家里就是一堆机器,他的房间到处都是破铜烂铁。说是开加工厂,其实根本不挣钱,因为收费太低,有时连电费也交不起。乡亲们送东西来加工,加工完成后他还会亲自送到人家家里。我有时大小姐脾气,忍不住说他,“收费这么低,让人家自己来拿,没必要送!”我说这话时他不吭声,有时低着头回应几句:几步路的事,不算什么,多做一点好事。爷爷那时候已经七十多岁了,我很心疼他。爷爷悲悯、善良、勤劳、淳朴,这正是那个时代的人的高贵品质,这种品质令我感动。

爷爷走的那年是二十年前的一个寒冷的冬天,因哮喘病他最终没能熬到春暖花开。我永远都不会忘记爷爷出殡的情景。本是晴朗的天空突然下起了大雪,天地一片苍茫,村里四邻的乡亲和爷爷工作的单位亲朋故旧都闻讯赶来,送行的队伍延绵数里,鞭炮声声,白色福布伴着泪水随风飘荡,人们叙说爷爷是好人一生,无一不为之掩面而泣。

想着爷爷,还有2020年这个春节所经历的一切,尤其是中国人面对疫情所表现出的高尚品质和家国情怀,我很感慨。江水日夜奔腾,海水潮涨潮落,带走了什么,留下了什么,并没有多少人知道。但我知道那些在冬天逝去的东西,一定会以某一种方式在春天复返。我们怀恋的,都会回来的!爷爷送的表指针已经停止了转动,但我们对他的思念却不会停止……